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六百五十八章 至陰至寒之地  
   
第六百五十八章 至陰至寒之地

風聲呼嘯.

因為速度太快,所以就連柔和的空氣都是變得恐怖至極.

甯清秋即便是被陸長生緊緊地護在懷中,也是感覺到了耳膜的刺痛感.

這要不是他反應快,還施加了靈氣防護罩,估計她就要受點苦了.

金縷天紗衣也不是萬能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耳邊終于安靜下來後,甯清秋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到了?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陸長生的手臂,示意他可以放開她了.

抱著她的手臂微微收緊,然後非常自然的松開了,就像是之前的那個動作,只不過是她甯清秋一時的錯覺罷了.

心里有些不自在,但是面上卻是十分自然的.

本來就是沒有什麼事,何必小題大做的?

"這里就是岐江神劍的本體所在的地方?

她一邊說著一邊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因為這里實在是太黑暗太陰冷了.

感覺空氣里面非常的潮濕.

入目處乃是極致的黑暗,腳下的地面感覺非常的松軟,就像是半濕的泥土,一不小心,就會陷下去一部分.

感覺上說是神劍所在的地方,卻更像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魔劍駐紮的地方才是.

岐江神劍,這玩意兒即便是被封印,在甯清秋的心里這樣的絕世神劍也該是被供奉在某一個或金碧輝煌或古樸大氣的殿堂里,金磚玉瓦,雕欄畫砌.

然而眼前這是什麼鬼?

簡直是極度反差.

理想和現實之間果然是隔著一個馬里亞納海溝啊......

"冷?"

陸長生一邊說著一邊握住了她的手臂,源源不斷的帶著蒸騰的熱氣的真氣旋即充斥她的身體,極為的舒適,感覺像是被泡進了溫泉里面,暖洋洋的.

其實照理來說甯清秋作為一個金丹期修士,真氣滿溢全身,如何會像是凡人女子一般溫度低點便是忍受不住?

不過是因為這里有古怪罷了.

只是神劍堂皇,如何會給人如此詭異陰森的感覺?

"陸長生,你確定我們來找的是岐江神劍而不是黃泉魔劍?"

她話一脫口而出自己都是知道有問題.

陸長生眉間簡直是無奈滿溢.

"......是你說的,來這里找岐江神劍."

最後四個字,他咬了重音.

實在是沒辦法了.

甯清秋有點尷尬的笑了笑,然後便是抽回了自己的手.

她笑了笑道:"的確是哈......我現在沒關系了,感覺好多了,其實只要是適應了,這里其實也沒有那麼冷冷......"

她說到冷字的時候沒忍住,打了個哆嗦.

真的是很奇怪啊,不說自己金丹期的身體多麼的防寒,就說她真氣溢滿丹田,也不該表現得這麼冷啊?

而且明淨琉璃火乃是天地異火中的頂尖存在,和她融為一體,任何寒冷陰氣這方面的東西,她都是有著極強的抵抗能力的啊.

這里到底是有著什麼東西?

關鍵是陸長生傳輸真氣給她的時候還好受許多,但是一旦是離他遠點,好像是這樣的陰冷的感覺就更強烈一些......

甯清秋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便是倒退了兩步.

遲疑了一下,又是倒退了幾步.

陸長生皺著眉頭看著她這一番動作,終于是忍不住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甯清秋微微的抖了抖,趕緊的走回來.

到了他身邊,才像是活過來似的,全身稍微回暖了一點.

剛才真的是以為自己就快要凍成冰棍了.

四肢都是有些僵硬,唇色微微發白,血色盡褪.

她趕緊的把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

這個時候,自然是要做到絕對的信息共享.

每一點微小的發現,說不定都是可以幫助他們盡快出去.

"我們真的是要快點發現這里到底是怎麼回事,要是多耽誤一些時間,明遠他們還不知道會著急成什麼樣子......"

甯清秋越是想越是後悔.

早知道就不這麼草率了.

明明知道岐江神劍不簡單,明明知道這個地方詭異莫名,她還是這麼不知輕重,就帶著陸長生過來了.

還是應該做好萬全的准備的啊.

"抱歉."

她這麼說.

陸長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帶著安撫的意味.

"胡說八道什麼的,是我自己要來的,又不是你非要我來.再說了,眼前這樣的情況,還真虧得是我們一起過來的,不然你一個人,要是出了事,豈不是連一個商量的人都是沒有?"

甯清秋點點頭.

這份心意,她記著呢,即便是回報不了,也不是理所當然的.

心里也是感激的.

環顧四周,一片漆黑森然,即便是使用目靈術法,也是根本看不了十米之外的地方.

有點像是鍾乳石岩洞,但是這里並不是色彩斑斕的美好,而是陰森黑暗的潮濕的煉獄一樣的地方.

"我們往前面走吧,走一步看一步,這神劍把我們帶到這里,定然是有著目的,我們不能站著不動.而且不用擔心蘇紅衣和明遠那邊,他們知道該怎麼做,我們要相信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出去,不單是等著他們來找我們,也要自力更生才行."

陸長生可不是期望別人來救的人,沒有路有什麼關系,走出來不就是成了路?

他從不會束手待斃.

而且眼前的局面,本就是他預計的不是嗎?

若是真的要退走,剛才在外面劍氣領域加身的時候,他硬要帶著甯清秋走也是同樣的輕而易舉,但是陸長生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撞南牆不回頭似的,非要親眼見一見這柄氣焰滔天的神劍.

甯清秋是個劍修,對于神劍想必是十分渴望,若是可以,他自然是想要為她取得這柄劍的.

就當做是相識一場的禮物好了.

再沒有比這個更合適的了.

可遇而不可求.

所以陸長生志在必得.

即便是眼前這個境地,他也是信心十足,定然可以護得甯清秋周全.

關于這里詭異的陰冷,他已經是有所猜測了.

鎮壓神劍的地方,必然是一個極陰之地.

乃是天下至陰至寒的地方.

這不單純是影響溫度,不然的話,甯清秋不至于表現得這麼不濟,這是一種影響規則法則的存在,所以他陽氣充沛,反倒是沒什麼感覺,甯清秋這個女修,真氣也是偏冷寒那是冰屬性,所以凍得嘴唇發白......

上篇:第六百五十七章 血液做引(下)     下篇:第六百五十九章 陰制陽,柔克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