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零八章 新的練劍方式  
   
第五百零八章 新的練劍方式

有關于七夜離去脫離隊伍的事,最不能接受的人,是韓越.

對他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一樣.

七夜這樣的大高手代表什麼?這就是定海神針啊.

即便是在隊伍里面,什麼也不做,就是眼皮子都不帶夾他一下的,韓越心里也是安穩.

雖然知道即便是自己就要死了七夜也不會救他,最多看在甯清秋的面子上搭把手......

可是他就是覺著有了七夜,腰不酸腿不疼人生也是有希望了.

本來蓬萊入口這件事也就是心里想想,還不知道具體怎麼操作呢,等看到甯清秋和明遠的時候,他就心動了,覺著自己找到了組織.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不是二人組而是三人小隊.

但是韓越心里激動啊,但是現在,武力值最高的人竟然走了?

生無可戀臉.

甯清秋被他在路上詭異的氣場給驚住了,古怪的看了一眼他,問明遠:"這家伙該不會是瘋了吧?有沒有這麼誇張?七夜是走了又不是死了,再說了,好像是和他韓越沒什麼關系吧?這麼一段時間下來,七夜好像和他說過的話都不超過十個字吧?"

明遠呵呵一聲,回答十分的精辟:"抽風唄."

有的人,就是越虐越是聽話.

七夜對他愛答不理,韓越對于七夜卻是萬分崇敬.

其實修士的世界就是這樣,食物鏈的頂端,金字塔那一部分高高在上的強者,他們生殺予奪無所不能,弱者對他們趨之若鹜,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照理來說,是甯清秋和七夜他們的相處模式反而是更加的奇怪.

只是他們自己身在局中,不清楚罷了.

韓越自然也不會多嘴.

不過還好,聽到甯清秋和他說了,七夜的離開是暫時的,只是他們就不要空間傳送法陣了,誅魔谷那麼危險的地方,若是沒有七夜在,不要說韓越了,就是甯清秋和明遠心里也是懸吊吊的.

七夜雖然不怎麼說話,但是這個人的存在感卻是無比的強烈,而且沒有他,光憑三個金丹修士,怎麼敢去打誅魔谷的主意?

所以,他們決定按照原來的既定路線行走,過清沙源,走西川大沙漠,度過黑暗沼澤,穿過幽寂森林,再往前走,便是誅魔谷外的冥河小忘川了.

那條詭異的河水,一半在幽寂森林盡頭,一半延綿到了誅魔谷無盡深處.

甯清秋當時聽到這一個個地名的時候,簡直是人都不好了.

除了清沙源聽起來還正常一點,什麼沙漠,沼澤,森林之類的,聽起來都是無比的詭異,陰氣森森的.

也就只有幽州,有著這麼多的奇葩地名和恐怖之地了.

誰讓這里是魔修的大本營呢?

嘖嘖,要游曆找危險,果然是要來幽州啊.

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遇不到的.

甯清秋覺著自己心里已經是開始蠢蠢欲動了,在幽州殺人放火,那就是替天行道啊.

魔修.....最好是不要讓她遇見,雖然說魔道六脈里面就是無生道的瘋子變態神經病殺人魔多一點,但是魔道六脈同氣連枝,甯清秋怎麼都是不覺得所有的人都是無辜的.

說不定就是有些魔修暗中渾水摸魚做進惡事,卻是把這些事都是推到了無生道的頭上,自己逍遙自在.

還有的,就是無生道到處都是埋了棋子,在外興風作浪和他們里應外合提供便利,這些事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甯清秋已經是不像是當初那麼人云亦云,別人說什麼就會信什麼,相信這世間便是非黑即白.

她有著自己的信念和原則.

該殺的殺,全憑心,只問劍.

如此便可.

這麼想著,體內靈氣精純一分,越加內斂.

韓越在一邊本來還在哀歎自己的蓬萊入口又要等上好一段時間才可以看到,心里還在悲傷逆流成河呢,結果就是發現旁邊甯清秋竟然是功力又有所精進.

差點沒有一口血吐出來.

這人與人的差別也太大了吧?這都比得上馬里亞納海溝了......

韓越差點沒哭.

算了算了,還是繼續研究一下行進路線吧.

哪里知道剛剛好不容易把東海龍庭的那些修士給趕走,就接到了這樣的噩耗,搞了半天,他們現在根本就不是急著趕路,這麼想想,要是早知道的話,還不如讓甯清秋答應下來敖烈的雇傭來著.

不只是可以收獲一筆豐厚的報酬,還可以打發時間,要知道,那些半龍人可是很有錢的,據說萬族林立的時代,龍族就是以財富眾多收集寶藏出名的,即便只是混了一半的龍族血脈,那也是富n代啊.

結果拒絕就拒絕了吧,甯清秋竟然還給出了一枚天河星辰丹,這可是千金不換的聖藥啊,韓越都是沒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第一次見,竟然還是被敖烈給吞了.

不過韓越對于隊伍的歸屬感竟然是更加的強烈了,就看甯清秋對待敖烈這樣的萍水相逢的修士,都是可以給出這樣的一枚丹藥救命,那麼對于自己人還會不好?

所以他果然是眼光獨到,找到了最好的合作對象.

韓越一個人在那里喜滋滋的,嘴巴都快笑歪了.

甯清秋看得是一陣惡寒.

韓越這人看起來簡直是跟精神分裂似的,一會兒哭唧唧,一會兒笑哈哈,整天傻兮兮......凌云宗到底是怎麼想的,這麼詭異的奇葩弟子也是可以當做是核心培養?

眼瘸了吧......

韓越不知道甯清秋正在大力吐槽他,即便是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對于他來說,這麼被說幾句壓根就不算是事兒.

一路疾行.

他們騎著角獸,各自研究自己的事兒.

甯清秋思考她的劍道,時不時伸手在空中比劃,這可不是隨便鬧著玩兒,還是經過了明遠的指導,結合了一下關于憑空畫符的手段,弄出來的鍛煉劍法的新方式.

並指為劍,肆意揮灑,倒是頗有古劍修之風.

甯清秋徹底的沉迷進了這樣的新的修煉方式,即便是比不上真刀真槍的戰斗一場,但是積少成多,趕路的同時兼具修煉,實在是不可多得實用性技能.

韓越在一邊都是看得眼饞.

但是他們雖然都是劍修,但是甯清秋的悟性和劍道顯然是別具一格走出了自己的風格,韓越雖然是心癢癢,甯清秋和明遠也沒有藏私,但是學了一會兒之後,便是徹底的放棄了.

不是他學不會堅持,而是--

壓根聽不懂,學不會啊.

于是只好是老老實實的去研究地圖,羊皮古卷這樣的寶物自然是不能隨便拿出來,于是韓越就拓印了好幾份複制地圖出來,整天都是研究地圖的走向,是不是還掏出玉簡里面冒險者留下來的筆記進行比對.

趕路的日子也算是有滋有味.

上篇:第五百零七章 不在狀況中的人     下篇:第五百零九章 暴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