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六十二章 榮耀和靈魂  
   
第五百六十二章 榮耀和靈魂

金縷天紗衣的防禦能力十分出眾.

若不是甯清秋剛才主動地撤掉,即便是看守者頭領那樣的元嬰修士,一時半刻也是攻不破她的防護的.

但是她迎難而上誘敵深入,也不過是仗著七夜的刀意有著必殺的威能罷了.

若是不這樣解決掉那個元嬰修士,他們這一次還多半是插翅難逃.

倒不是因為其他,關鍵是實力的差距真的太大了,金丹和元嬰,那就是天地差距,就算是有金丹修士可以斬殺元嬰,不說多麼的天縱奇才,也是要天時地利人和的.

在黑暗領域里面,甯清秋和明遠都是沒有任何的把握,畢竟是別人的地盤,有著主場優勢,還有著黑暗領域的屬性加成,外加十幾個金丹修士在一邊虎視眈眈......

所以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只能怪那個元嬰修士太倒黴,甯清秋想,死在一個化神修士的刀意下面,也不算是太死不瞑目......吧?

她還有著閑心東想西想,明遠倒是一門心思帶著她想要盡快飛出去.

白玉柱也是一件非凡的法器,現在看來,應該是專門用來盛放黑暗核心培養黑暗領域的地方.

也是一件特殊的法器了.

里面的內部空間十分巨大,融入了部分空間法則,應該是那個幕後的元嬰修士自己利用掌握的空間法則進行了祭煉,看得出來,也是下了血本.

不過想想也是可以理解,黑暗領域這可是好東西,這個上古魔龍的眼睛也是來之不易,包括這個催生黑暗領域的祭壇和方法,也應該是上古秘傳,不然的話,哪里可能因為魔龍一族精通黑暗法則,所以隨隨便便一枚魔龍的眼睛就是可以誕生黑暗領域?

這也未免太過異想天開了.

若是魔龍體內的黑暗力量強大到了這樣的程度,它便是早就稱霸云荒了,哪里還有人族的什麼事兒?

咳咳,說遠了,回到現在,甯清秋和明遠知道自己壞了人家的好事,便是立刻閃人,後面十幾個看守者急追不舍,不過明遠利用了特殊的遁法,乃是當世頂尖的身法法門,一時半會兒,後面的人也是追不上.

不過攻擊卻是不會停下,種種狠辣凶猛的招式,不停歇的朝著兩個人身上招呼,不過都是雷聲大雨點小,被金縷天紗衣全部攔住了.

看守者們如今也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

要是不追,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意味著背叛了背後的主人,他們體內可是有著禁制存在,只要是下禁制的那個人一個念頭,他們定然是生不如死,所以半點兒違逆的心思都是沒有.

追是肯定要追的,但是追到什麼程度,那就有得談了.

他們不能隨便踏出白玉柱,這里是封印小鎮的地方,黑暗領域核心的棲身之所,乃是中心地帶.

看守者自然是不可以隨便離開,再說了,這里的消息還是要盡快傳遞出去,不然的話,看守者頭領死了,若是沒有足夠的力量守護這里,萬一要是出點什麼事,他們這些小蝦米必死無疑,現在要是抓住甯清秋他們,好歹還是可以將功贖罪,有挽回的余地.

但是--

雖然是推測甯清秋沒有了之前的可以一擊滅殺元嬰修士的強悍底牌所以才會殺了人就跑,想想也是,這樣的恐怖威能哪里可以無限制?

他們倒是不清楚,限制是有的,但是料理他們幾個倒是綽綽有余.

甯清秋是舍不得.

這麼厲害的保命的東西,用在金丹修士身上,無疑是大材小用,殺雞用牛刀.

忒浪費了.

再說了,刀意化形,七夜必然是有感應的,他匆匆離去,必然是大事,她不想給他添太多的麻煩.

一次就足夠了.

--若不是這個時候即便是拼命也是抵不過一個元嬰修士,甚至是還會悲慘的陷入包圍圈,到時候一拖再拖,要是那個鬼幕後主使者出現了的話,那就死定了.

甯清秋並不想認證七夜的刀意能不能輕松解決一個融合黑暗領域的元嬰修士......只有屬于自己的力量才可以指揮若定,來自于外物,到底是沒有那種安全感啊.

看守者們的攻擊到底是沒有奏效,只能是看著兩個人距離他們越來越遠,更是心里吃驚,把甯清秋他們當做是聖地出來的大宗們的有背景的弟子.

不然的話,哪里來的那麼厲害的殺招,哪里有這麼快的遁法?

不論他們怎麼想,甯清秋他們已經是逼近上方頂端了,一片帶著星光的黑,徐徐無無飄飄渺渺,那是虛幻真實之間交界的空間.

"是異空間屏障."

明遠沉聲說道.

白玉柱是中空法器,看著上方空無一物,但是他們之前也是穿越了空間屏障才到了內里的空間,所以要出去,必然是要打破空間屏障,這對于他們來說,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對比起打破空間這樣的難度,甯清秋就覺著,她還是回去面對元嬰修士和金丹圍攻來得好一點.

所以她的面色難看.

"尸鬼死了.若是他還在,我們才有可能找到出去的路......"

她很是懊惱.

說真的,這個時候說是殺了尸鬼不後悔,那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帶著他們進來,順著路他們才進來的輕松,本來的打算是沿著原路返回,她甚至是瞞著尸鬼下了牽機引,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情勢所迫,他們反而是一路沖到了這里--

面對著前面已經是無路的結局.

關鍵是兩個金丹修士,即便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加在一起想要打破空間屏障......那也是白日做夢.

甭想著七夜的刀意那麼厲害,破開一個空間也是小意思這種念頭.

那可是被動出擊,主要目的也是為了甯清秋的人身安全,不受甯清秋主動驅使的......她即便是被賦予了這樣的驅動權力,控制刀意也是極為麻煩,就像是孱弱的小孩子想要揮舞關公的青龍偃月刀一樣,心有余力不足罷了.

而且不可能什麼時候都是想著依靠七夜留下來的後手,不然不要說七夜會擔心她出了什麼大事跑回來,就是她自己,大概從此以後也是沒有臉再說自己是個一往無前甯折不彎的劍修了.

--那才是丟了修士榮耀,劍修靈魂!

上篇:第五百六十一章 是第一個,卻絕不是最後一個     下篇:第五百六十三章 破障與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