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六百三十章 他的另一面  
   
第六百三十章 他的另一面

上古戰場的遺址.

寥寥幾個字,幾乎可以撼動任何一個云荒九州的修士.

只要是有一點智商的人,都是可以明白這個發現多麼重要.

遺跡遺址,對于修士而言,一向是發家致富的捷徑,可謂是一條登天梯.

經常有人說故事傳說,某某某本來是頑劣不堪或者是不堪造就,但是就是這樣的朽木,運氣爆發上天眷顧,偶入遺跡獲得傳承,從此青云直上,一切與過往截然不同......這樣的事聽著誇張,像是編出來的話本小說,但是在云荒九州卻是真真切切的發生過無數回的.

不知道天下有多少修士都是做夢也想有一天,可以讓自己成為故事的主角,發現遺跡,得到傳承,從此便是天底下的風云人物,可以在大道路途上面走得更遠.

而上古戰場的遺址,比起其他的所有傳承的遺跡或者是某位大能的墓葬都是要珍貴得多.

那可是一個戰場!

而人族和魔族的戰場,那就是真正的名副其實的絞肉機.

無數的輝煌時代與星辰同耀的修士大能先驅前輩,都是葬身于上古戰場,每一處上古戰場,都是真正的人魔二族精英的埋骨之所.

這就相當于,一個上古戰場遺址,就是無數的大能修士的傳承之所,你在那里可以發現無數的寶貝,運氣好的,便是可以得到適合自己的傳承,相當于是一個遺跡集合體,那可是真正的潑天富貴,驚世寶藏.

誰也不可能對此等閑視之.

若是別人說這話,甯清秋一定是當他白日做夢想要發跡想瘋了,敢隨便的糊弄他們,甯清秋就敢把人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讓他知道玩笑話不能胡亂說.

但是若這個對象換成是陸長生,那就是截然相反的情況了.

相比起這個所謂的上古戰場遺址是虛構的謊言,還是陸長生說假話吹牛皮來得更要不可能一些.

所以,陸長生說的,都是真的.

甯清秋相信,只要是這個消息被人得知,不要說邊凜和無生道這些魔修了,想必全天下的修士都是要傾巢而出.

上古戰場遺址,這是個天大的誘惑,大到只要是證實了真實度,即便這是一個有去無回的修羅場,即便是里面有著巨坑足夠把人坑死不償命,甯清秋也相信會有無數的修士不惜性命前仆後繼的去往這里.

"......真要把這個消息放出去?"

對于甯清秋來說,這顯然是不對等的一次付出,想要抓邊凜和無生道魔修雖然也是很重要,但是目前全九州的人眼睛都是盯著這里,即便是他們再會躲,也是逃不過這樣的天羅地網.

落網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並且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和野心,邊凜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冒頭,也就是說,暫時用不著擔心這些內奸還有精力和能力去再次建造一次可以打開兩界通道的祭壇.

所以只要是耐心,最終的勝利,屬于他們.

可是陸長生明顯是等不及了.

他笑了笑,眼眸清冷銳利,帶著執拗堅決:"我既然接了懲惡揚善令,那麼就必然是要做到最好.只要是能贏了藏鋒,抓住那個半魔和無生道的人,那麼放出這個消息,未必不是好事."

"只有人族的強盛,才是我輩修士去向更高處的根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只有魔族被永遠的鎮壓,我們人族才有更好的未來,你我才能走得更高更遠."

"上古戰場遺址,機遇多多,危險重重,那麼廣闊的地域,我們幾個人就是窮盡所有的力量,找到吐血,也是找不完那片地方的.那麼不如讓更多的人來參與其中,總之,我們只要是可以分到最大的那一塊蛋糕就行了,總比什麼都吃不到要好吧?"

蛋糕一說,還是甯清秋最先提起的,說是一種美食,她說到這個的時候想起了自己在現代生活的日子,甜甜的蛋糕點心,讓人吃在嘴里美在心中.

當真是懷念無比.

不只是那個味道,還有那種情懷,以及對于可能是已經永遠失去的遺憾--無比珍貴的遺憾.

她的表情很悵惘和複雜,所以陸長生深深地記住了蛋糕這個東西.

陸長生說得在理,頭頭是道的,甯清秋都是快要被說服了.

但是就在她要點頭的時候,總算是回過味兒來,趕緊的晃了晃頭,把陸長生簡直是如同魔音灌腦輸入的想法甩了出去,不贊同的說道:"這話可不是這麼說的,把整塊大蛋糕留著自己有事沒事兒去咬一口不行?非得這麼一次性的和人分了?"

這可不像不是一個正常的修士的風格.

修士都是自私的,逆天奪命,損有余而補不足,掠奪世間的一切,來讓自己更加的生機充沛實力強悍.

以達到最後長生久視的目的.

陸長生也不是什麼大公無私的有著奉獻犧牲精神的聖父.

殺人名醫的名頭,可不是旁人故意胡亂的給他安上的,這可是無比寫實的形容.

正是因為形容貼切,所以才會被天下公認,甚至是出現在天機閣對于風云修士的評價里面,被朱筆金批的寫在了他們公布的風云榜上.

陸長生到底是怎麼想的?

蘇紅衣卻是冷笑一聲道:"這你還不明白?陸長生說得沒錯,單靠我們自己想要搜尋遺址,必定是很多地方照顧不到,但是到了那個時候,遺址的存在也是瞞不住了.可是只要是把這件事的先後順序換一換......"

"呵,天下修士都是要承他陸長生的人情,並且還可以幫我們探尋其他的地方,到時候有什麼好的東西,難道說憑借我們的實力還拿不到?至于說其他的一些看不上的不重要的零碎,便是給了這些人又有何妨?"

"這就是真正的--慷他人之慨!"

蘇紅衣這話里話外很是明顯了,就差指著陸長生的鼻子說他道貌岸然,心機深沉了.

一切,都是計劃好的.

他這話音一落,甯清秋和明遠看著陸長生的面色都變了.

沒看出來啊,陸長生還有著這麼一面?

上篇:第六百二十九章 上古戰場遺址--現成的兩界通道     下篇:第六百三十一章 三張雷同地圖--偶然還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