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七百二十九章 服軟,打落牙齒和血吞  
   
第七百二十九章 服軟,打落牙齒和血吞

,最快更新女劍仙最新章節!

???u???u???6??2??????vu??f?n???r??.???!x??~%??血冥怎麼都是想不通,事情怎麼就會變成這樣.\r

兩個元嬰大修士,赫赫威名不知道震懾了多少小勢力和散修,就算是很多大勢力,對于他們也是絲毫不敢小覷.\r

但是就在今天,就在此刻,他們經受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慘敗,這簡直是想都沒有想過的.\r

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就這麼輕描淡寫的一撥弄,什麼招數什麼方式他們都是弄不明白,自己兩個人便是被自己的攻擊弄得重傷......\r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r

人類,最懼怕的,無疑是未知.\r

場中寂靜得沒有一絲的呼吸聲.\r

所有的人,都是頭腦一片空白,怎麼都是捋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r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r

七夜的動作曆曆在目,但是任憑你想破頭,也是看不懂.\r

日月重瞳,七夜的恐怖悟性還有化神期的修為,造就了這樣的一個匪夷所思的局面.\r

這大概也就只有他,能夠做到這個地步.\r

其實也不是七夜故意要炫技,要打擊別人活下去的勇氣和信心,完全是因為之前甯清秋和他說了,要保持金丹期的修為,以便于他們隱藏身份好扮豬吃老虎......所以他作為一個對于自己女人言聽計從的好男人,自然是不能用超過金丹期的修為來對敵了.\r

他這麼想,便是這麼做了.\r

甯清秋震撼不已的看著他,簡直是宛若見到了神跡.\r

就算是再無知,在云荒九州生活了這麼久,自己都是一鼓作氣的修煉到了金丹期,劍道劍意還幾乎大成圓滿,怎麼也是懂得這世間的修煉鐵則的.\r

七夜這行為,顯然是打破了桎梏.\r

若是他用什麼大招旁人還不會這麼驚訝,但是這樣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且加倍攻擊,以金丹破兩大元嬰高階......簡直是曆史神話里面,都是沒有過的傳說.\r

"你......怎麼做到的?!"\r

她幾乎是雙眸發亮的扯住了他的袖子,恨不得撲倒他的懷里,看看他的腦子里面都是些什麼東西,怎麼可以做出這麼震撼的事情來?\r

好奇心前所未有的旺盛.\r

關鍵是--\r

這也太帥了,簡直是言出法隨,瞪誰誰死級別的高級神術啊,她要是學會了這一招,豈不是可以橫著走?\r

若不是自己已經是決定信奉劍道,要走到此道終點,這個時候大概都是忍不住放棄劍道只學這一招,簡直是一招鮮吃遍天啊.\r

金丹期就有這樣的威力,元嬰期不就是天下無敵了?\r

而七夜已經是到了化神期......這家伙該不是在她無知無覺的時候,就成了九州第一高手了吧......\r

七夜墨黑色的眸子閃爍著淡淡的光,左金右銀,淺淡卻無比絢爛,旁人無緣得見,他微微垂眸看她,修長白皙的手指穿插她的發間,溫柔撫慰.\r

嗓音清冷,卻帶著妥帖的溫潤磁性.\r

"想學?有空了就教你."\r

雖然甯清秋沒有日月重瞳的先天加成,但是她的悟性顯然是極高的,再有他言傳身教悉心指導,即便是做不到他這個程度,但是用來對付金丹期還有元嬰期初階的修士也算是一個強悍的底牌絕招了.\r

且觸類旁通,學習這術法,還可以鍛煉她對于天道的理解,對她的劍道之路,也有著說不出的好處,她從金丹到元嬰的路,也是好走一點.\r

甯清秋興奮不已:"我也可以學?"\r

這樣的恐怖技能?\r

她還以為是因為七夜的特殊和化神期的理解才可以做到,這麼一說,她竟然也可以?\r

"雖做到我這樣的程度有點難,但是只要是努力,你還是可以學的."\r

"這叫什麼?"\r

她興致勃勃.\r

"無招無名."他微微一笑,"只要是好用就行,不過是順手而為之."\r

甯清秋頓了頓,覺得七夜有的時候,真的是天生的打擊人.\r

算了算了,看在她可以學的份兒上,就不多說了.\r

他們兩個人倒是交談甚歡,其他的人早就已經是目瞪口呆了,大兄弟你隨便一想就是這麼恐怖的招數,這件事你爹知道嗎?你娘知道嗎?你師父知道嗎?\r

你把全天下的修士的感情,置于何地!!\r

還讓不讓人活了,很多人都開始心灰意冷,話說我修煉這麼多年,是不是真的修煉到了狗身上去了?\r

就算是鳳凰玄女,陸長生和蘇紅衣這一瞬間,都是想要掐死他.\r

和這樣的人,生在同一個時代,到底是幸還是不幸?\r

無人得知.\r

這已經是超出了他們的理解范圍.\r

只覺得......若是世間真的有神魔,大概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一般無二的模樣吧.\r

本來以為人家是靠臉吃飯,原來內在的恐怖露出冰山一角,就可以嚇退無數人啊.\r

血殺和血冥已經是被氣得三尸神暴跳,簡直是受不了這樣的無視,但是七夜的恐怖之處,沒有人比他們這樣的親身理解更加深刻.\r

他們不只是吐了血,內髒還受了重傷,身體內的骨骼經脈都是出現了無數的裂痕,丹田處都是有崩潰的跡象.\r

他這一招,幾乎是把兩個元嬰大修士打成了半殘廢.\r

所以他們維持不了血色霧氣,就算是真氣,都是不敢輕易動用.\r

因為壓根不知道對方再來一次,他們還有沒有命活下去.\r

他們震驚,駭然,不敢置信,但是又不得不信,關鍵是兩個元嬰高階修士就這麼被鎮住了,絲毫不敢異動.\r

死亡的危機如影隨形,在每一個毛孔肆虐,陰影就在眼前.\r

所以他們不敢動手.\r

七夜對于他們的問話置之不理,甚至是和甯清秋還有心情在一邊"打情罵俏",他們卻是敢怒不敢言.\r

"閣下未免欺人太甚......若你們就此離去,我血紅之手可以既往不咎,甚至是做出一定程度的......賠償.畢竟交好一個朋友比起交惡一個敵人來得好吧."\r

血殺緩緩開口說道.\r

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只能服軟,雖然他堂堂元嬰血紅之手的團長對金丹期修士說出這樣的話無疑是臉上無光自尊碾落,但是若繼續硬抗,今日血紅之手就是要成為過眼云煙了!

【 ..】

上篇:第七百二十八章 不會瘋了吧?     下篇:第七百三十章 不廢話,就是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