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六百四十六章 龐然大物的結盟  
   
第六百四十六章 龐然大物的結盟

七夜要離開的消息,很快就驚動了整個懸空山上下.

所有的人心都是懸了起來.

很簡單,之前一直是知道懸空山無論是有著多少天賦卓絕的弟子,甚至是有著幾乎都是超出同輩的年輕修士,但是他們加起來都是比不過一個幾乎是都沒有在懸空山露過面的人.

卻沒有任何人對那個人產生過什麼質疑.

因為那是懸空山的少主,未來執掌權柄,幾乎是生下來就注定要站在云荒九州頂峰的人.

即便是他什麼也不做,就能夠擁有一切,不誇張的說,就算是單純的用資源去堆,也能夠把一個無用的廢物變作元嬰!

懸空山絕對做得到.

何況懸空山現在的主人,一定是會把所有的東西都是捧到自己兒子面前的.

但是正好相反,七夜太出色了,或者用出色天才這樣的詞語來形容他都是一種侮辱,反正懸空山的人基本上除了高層的幾位,基本上都是沒有見過這位少主的.

因為他一出生,便是天降異象,大道鍾鳴瑞氣千條,種種祥瑞都是現世,當然,這個消息第一時間就是被封鎖了起來.

後來--

懸空山的人只知道這位少主已經是被日月神宗的宗主帶走,並且將他作為關門弟子,並且在幾年前直接說明自己會把重任交托他的身上,前面的兩位弟子如今已經是赫赫有名的大能修士,卻比不上這位出生尊貴的大少爺,反而是將來要成為輔佐他的左膀右臂.

當時所有知道這個消息的人都是下巴脫臼,眼珠子都是要掉出來,怎麼想都是覺得不可思議,要知道,七夜不是什麼無名氏,若是他只是個普通的修士還好,即便是沒有什麼過人的天賦,只要是有著日月神宗宗主這位在乾坤榜上排名前三的大人物撐腰,不管旁的人有什麼心思,都是要把它往心頭咽.

一切會按照日月神宗這位恐怖宗主的意願寫下的劇本完成,他想要選定誰作為自己的繼承人,作為繼承日月神宗的下一任宗主,那都是他絕對的自由和權利.

但是--

偏偏那個人就是七夜.

他可是懸空山那位掌權人唯一的兒子!

懸空山,從他出生那一刻起,就是他的家,屬于他們父子的東西,所以--

懸空山和日月神宗結為同盟,這已經是跌破一地眼鏡了,要知道,這兩個最最頂尖的七階宗門的恩怨情仇那說出來幾乎是和云荒世界自有修士以來存在的時間一樣的長.

是曆史縮影的代名詞.

他們都是傳承自上古.

乃是最最古老的人族傳承.

只是在漫長的時光中也是經曆了幾次大變,可謂是飽經風霜,但是強大恐怖一如當初--它們的內部還隱藏著恐怖的力量,即便是在如今末法時代結束不久的薪火時代,都是隱而不發,超出了世人想象的.

--哦,如今已經是黃金時代的序幕拉開了,那麼很多東西都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來了,畢竟這個世界的規則,天道的運行已經是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了.

總而言之,這兩個地方,可謂是王不見王.

世上所有的人,都以為要看到兩方親如一家合作攜手,大概是要等到魔族入侵的時候了......

就在大家都是沒想到的時候,懸空山和日月神宗突然就成了真正的一家人.

懸空山的少主,可是那個如今盤踞在乾坤榜上首位的云荒九州無極大地上最強的修士,被稱為半神的男人的唯一的兒子!親生的!

這樣的人,竟然被日月神宗宗主帶回去悉心教導還要傳承衣缽托付家業......這事兒簡直是怎麼看都是有貓膩啊,細思恐極!

當初,雖然外界人不清楚,但是懸空山的人和日月神宗的人多多少少都是聽過一點的,其實這個事也是上面授意讓他們慢慢了解一點的,說實在的,沒有人理解為什麼.

但是也沒有人可以對這件事有任何的質疑.

看看決定這件事的兩個人是誰,便是知道這個世界上不論是能不能喘氣兒的,都是不可能改變他們的注意動搖他們的決心.

那就只能接受了啊.

而且眾人知道這件事不宜多加宣揚,但是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兒.沒有高層的同意,他們怎麼可能聽到"傳言"?

其實說白了,就是個輿論造勢,意在讓大家心里有個底,畢竟也算是為了今後做鋪墊.

畢竟這個事情並不打算瞞很久,之前不說,不過是時機未到罷了,真的要是合適的時機,兩方都是不打算秘而不宣,而是廣昭天下.

七夜這一場轟轟烈烈的化神大典,就是這麼來的.

之後他回到了懸空山的生死玄關里面閉死關,懸空山的人心情極為複雜,一個是知道這位少主已經是進階化神,果然是千古奇才,不愧是兩大聖地未來的掌門人,懸空山的人也是高興,畢竟是自家的少主,人人都是與有榮焉.

但是喜悅卻是被分走了一半,那就是日月神宗的人顯然也是一副七夜的堅實後盾第二個家的得意面貌自居--畢竟七夜前面二十幾年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日月神宗度過,雖然說日月神宗的修士也沒有多少機會見到這位要不就是在潛修要不就是自己去曆練的宗主繼承人,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的親近.

雙方就相當于處在一種蜜月期里面,但是吧,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比較的心思.

形勢有些微妙的平衡.

懸空山的人有些委屈,畢竟就連化神典禮都是在日月神宗舉辦的,怎麼都是讓他們這些自認為是本家的人心里不舒服,但是又不好說出來那叫做破壞內部團結--這樣的罪名誰都是承擔不起.

結果七夜竟然是在典禮結束之後回了懸空山,管他回來是不是因為需要閉關,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那就是他們總算是揚眉吐氣了.

對嘛,也要雨露均沾才是......咳咳,話有點不對勁但是意思就是這麼個意思......

所以懸空山最近倒是有些張燈結彩喜氣洋洋的感覺,而今天,這個感覺就是被打破了,宛若激動地時候一盆涼水,那叫一個難受.

上篇:第六百四十五章 天機碑--電視機?     下篇:第六百四十七章 死寂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