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二十五章 美人淚,紅顏醉  
   
第五百二十五章 美人淚,紅顏醉

梅長微拿起酒杯,微微一晃.

抬眼,媚眼如絲.

還未飲酒,便像是已經醉了.

"清秋,我敬的酒,你喝還是不喝?"

聲音嬌柔,帶笑.

甯清秋不緊不慢的拿起了酒杯,輕輕地嗅了一口,有著香甜的氣息.

光是看便能看出,這不是什麼烈酒.

倒像是果酒.

顏色也很美.

像是拘滿了漫天云煙霞色到了這白玉杯中.

真的不像是沉棺這樣的陰沉冰冷的人釀出來的酒.

沒顧得上韓越在一邊都快做表情把自己給整個扭曲的臉,她微微仰著脖頸,一飲而盡.

白皙修長的脖子,弧度優美.

吞咽的動作,都是美妙的.

紅唇瀲灩,大概是因為剛剛沾染了這葡萄美酒一般,所以色澤鮮豔.

她微微挑唇,露出一個笑容.

"好酒."

這讓她想起了以前.

和甯妍一起坐在她小院子的屋簷上,看著漫天月色繁星似景,她們共飲一壺梨花酒,在那年少時刻,許下了璀璨諾言.

如今,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現在.

金丹期,雖然是修仙路上一個長遠看來不足為奇的階段,但是她始終是沒有停止前進的腳步.

她的朋友,如今又是怎麼樣了呢?

甯清秋之前聯系上了林驚風和花英,也拜托了他們,卻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都是沒有消息傳遞回來.

她有的時候,都是禁不住要胡思亂想.

後來想一想,沒有消息,那就是好消息.

她其實並不算是嗜酒.

喝得,但是喝不了太多.

對于烈酒,更是只能淺嘗輒止.

都說是仗劍天下,暢飲烈酒,她甯清秋,也是做到了一大半,最多就是偷梁換柱把烈酒換做了清酒.

她微微抿唇,笑得更深.

眼波瀲灩,宛若秋水.

凌亂了人心.

完全不複平日清冷自若.

已然是有點醉了.

這酒喝來不烈,但是後勁兒還是挺足.

梅長微都還沒來得及多提醒一句,這丫頭便是一口飲盡.

這事兒......

頂著韓越有些擔心夾雜責怪的目光,梅長微沒辦法,只好兩手一攤,失笑道:"我哪里知道她這麼著急,我都是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抿,她倒好,一口悶."

說著,梅長微也有些郁悶.

韓越額角有點抽疼.

只是問道:"晚上能夠清醒吧?"

梅長微翻了一個白眼:"我這是後勁兒稍微有點大的果酒!"

她咬了重音,這果子釀的酒,最多酒精濃度稍微高一點,又不是什麼燒刀子一日醉神仙飲,哪里會暈倒晚上去?

甯清秋也就是只喝了這麼一杯而已.

"放心吧,她現在清醒著,這酒就是有點上頭而已,她應該是沒怎麼醉......"

甯清秋轉了轉眼,盯著梅長微很認真的說道:"這酒,真的......挺好."

歪了歪頭:"你怎麼有兩個頭啊?"

有點好奇寶寶的樣子.

梅長微噤聲了,後半句怎麼也是說不出來了,韓越也是嘴角抽搐.

這果然是醉了吧.

平日甯清秋可沒有這麼......傻白弱的樣子.

不過,看著她和平日不同的一面,還是有點特別.

只是韓越可不敢表現出格嘲笑她,誰知道甯清秋醉了之後會不會記事啊,要是忘了還好,要是記得秋後算賬,韓越覺著自己的脖子涼涼的.

梅長微非常一本正經的回答到:"因為人本來就是有兩個頭啊."

"啊?"

甯清秋有點疑惑,纖細玉指點了點韓越.

"那你......怎麼只有一個腦袋?"

她這時花時不花的,看韓越的時候眼神清明了些.

韓越傻眼了.

然後......

他趕緊的晃了晃自己的頭,左右左右,一邊晃一邊苦逼的說:"沒那,我也有兩個頭來著......"

甯清秋成功的被安撫了.

包括梅長微在內,都是愣了.

其他的注視這一桌的修士,也都是不忍直視的移開了眼.

怎麼感覺跟這種人待得近了,自己都是會被拖低智商?

其實韓越自己也是不知道怎麼會這麼蠢,但是自己賣的蠢萌跪著也要走完.

他苦著一張臉,一直晃,因為甯清秋就是看著他的頭晃來晃去非常的津津有味.

明遠從後院出來,懷著找到了新線索和思路的感慨,正想要找自己的小伙伴分享一下喜悅,就是目睹了韓越這個傻逼把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

甯清秋大馬金刀的坐在原位,手里拿著一個白玉酒杯,十分專注的看著韓越賣蠢.

韓越已經是生不如死了,他不敢停啊,他一不動,甯清秋就冷冷的看他一眼,于是......

所以看到明遠出來的時候,他覺著這人已經是全身閃耀著光環了,看起來就是天使啊,就是他的救世主.

明遠遲疑了一秒,還是默默地坐了過去.

算了,大家都是明眼人,即便是知道韓越是個蠢貨,也是不會把他同流合汙的.

韓越覺著自己金丹修士的體力都是快耗盡了,簡直是眼前發黑身體發軟啊.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犯傻成百年蠢.

古人誠不我欺.

甯清秋沒有招呼明遠,她臉頰帶著紅暈,拉著梅長微在那里說話,明遠先是聞到了酒味,就知道她喝了酒,只是不知道亮多少.

他聽了聽,除了有點語無倫次顛來倒去的,其實不該說的,她一個字都是沒有說.

所以,她這到底是醉還是清醒啊?

于是明遠也是十分縱容,沒有說什麼.

看到甯清秋視線偏移了,明遠琢磨了一下,在韓越的方位釋放了一個簡單的幻術,然後一巴掌拍在了他的頭上.

"晃得我頭暈,可以停了."

韓越頓住了,死死地盯著那個小型的幻術,甯清秋醉了,自然是沒有看出什麼差別,看到自己的撥浪鼓還在搖,于是繼續和好朋友梅長微說著話.

只是時不時的朝著這邊盯一眼.

韓越心里苦啊,他怎麼就是沒想到啊.

幻術,這是多麼簡單的答案啊.

甯清秋醉了,看不出來幻術和真實差別,他何苦為難自己?

于是就從這一刻起,韓越堅定了要把幻術一途發揚光大,自己雖然是主修劍法,但是也可以有一兩門輔助法術嘛,這幻劍道的種子,便是今時今日種下的.只是他自己都是不知道.

明遠撫了撫自己的袖口問道:"你怎麼不讓她少喝點?"

甯清秋已經是消停了下來,自己閉著眼,看起來在休息.

梅長微一臉打趣的看著韓越,當然,韓越覺得對方是在嘲笑他,就是這個罪魁禍首,為什麼要讓甯清秋碰酒!

他幽怨的說:"她就喝了一杯,我哪里勸得住?梅姑娘,你為什麼只讓她喝你的酒,這酒......我不能喝?"

梅長微點點頭:"你還真的不能喝,這酒是老板采集陰屬材料用特質手法練成,喚作美人淚,又稱紅顏醉,女人喝了滋陰養顏,男人嘛,陽氣太盛,喝了有害無益."

上篇:第五百二十四章 為何對我如此特別?     下篇:第五百二十六章 羊入狼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