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不同的感情觀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不同的感情觀

韓越是幾個人里面最善于調解自己的狀態的那一個.

當然關鍵在于其他幾個人除了甯清秋以外都是可以說一句八風不動淡定自若,那就是天塌下來也就是慢條斯理的去頂上的那種.

甯清秋則是沒有韓越那麼情緒變化快,總的來說,她還是一個比較淡定的人.

--主要是人都穿越了,那麼什麼事兒接受起來都是游刃有余.

至少她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韓越想著前景一片大好,可不是嘛,邊凜那些人已經是伏誅,整片小世界遺址都是任由他們探尋,可不得興奮?

所以他差點就沒有歡呼雀躍了,眉飛色舞那樣,看得甯清秋都是心情好了些許.

"我們這到底是朝著什麼地方走?能不能給我透個底兒先?"

韓越不敢在七夜的盯梢中繼續纏著甯清秋問東問西,再說了他已經是感覺出來甯清秋心情有點不好,在邊凜的問題上和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就是非常識趣的閃人了,蹭到了明遠身邊,開始打感情牌好兄弟坦蕩蕩的開始打探消息.

主要是隊伍里面除了甯清秋和明遠,就沒有好說話的人了.

特別是陸長生,整個人簡直是自帶萬米距離感,宛若冰山一座,完美再現了江湖傳言的這位殺人名醫風云第三的高高在上目下無塵......

明明之前還好好地,他還以為是誤傳來著,陸大神醫雖然是冷淡了點,但是也不至于高傲冰冷不容接近.

沒想到啊--

七夜一來,陸長生就是"原形畢露"了.

嘖嘖,任憑是誰,在感情這個問題上,那都是一樣的.

韓越感覺到了微妙的平衡,和淡淡的爽,但是他還是非常明智的,半點兒相關的情緒都是沒有表現出來啊.

明遠還是很給韓越面子的,他這個人面上溫和骨子里透著冷淡,但是對于韓越這樣混久了可以算是朋友的,還是願意在很多方面給予便利的.

"氣機推測天機演算......我們正在朝著戰場中心地帶去.要說寶貝,必然是那里最多.若是要找什麼隱秘,也必然是在那個地方."

最後那句話,他說的尤其的意味深長.

韓越瞬間秒懂.

眼珠子都是快瞪出來了,臉色脹紅眼里冒著綠光.

這還能是指什麼?

肯定是傳說中的蓬萊入口啊......

他立馬精神百倍.

就是......

七夜也來了,顯然不論是找到什麼,自己的份例顯然又少了許多.

不過他自己也知道,若不是身邊有著幾位大神,這個地方他來都別想來,哪里還有現在這樣的好事兒?

于是就坦然了.

甯清秋也是被明遠的話轉移了注意力,邊凜和魔族的那些事,多想無益,因為光是想,完全沒用.

不論是最後到底是不是魔尊靠著神念牽引找上了她,光是著急沒用,只能是靜觀其變了.

甯清秋不願意為沒有發生的事去杞人憂天.

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不論是事情什麼時候發生,她不願意自己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只有做好了完全的准備,才能不會畏懼未來的一切.

未知可怕,但是自己若是因為未知變得無知,放棄了當下可以做的一切,那才是真正的完蛋了.

七夜見她精氣神完全改變,氣場也是變得柔和堅定,也露出一個笑容.

他就知道,她就像是岩石懸崖上的小草一般,柔弱卻堅韌,打不垮的.

管他什麼魔族還是人族叛徒,有他在,總是可以護住她的.

"這衣服,很適合你."

甯清秋一愣,反應過來他說的是金縷天紗衣.

她今日幻化的,乃是碧水天青色,上面有著波浪式的云紋,衣擺蹁躚宛若秋水橫波,遠山青黛,美麗極了.

特別是在七夜眼里.

久別重逢--雖然在修士的世界里,時間真的是個被模糊化了的東西,但是對于心中有情的人來說,當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這金風玉露一相逢,當真是勝卻人間無數.

七夜眼里的柔意都像是要滿溢出來.

她微微一笑:"你這是在誇贊自己的眼光?"

這金縷天紗衣,可是他送給她的.

七夜這麼說,倒是有點王婆賣瓜的嫌疑.

七夜抿唇,眉目飛揚:"我的眼光,自然是好的."

像是說衣服,又像是說人.

她的臉緋紅若晚霞,清咳了一聲,懶得搭理他.

甯清秋也不是臉皮薄的人,主要是七夜的眼神太熾熱了,旁邊還有人在,她可不想當著人就這麼秀恩愛.

隊伍里面的其他人都是單身狗來著.

特別是陸長生......若是對方還是執迷不悟,她會選擇做得明顯讓人死心,但是陸長生顯然對于她和七夜之間的感情心知肚明,也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處于打算放下可是還放不下的程度.

她如果繼續毫不顧忌的和七夜當著他的面親密,就是故意給人難受了.

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表情都是可以摧毀一個人的情感,捅穿一個人的心,這樣太殘忍太沉重.

她自認為,負擔不起.

甯清秋不願意這麼做.

蘇紅衣冷冷淡淡的看了最後面的兩個人,仿佛自成一個小世界,容不得外人插足,瞟了一眼身邊渾身冒著冷氣的某人,嘴角翹了一下.

帶著諷刺,也帶著可憐.

"......你為她做那麼多,值得?"

陸長生半晌沒說話,等到蘇紅衣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只是回了他八個字.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不需要別人的認同,更不需要理解.

他對得起自己的心.

蘇紅衣不屑的撇撇嘴.

他是個從來不會做虧本買賣的人,認識陸長生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對方和他是一樣的人,但是偏偏陸長生對著甯清秋卻是泥足深陷不可自拔,這讓他產生了難以抑制的好奇.

他想要看看,陸長生到底是會因為這場求而不得感情,走到什麼樣的地步.

真有趣啊......

說白了,就是看戲湊熱鬧不嫌事大.

陸長生顯然了解他的尿性,多的話也不說,回答他也只是為了讓蘇紅衣早點閉上嘴巴,少說他的事兒.

畢竟--

蘇紅衣跟著他一起去了萬妖城,而這一行,完全是為了她.

上篇:第六百八十七章 眾生百態,心思各異     下篇:第六百八十九章 風雨夜色中的樂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