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一十章 詭異小鎮,梅長微  
   
第五百一十章 詭異小鎮,梅長微

角獸的四蹄在泥土中飛快的踩踏奔跑,濺起了點滴泥水.

很快,暴風雨便是傾盆而下.

雨滴混著風,簡直是力道十足.

都快比得上修士的不帶靈氣的擊打了.

節奏極快.

甯清秋暗自思忖,你看著天地萬物,樣樣都可以為師,不論是修士還是凡人,其實都是可以悟到屬于自己的東西.

難怪說凡人武林有傳聞,說什麼練到極致便可以不修煉也達到所謂的破碎虛空之境.

聽起來好笑,卻也帶著真實的影子.

她甩甩頭,快馬加鞭.

三個人都是修士,自然是不可能被淋成落湯雞的.

他們撐起了靈氣防護罩,三個雞蛋殼一樣的帶著亮光的東西,飛速的前行,在夜晚遠處看來,簡直是鬼火一樣的恐怖.

這也是修士們常用的遮雨手法之一.

也造成了,在修士界,基本上是沒有雨傘這個東西存在的必要的.

基本上沒有人用.

說是基本,但是還是有傘的影子的.

倒不是用來遮雨,用甯清秋精簡概括的話說來,那就是--

裝逼耍帥.

詳情參照蘇紅衣.那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他那把遮天傘,肯定是不會拿來遮雨的,完全是用來殺人的凶兵,當然副職業用來遮遮太陽擋一擋雨,也是可以的.

甯清秋想著想著,又想起了陸長生,心里想著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如何了.

"快跑啊,你是個驢你怎麼能不跑啊?!"

"啊啊啊--我要瘋了."

"地嚕嚕嚕--"

甯清秋頭上當即便是冒出了幾根黑線.

這哪里來的逗比啊?

她微微側頭,也不在乎再往前面一點就是小鎮入口了,一看,便是看到一個一身粉紅色長裙的女子,斜斜坐在一頭青色小毛驢身上,東扭西歪的,看起來就是慘不忍睹.

她也支撐一個防護罩,擋著雨,但是因為坐姿不穩,一直在晃,關鍵是她遮雨不忙著顧著自己,反而是盡力給小毛驢擋著雨,不一會兒就是把自己淋得跟個落湯雞似的,頭發濕漉漉的,凌亂的貼在臉上.

一張臉白嫩嫩的,看不清五官,被黑發擋住了,但是--

結合她一直是碎碎念的那些話,感覺像是瘋人院里面跑出來的.

或者說,像是湖泊里面跳出來的水鬼?

總之,就是很囧.

就連明遠這樣的淡定自若的講究氣度的儒家修士,都是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無他,實在是看起來十分的詭異奇葩.

--還很蠢.

韓越更是不客氣,他沒忍住,直接就笑了出來.

然後,那個粉衣女子也是感覺到了這一行人看她笑話的樣子,立馬側頭望了過來.

甯清秋微微收斂了眼里的笑意,手指已經是按上了煉心劍的劍柄,這女子看著詭異,要是對著他們出手,她自然是不會客氣.

心里也是埋怨了韓越一聲,明知道修士界的奇葩多,你心里想想吐槽嘲笑也好,怎麼還能這麼明目張膽的表露出來?

是嫌大家很悠閑沒事兒干嗎?

但是怎麼說,他們目前都是同伴,面對著外來者,自然是要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韓越也是收斂了笑意,心里有些不安.

結果那個粉衣女子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一雙桃花眼卻是清麗中帶著嫵媚,看起來格外的亮眼.

即便是看不清她的五官,也知道對方定然是個美人兒.

甯清秋已然是對于云荒世界的顏值不發表任何的意見了,這里的水准相當的高,女修里面美女極多.

當然,因為某些詭異的功法或者是中了藥啊受了傷之內的丑得可怕的人也不是沒有.

"你們......是新來的嗎?"

她聲音柔婉,帶著靡靡之音的誘惑一般.

甯清秋當即便是平氣凝神,眸光凝重些許,好家伙,這女人竟然是擅長魅惑功法,這只不過是開口說話,便是帶著迷幻之術.

眼前像是有著妖嬈美人兒衣香鬢影,誘惑重重.

不過只是一瞬,幻覺便是消失不見.

也知道對方不是故意,而是因為修煉功法的原因,導致她的聲音極為特殊.

自然攜帶.

她暗暗心驚,這天下之大,能人異士果然是層出不窮.

不可小覷了天下修士.

沒想到遇上一個看上去咋咋呼呼的,就是這麼厲害.

甯清秋不動聲色的朝著明遠做了一個手勢,微微瞟了一眼黑洞洞的小鎮,里面雖然搖曳好幾盞燈火,明亮如星,但是不知道為何,這個時候看過去,卻發現一個小鎮里面,燈光也是太少了.

然而她可以感受到里面的氣血旺盛,卻是有著不少的生命氣息.

古怪.

當真是古怪.

不過嘛,既來之則安之.

她也不怕什麼妖魔鬼怪,咳咳咳咳--除了鬼.

不過還有明遠在,他一個儒家修士,學的是仁義禮智信,殺的是人妖魔鬼怪,只要是惡的,他都是可以靠著一腔浩然正氣,穩穩的占據上風.

恩,前提是對方不要實力超出他們太多.

不然也就只有送菜了.

甯清秋微微一笑,也不在乎狂風暴雨,在靈氣罩里面安然若素,對著粉衣女子一點頭:"是啊,我們途經此地,遇上天色突變,便是想要來小鎮借宿一晚,姑娘可是這小鎮中的修士?不知道可否為我們幾人推薦一家客棧,若是能行,小女子不勝感激."

明遠和韓越默默地在她的背後打了一個抖.

怎麼聽著甯清秋自稱小女子......覺著這麼可怕和別扭?

甯清秋自己也很囧,但是這云荒世界說話,就是這個調調.

如今初來乍到,還很不熟悉,自然是要盡力的維持禮節了.

只有當文的行不通的時候,才會上演全武行的.

先禮後兵,就是這麼個道理.

粉衣女子捂唇一笑,身姿搖曳,要是放在平日里大概是風情萬種,但是目前這麼個水澇鬼的樣子笑起來,又是在狂風暴雨黑夜中,看起來就是有點滲人了.

至少韓越就是有點抗不住,辣眼睛啊.

"姑娘不必多禮,我們這個小鎮倒是很少有人來,遠來是客,自然讓我這樣的小鎮居民帶著你們去客棧了.不過我們小鎮因為大多數是本地居民,少有外來人,過路的人也很少借宿,所以只有一家客棧,倒是沒得選了."

"是嗎?煩請姑娘領路."

粉衣女子掐了一把小毛驢的頸部,那毛驢懶洋洋的打了個噴嚏,便是慢悠悠的抬不,一晃三搖的朝著小鎮走.

"那客棧在小鎮中心,老板和我算是朋友,我家也在附近,便是順道帶你們一起吧.對了,我叫做梅長微,直接喚我名字便是,不用一口一個姑娘的叫."

"還有這個,是我家第二口人,來,青青,跟大家打個招呼."

甯清秋嘴角一抽,看著愛理不理的小毛驢,心里也是無語.

一青毛驢,叫什麼不好,竟然是叫做青青?不知道還以為是個漂亮小姑娘呢,這也太......

算了,人家的毛驢,愛取什麼名,就取什麼名唄.

上篇:第五百零九章 暴風雨     下篇:第五百一十一章 客棧:棺材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