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六百二十一章 五十步笑百步  
   
第六百二十一章 五十步笑百步

到了那個時候,就是他們兩個人到底是對于這份友誼,願意付出多少代價了,若是真的朋友,那麼還會遵守甯清秋平分的准則,只是分配比例也許要變得更少......不過只要不是沒有,韓越覺得自己還是可以接受的......

甯清秋看著韓越離開的時候有些蕭索的背影,眉輕輕皺了皺,說真的,有的時候,她還真的弄不太清楚對方的腦回路,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是變得傷春悲秋一般......到底是在胡思亂想什麼啊......

她看向陸長生,有些不解:"你們......怎麼會到冥城來?"

蘇紅衣雙手一攤,指了指陸長生,然後便是看著茶杯嫋嫋升騰的煙霧,一副神游物外的表情,特別的生動傳神,一臉要把沉默進行到底的架勢.

明遠幾乎是毫不掩飾的翻了個白眼.

他對蘇紅衣真的是有些看不順眼,倒不是因為對方殺性重,只是因為......覺得這個人難以揣摩,心里裝著許多深沉的心思,這樣的人,無疑非常的危險,因為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因為某一個只有自己知道的理由,背後給你狠狠地來上一刀,你還滿臉不可置信,壓根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自己會遭受這樣的待遇.

陸長生倒是不以為杵.

他對于蘇紅衣,說是真心當做朋友,那無疑是太誇張了,陸長生保持的是放任自流的態度.

只要是不超過他的底線,那麼暫時蘇紅衣不論做什麼,只要是不出格,他哪里管他做什麼.

于是陸長生輕巧的接過話題,三言兩語的簡單說了一下來龍去脈.

他已經是打好了腹稿.

甯清秋問來的時候,他心里有話,不慌不忙的就緩緩道來.

所以聽起來很可信,她反正信了.

蘇紅衣一臉的似笑非笑.

陸長生這假話說得還是挺順溜的啊,這架勢,說得跟真的一樣,他都要信了.

看看陸長生怎麼說的,因為朝陽郡主的事兒,所以陸家父母咄咄逼人,他不堪其擾,也礙于天南王府和陸家乃是世世代代的至交,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好用出什麼損傷兩家顏面的極端手段.

所以這個時候只能是暫時性的戰略撤退.

于是陸大神醫就憤然離家出走了......

蘇紅衣聽到這里的時候,差點兒沒有笑出聲來,簡直是為陸長生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歎為觀止.

陸長生面不改色的繼續忽悠.

他們一路行來,沒有固定的路線,走走停停,然後便是聽到了瘋傳天下的關于無生余孽還有半魔策劃的魔界降臨計劃被破壞的事兒,還有傳得沸沸揚揚的天機閣的懲惡揚善令還有藏鋒接令的事兒,所以他們自然是不能錯過這一場盛事,便是來到了冥城,結果巧了,進城就是看到了甯清秋,之後的事大家都是知道了.

總的來說,這些話本身也沒錯,但是陸長生基本上都是在轉換概念,然後避重就輕,說一半留一半,沒有一個字是假的,但是連在一起的時候便是半點兒真意都是沒有了.

但是蘇紅衣自然也不會這麼不給面子的戳破陸長生的裝飾,那就是真正的把人往死里面得罪.

至于說甯清秋有沒有聽出來陸長生潛藏在花梨的真意,有沒有相信他的話......反正她願意相信這個解釋.

這事兒便是揭過,翻了一頁.

有的事,不必追根究底.

"對了,你們來冥城有沒有遇到天刀藏鋒?不是說他也要來嗎?就在今日抵達冥城,基本上除了黑市的那些人還有一部分因為種種原因低調行事的部分人,整個城市的修士都是傾巢而出去了城門口說是要一睹天刀的風采!"

甯清秋說這話的時候,眼里也是有著星星點點的光.

她雖然沒有去湊熱鬧,想要低調行事,但是說真的,對于天刀,她怎麼可能不好奇?

作為一個劍修,她最感興趣的無疑是兩類的高手.

一個就是同樣練劍的高手,當然韓越那種便是排除了,她想要見的,自然是劍道有著獨到之處甚至是獨步天下無雙絕倫的高手,其中的排名第一的代表者,自然就是那位幾乎被天下修士神化的未來劍宗--葉凌霄.

甯清秋第二感興趣的,自然就是練刀的刀修.

一個是因為刀劍本就是並排的兩種武器,並且天下九成的修士若是選擇武器都是刀劍其中之一的時候,自然刀修也是高手輩出絲毫不下于劍道蓬勃.

所以刀道高手絕不比劍道高手差,兩者各有千秋,互有勝負,甯清秋自然是對于可以和葉凌霄幾乎是比肩的天刀藏鋒格外的感興趣.

再有--七夜也是練刀的,愛屋及烏,對于刀修她天然就是多了一份好感,所以甯清秋對于刀修感興趣,非常正常.

她不提還好,這麼一說,陸長生和蘇紅衣幾乎是同時臉色微微一變.

城門口被人錯認的事兒,本來都是要忘了,這麼一說,倒是讓人想起尷尬情況,當真是有點惱火.

特別是陸長生和蘇紅衣本來就是風云前十的高手,心中驕傲不下任何人,這一來被人以為是天刀結果萬人空巷的歡迎......怎麼都是讓人很不爽啊.

嘖嘖.

若不是提這話的人是甯清秋,換一個人來說,這個時候就是要後悔爹媽給自己生了一張不會說話的嘴了.

明遠一挑眉,心里想著,這擺明了就是有事兒啊,便是火上澆油的追問:"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兒?"

難道說王不見王,天刀藏鋒來的第一天,沒有空去追捕邊凜還有無生余孽,倒是和陸長生蘇紅衣做過一場?

他倒是很有興致.

早知道自己也去城門口等著看看戲了......他有些遺憾.

這一次倒是蘇紅衣先整理好情緒,看了看陸長生發白的指節,心里暗樂.

他雖然也不太爽,但是比起陸長生在甯清秋面前丟了臉,怎麼想自己都是不算什麼糟糕的情況了.

于是他就主動解釋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簡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陸長生冷冷的掃他一眼.

蘇紅衣壓根不懼.

依然興致勃勃.

上篇:第六百二十章 交談     下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愛不是放肆,而是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