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六十章 看守者頭領之殤  
   
第五百六十章 看守者頭領之殤

甯清秋根本不知道遠在云州的七夜心里肆虐的是多麼暴戾的想法還有透骨的殺意.

她這個時候只是選擇了自己面對一個無法戰勝的敵人的最佳手段和方案.

金縷天紗衣雖然有著世所罕見的強悍的防禦效果,但是他們也不能這麼一直被動挨打.

面對元嬰修士,甯清秋和明遠依靠本身的實力,好像沒有什麼可以取到決勝作用的手段,但是他們不行,不代表沒有辦法.

七夜臨走的時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甯清秋的安全,他信奉的是進攻才是最好的防禦,所以即便有了金縷天紗衣他還是不滿足,于是將自己的刀意留了足夠保護她的數量才離開.

這,就是對付眼前這個看守者頭領的殺手锏.

因為森羅刀意會在甯清秋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被動反擊,于是她就這麼坦然的好不防護,甚至是以撤掉了金縷天紗衣的保護模式,直面看守者頭領的殺招.

對面可不是什麼小修士,那可是元嬰大能.

只要是到了這個層次的修士,都是不可以以常理揣度的恐怖修煉者.

他們的實力非常強悍,幾乎是達到了凡人可以想象的極限,沒有人可以輕視他們,即便是自視甚高的絕世天驕,也幾乎沒有那種在金丹期可以越階挑戰元嬰的修士.

除非真正的絕世妖孽,那倒是可以做到,甯清秋到底是底子薄了點,還不到厚積薄發的狀態,等到她吸收了通天草還有劍心靈液之後,金丹中期也是觸手可及,甚至是運氣好還可以試著沖刺一下金丹後期,到了那個時候,即便是面對普通的元嬰修士,她也有自信憑借著手中的劍,拼上一拼.

看守者頭領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是察覺到了讓自己毛骨悚然的致命危機.

他幾乎是同時身形暴退.

擋不住,就是擋不住.

他要是不撤離,下一秒,就是要死了.

這樣大的壓力,這樣恐怖的危機,幾乎是直面死神的感覺.

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可是已經是來不及了.

七夜的刀意本就是霸道無比強悍絕倫,在任何時候都是他可以越級殺敵如砍瓜切菜的殺手锏之一,如今他進階化神,刀意也是出神入化已經是近乎于道了,這樣的恐怖刀意,即便是離開了自己的主人,乃是刀意化形的一種類似于符箓的東西,也是分毫不減輕其威力絕倫.

她的眼中帶著淡淡的憐憫.

倒不是介意殺人,主要是--

這個元嬰修士果斷是有點悲催啊,對付兩個金丹修士本來是手到擒來穩賺不賠的輕松買賣,但是他就是這麼運氣不好,遇到了兩個不可以以常理解釋的奇葩.

關鍵是他們竟然還是真的有著可以克敵制勝的法寶,比如說明遠強悍的陣法修為,讓他的看守者隊伍都是大傷元氣,更不要說甯清秋這個時候給了他一記狠的.

--或者說不但是狠了,這可是要命的.

化神修士的刀意,還是大成圓滿的刀意,對于任何元嬰修士,那都是致命的傷害.

淡淡的一線光,轉瞬即逝.

刀意化形!

看守者頭領的身形驟然凝固在半空,就像是被樹脂黏住了的昆蟲,一動不能動,只要是一動,便是會陷入更深的絕境.

他的額頭,緩緩出現了一條豎著的血線.

開始什麼都是看不到,後來便是貫穿了他的整個頭顱.

如此威力,即便是甯清秋和身後的明遠,都是感覺有些瞠目結舌.

這--

太作弊了吧......

看守者頭領可謂是死不瞑目,他怎麼都是沒有想到,自己陰溝里面翻船,敗得這麼的沒有懸念,關鍵是還死得毫無價值,要知道,每一個元嬰修士都是來之不易,他也是經曆了無數的磨難才能有如今的成就,這麼輕易的折損在了自己本來是沒有放在眼中的金丹小輩的手上--

簡直是難以置信.

甯清秋愣愣伸手,下意識的摸著脖子上掛著的那一條項鏈.

深邃之銀做鏈子,墜子非常的精致,就像是縮小無數倍的森羅刀,帶著森寒的弧度和清涼雪寒的光.

若隱若現的靈氣波動,顯示著並非是凡品.

這就是七夜留下來保護她的刀意,刀意到了一定的極致,便是走到了虛實相間的地步,真假轉換毫無破綻,明明是精神意志光輝凝練的無形無質的刀意,卻是可以真實的化作實物一樣的存在,不得不說,修士的手段確實是十分震撼.

只有走得更高更遠,才可以明白修士的恐怖之處.

甯清秋正在這個過程中,並且已經是逐步培養出來處變不驚的從容態度來.

她不知道還有要學習的東西太多,所以一步都是不可以停下.

看守者頭領的嘴微微的動了動,但是最後還是一個音節都是沒有發出來.

他茫然的眼神,像是在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這樣的力量,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金丹修士的身上.

可惜,這個答案,他永遠都是聽不到了.

看守者頭領永遠閉上了眼睛,堪稱是死得不明不白,就連元嬰都是沒有順利的逃出,這個時候要是有修為足夠高的修士在現場,便是可以看到,他體內的元嬰額頭上,同樣的位置,也是有著那麼一道恐怖的刀痕.

元嬰修士的生命力強大,不單單是在于壽命的增加,他們的實力更高,對于天地法則的領悟更加突出完整,並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他們凝練出了元嬰.

若是元嬰修士遭受了致命攻擊,只要是不遇上那種實力超過自己太多的修士,都是可以安枕無憂的.

因為只要是元嬰逃掉了,即便是肉身被毀,也是可以很快的東山再起,即便是奪舍重生或者是其他的方式,好歹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活下去.

但是看守者頭領面對七夜留下的刀意,顯然是沒有半點兒抵抗之力的.

就在這個時候,明遠飛快上前,帶著甯清秋直直的沖向了上空.

若是沒有猜錯,作為黑暗核心的所在地,黑暗領域的棲息處,這里多半是白玉柱的內部空間,只有這樣才可以解釋一切,所以出路就在上方,沒記錯的話,在典禮進行的時候,明遠注意到了白玉柱是近乎于中空的模式,也就是說,這里若是白玉柱的內部空間,那麼看似密閉的環境,不過是障眼法,頭頂才是唯一的出路!

上篇: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下篇:第五百六十一章 是第一個,卻絕不是最後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