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二十二章 紅繩纏絲絡,珠玉美人  
   
第五百二十二章 紅繩纏絲絡,珠玉美人

不知道是因為帶頭效應還是如何,在甯清秋開口說要留下來之後,沒有任何一個修士打算要走.

看來所有的人,都是要留下來看熱鬧了.

甯清秋心想,梅長微顯然是不願意他們留下來的,剛才的表情變化雖然不過是一瞬間,但是她也是注意到了.

但是梅長微只是再三暗示,絕不會明說.

不論是什麼,甯清秋都是記了她的這份心.

只是......

梅長微也不能保證他們必然是安然無恙的可以走出這個地方吧?雖然說可以離開,但是鬼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不對勁的事兒發生.

甯清秋雖然是不想懷疑梅長微,但是也不至于毫無保留的信任.

還不如就是留在小鎮,在事件中心,暴風漩渦的渦眼,才可以第一時間觀察到事態的變化.

雖然說要冒的風險比較大.

但是甯清秋顯然是一個甯願冒險,也不願灰溜溜的離開的人.

修士其實都是多疑的,除了那種少數的可以生死相托之人,哪里有人會輕易的信任旁人?

而且,梅長微對于自己這一行人真的是過于熱情.

要說她對于其他的修士,遠遠沒有表現得和甯清秋他們這麼自來熟一般.

要是換成個男人,甯清秋說不定還要自戀一下,看是不是自己的超絕美貌和人格魅力把人家給折服了,讓人一見傾心了......

換成個女的,還是個心有所屬的女人,那麼這件事值得推敲的地方,那就有點多了.

梅長微態度這麼古怪,她要甯清秋他們走,甯清秋反而是要留下來看一看.

再說了,他們三個人里面,除了韓越是真的想要臨陣脫逃以外,甯清秋看明遠好奇心也是挺旺盛的.

至少對于那個棺材法器還有沉棺搗鼓出來的那個看起來像是煞陣的東西,明遠都是非常的有興趣的.

而他很少有感興趣的東西.

甯清秋一想,少數服從多數,還是留下來比較好,再說了,目前住在棺材鋪里面的幾個人,其他的人不清楚,那三個陰郁冰冷的穿著一身袖口有著血色絲線繡成的圖案的黑衣修士,看起來如出一轍和棺材鋪氣質特別搭調也就算了,主要是他們的眼神看起來......

沒有他們這樣的滿心疑慮,看起來便是冷漠深沉,甯清秋直覺他們應該是比起自己這樣偶然進來的人知道的內幕要多.

說不定就是沖著小鎮來的.

沒看到剛才梅長微說起了今晚小鎮一年一度的慶祝的時候,那幾個人雖然是神色未變,但是眼神下意識的看了過來.

雖然是一觸即收,但是必然是對于這個所謂的"慶祝"有興趣.

甯清秋抿唇一笑:"那就勞煩長微你招待了,我們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是只有靠你幫忙了.對了,小鎮的慶祝是否有什麼講究或者是忌諱?我們初來乍到,什麼都是不懂,還要靠長微你指點一下了."

她說得俏皮.

梅長微頓了頓,便是拿出了幾條紅色的絡子,上面有著幾顆小巧的玉珠點綴,看起來有點精致可愛.

"要說什麼忌諱倒是沒有,只是小鎮的居民雖然是熱情,但是清秋你們畢竟是外來人士,最好還是不要去人家家里住宿或者是接受什麼禮物,最好是看了熱鬧早點回客棧,不要在外面逗留,他們一般都是不會到老板這里來的."

然後她將幾條絡子一一分給了甯清秋他們.

"這是我自己編的,沒有什麼特殊的功用,就是編著玩兒,只是這個紅繩是小鎮慶祝節的時候,每個人都是要帶的,相當于是習俗,大家即便是不喜歡,也是入鄉隨俗一把好了.主要是小鎮上雖然說多數居民還是歡迎遠方來客,但是有一部分人對于外來者觀感不好,你們帶上這個,他們就知道你們是我們這里的好朋友,便是不會惹出什麼矛盾了."

甯清秋接過,第一時間就是探出一絲靈氣在紅繩里面轉了一圈,包括幾個玉珠都是轉了一圈.

毫無發現.

就像是凡人世界里面那些小姑娘編的絡子,沒有任何特殊的東西,只是應該是在靈氣充足的地方孕養了一段時日,看起來那些玉珠格外的晶瑩玉潤.

她嘴角翹了翹,簡單利落的扣在了手腕上.

"那好,多謝你了."

韓越當即便是想要阻止她,但是卻是晚了一步,心里有些著急,甯清秋這是怎麼回事兒?平日里也不是這麼傻白甜啊.

不管梅長微到底是好是壞,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是拿著人家的東西就是這麼不防備的給扣上了啊!

這要是有人做了什麼手腳,那後悔都是來不及啊.

手都升到了半空,甯清秋已經是帶好了那條紅繩絡子,梅長微淡淡的看他一眼,表情似笑非笑.

"韓公子不喜歡?"

她作勢要收回.

真的是好心當成是驢肝肺.

不識好歹.

那就罷了,她這絡子還並不是什麼輕易可以做好的.

看著簡單,其實還是費了她一番心血.

要不是......

她才不會把這些東西給他們.

看來老板說的果然是沒錯,甯清秋他們,確實是不會主動地離開小鎮.

她能做的,也就這樣了.

至于說後續如何發展,沒有人可以預測,而她也不會再做多余的事.

他們自己不走,那麼之後無論是有什麼後果,便是自己承擔吧.

要說愧疚......梅長微自認對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已然是仁至義盡,每個人都是為自己選擇的人生負責,她幫不了太多.

梅長微無論如何,都是不會背叛沉棺的.

即便是他從來不曾要求她做什麼.

梅長微想,有的愛,就是這樣什麼也不求的無怨無悔的守候,只要是看著他,便已經是滿足,再多的,她不會求.

因為越美好的東西,越是容易破滅.

這樣就很好.

甯清秋冷冷的瞪了韓越一眼:"這可是好東西,我們來到了這里便是要遵守這里的規則,不然的話,很可能會被當成是異類,我們是來做客的,不是來結仇的.你不要就給別人,有的是人等著要."

韓越了悟,便是接過來訕笑道:"清秋和梅姑娘,兩位消消氣,是我韓越不識好歹了,這東西我可是要留著,以後還是要留著當做是傳家寶吶!"

甯清秋和梅長微看著韓越這麼逗趣耍寶,都是沒忍住笑了.

兩張如花似玉的小臉挨得很近,相映成輝,倒是更加的襯托兩人的美貌.

只是甯清秋氣質偏清冷,如山泉雪月,但是五官卻是精致妍麗,如嬌嫩花蕊,一旦綻放美不勝收.

眉目本來是嬌柔嫻靜,卻因為修煉劍道有成,所以鋒銳之氣盡顯,格外的奪人眼球.

有些矛盾,卻又是格外的和諧.

而梅長微,卻是相較而言寡淡些許,但是一雙媚眼卻是妖嬈無雙帶著誘惑,乃是盛開的鮮豔花朵.

如此美人,即便是在棺材鋪這樣的環境里面,也是耀耀生輝.

上篇:第五百二十一章 小鎮慶祝,決定留下     下篇:第五百二十三章 小女人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