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二十三章 小女人的心思  
   
第五百二十三章 小女人的心思

韓越心里哀歎,只可惜啊,美則美矣,他一個都是要不起.

他看到明遠都是帶上了那紅繩絡子,心里已經是有了分寸,明遠在他的心里那就是相當于修仙界百科全書,說什麼都是知道,在他的心里地位都快趕上天機閣了,堪稱是權威人士.

他都帶了,這東西應該是沒問題,而且還是好東西.于是韓越逗趣之後便是立刻給自己戴在了手腕上,像是扣上了一根免死金牌,不知道是不是自我錯覺,他覺著帶上了這玩意兒之後,感覺身體都是舒坦許多.

這誇張表現惹得甯清秋毫不客氣的贈送了一枚白眼,梅長微便是撫唇嬌笑,剛才的那點好心喂狗的郁悶不知道丟到了哪個九霄云外去了.

明遠......他選擇不發表意見,有的時候,隊伍里面多個吉祥物一樣的開心果,也是不錯的,雖然有時候看起來是有點蠢.

其他的人也是回過味來,都是跑到了梅長微這里來求紅繩絡子.

這個時候,老板不在,他們對這個莫名詭異的小鎮又是一問三不知,心里沒底就算了,還有點隱約的危險預感,自然是要尋個心安.

修士可不是沒眼色的傻子,雖然不知道甯清秋他們同樣是外來人怎麼就對這麼一個小鎮居民另眼相待,但是這是好事,他們也不知道這紅繩有什麼作用,但是唯一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必然是有用的.

那麼這個時候自然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都是要得上這麼一個"護身符".

聊勝于無嘛.

梅長微卻也沒有坐地起價,她笑道:"既然各位都是棺材鋪客棧的客人,那麼我梅長微自然也不能厚此薄彼,如果各位今晚都是要留下來參加小鎮慶祝節日,那麼這纏絲絡每人都有,就當做是我給格外住店客人的一些薄禮."

眾人紛紛點頭,心里果然是平衡.

只是......

梅長微狡黠一笑:"只是各位既然是今日不走,那麼晚間留宿......"

甯清秋眉角抽了抽,這人還真的是不放棄任何一個給沉棺拉客的機會啊,現在這是要留住回頭客?

只是......甯清秋本就是沒有打算換地方,要知道小鎮就這麼一個客棧,今晚上沒有棺材法器擋著,心里還真的是有點發虛,所以還是投桃報李吧......

只有雙贏,才是最好的狀態.

甯清秋不清楚梅長微是個什麼樣的人,修士表里不一帶著面具的多了去了,她也沒精力追根究底,她只要是抓住梅長微一個軟肋就行了,比什麼都有用.

梅長微喜歡沉棺,這感情非常的深.

所以......

她使了一個眼色,明遠秒懂,幾乎是立刻便說道:"梅姑娘,我們三人再次續訂一晚的......棺材,今日觀看了小鎮的慶祝節日之後,便是要繼續住在這家客棧了."

梅長微立即就是眉開眼笑,甯清秋他們這行人除了那個叫做韓越的有些傻乎乎的,果然是聰明人.

而她,最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

只是--

這麼聰明,怎麼就是不知道急流勇退,早早離開這麼個是非之地難道不好?

可是上門的生意,她也絕不會往外推的.

"好說好說,棺材鋪開門做生意,自然是不會將客人拒之門外的,價格還是和昨日一樣,若是之後還有續訂,也隨時可以說."

韓越已經是心灰若死了,整個腦袋都是空茫一片,感覺身體被掏空.

這麼說,他又要大出血?

話說你們訂棺材的時候,可不可以詢問一下我這個當事人的意見?

這麼貴的棺材,活著都是要睡不起了,更別說死了,他看自己以後還是選擇身化天地的死法好了.......

咳咳,不要以為這個什麼身化天地多麼的牛叉,換算成我們的說法,就是變成骨灰與九州大陸融在一起.

你想想,要是真的是弄個墓把自己給埋了,買不買得起還是另說,說不定以後被後代修士挖墳掘坑,把墓碑給刨了,要挖他的陪葬品......想想就是死不瞑目啊.

這事兒可不是什麼新鮮的事兒,看看那些上古遺跡大能修士,不都是被整個修仙界虎視眈眈的要掘墓嗎?

在後人眼里看來,那就是個香餑餑啊.

自己挖別人的墳很爽,可以發大財,雖然說是要冒著生命風險的......但是輪到立場到了個個兒,那就悲催了啊.

韓越已經是開始思考自己要是如此負債累累下去,還有沒有可能還得清的一天,所以已經是准備翻臉......不認賬了.

什麼底線和准則,該丟的時候就是要丟啊嗚嗚嗚......

他煞白著一張臉,雙眼空茫.

甯清秋覺得韓越這個人戲份真的挺多的,無時無刻的都是給別人加戲,給自己加戲,還給雙方加對手戲.

他哪里該是學習劍術?這天生的就是學習幻術的料子啊.

可惜了.

甯清秋倒是不知道,自己一語成讖,韓越還是走了一條另類的道路,他把幻術和劍術柔和起來,弄出了幻劍道的路子,只是他這個和別人不同,走的是猥瑣流.

就是經常和他比斗的人,大多數時候都是被折騰得夠嗆輸了的,若是單純的論戰斗力,還不好說,所以他之後有了一個猥瑣宗師的稱號,至于說具體在幻境劍道里面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讓無數的高手都是忍不住破口大罵,這就是後話了.

總而言之,正是因為對于韓越來說,因為幻劍道導致的後續事件,讓他的名聲達到了爛大街的地步,所以即便是甯清秋認為自己其實是個預言帝,但是他一直是堅持認為她一語成讖,把一件不吉利的"凶"事給預測出來了......

當然,甯清秋認為這完全是韓越的人品問題,所以對于這個指責,她是拒不承認的,她不過是在恰當的時候給出了一點小小的適合他的建議而已.

所以,被九州同仁抵制完全是因為韓越自己猥瑣......怪我咯?

回到當下.

明遠一說要訂晚上的住宿,梅長微不知道哪里掏出一個黑漆漆的本子,拿著筆就是刷刷刷的做了個登記.

然後他們還先預付了定金.

當然,這一次當著其他的修士的面,明遠又不是傻的,自然是只給了極品靈石十五顆當做是定金,這個定金相比起整價來說,又是便宜不知道多少.

所以給的時候,反而是沒有多心痛.

其他的修士看既然是有人帶頭了,那自然是紛紛響應,雖然沒說話,但是掏錢還是非常爽快的.

這個小鎮的古怪,經曆了昨晚他們都是清楚的,這個時候自然是不可能在梅長微都是提醒了的情況下還是離開昂貴的棺材鋪客棧非要去借住居民住所.

還是這里安全,貴是貴了點,心安就好.

甯清秋基本上可以肯定絕對是有貓膩.

不是人人都是明遠這樣的豪富.

一個金丹修士,住得起這樣的客棧一晚就已經是要傾家蕩產了,詳情參照韓越,怎麼還能有余力住第二晚?

這些人,必然是有備而來.

即便是有他們這樣的修士,也絕對是不簡單.

梅長微笑得極為的開懷.

樂滋滋的.

她把所有的定金都是自己先收了起來,她暫時不直接放在棺材鋪不是因為其他,而是晚上她又有理由可以到這里來一趟,把定金交給沉棺.

這是小女人的心思.

上篇:第五百二十二章 紅繩纏絲絡,珠玉美人     下篇:第五百二十四章 為何對我如此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