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七百三十一章 拉攏?找死吧!  
   
第七百三十一章 拉攏?找死吧!

這一招,七夜信手拈來,真氣用量,依然沒有超過金丹期的實力.

甯清秋雙目灼灼,心中澎湃激蕩.

她知道,自己未來的路,就在眼前.

他刻意這麼做,無疑是存了指點的心思.

甯清秋感念這一切.

不會因為七夜和她的關系,甯清秋就會把這個男人對她的一切好,都是視作理所當然.

她喜歡他,也感激他.

作為戀人,他無疑是合格的,甚至是作為師長朋友,他也是出色至極.

陸長生眸光暗淡.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上的那個姑娘,一天比一天更加的喜歡仰慕另一個男人,這無疑是種酷刑.

他難過至極.

卻也為她開心.

七夜很好,非常非常好,不是因為無人可及的容貌和實力,而是他對于她,卻是盡心盡力,捫心自問,就算是自己,也最多可以做到這個程度.

這就好.

他手指攥緊,心中悶極.

遠處的藏鋒,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這邊的動靜.

之前的騰蛇剪沒有讓他有絲毫的反應,距離太遠他不知道這是七夜用金丹期的真氣輕輕撥弄就是弄出來的反擊,但是第二招,他感覺到了.

那是絕世刀客的氣息.

他眸現異彩,幾乎是全神貫注的盯著刀影出現的方向.

唇角微微一翹,狂熱綻放.

身影一閃,便是消失不見.

徒留一龐大的沙漠異種血流滿地的倒在原地,本來是目光漸漸暗淡的等著死亡的來臨,這個時候卻是完全摸不著頭腦了,因為那個恐怖的人族已經離開,放棄了最後的終結.

所以......

它這是活下來了?

沙漠異種雖然有智慧,但是作為上古大戰遺留下來的非常稀少的異族後代,它們的傳承記憶出現了極大的缺失,模模糊糊的弄得它們的智慧也是變得稀薄,所以它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不提藏鋒放過刀下異種,奔襲而來.

單說血殺和血冥兩個直面七夜刀招的人,這個時候已經是在心里破口大罵了.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就算是被人打上門來,好歹是通個姓名知道你是何方神聖,死也瞑目吧,結果竟然是個誰也不認識的家伙,用金丹期的實力就把他們打得抱頭鼠竄.

這......

真不是蓬萊仙山那位真神的人間行走的化身?

所有的人心里都是起了這麼一個念頭.

因為這壓根不是人干的事兒!

七夜到不管旁人怎麼想,到了他這個境界,招數已然是天馬行空,對于力量本質的理解和剖析,讓他站到了旁人難以想象的高度上,又有日月重瞳這樣的bug外掛般的存在,所以他做出一些難以理解匪夷所思的事兒,也就可以劃歸正常態了.

刀影來勢洶洶,初初只有金丹大圓滿的力量,隨著體積的暴漲,天地間的恐怖元氣瘋狂湧來,這里的元氣和外界的靈氣不同,來自于上古,所以能量充沛卻是原始暴躁,一般人都是不好控制,所以在這個小世界中基本上沒有人修煉,因為一不小心,就是元神暴動靈魂汙染的下場.

而這樣的元氣靈氣輕易不可調動,因為很容易就被反噬,那就是自己作死了,但是以七夜強悍的控制力,自然駕馭得游刃有余.

所以不斷吸收天地暴動元氣,刀影越發的擴大,和體積同比增長的自然還有著蘊含的恐怖力量.

所謂量變引起質變,就是這麼個道理.

金丹期的招數奈何不了元嬰期,本質上就是真氣的巨大差距,一個潺潺小溪,一個汪洋大海,有什麼可比性?

但是七夜就做到了.

恐怖的包容性,告訴了世人,有的招數,就算是凡人使出來,只要有足夠的條件和時間進行累積,說不定都是可以試一試屠神!

當然,這個說法就誇張了些.

畢竟真神是一種什麼層次的力量存在,沒有人清楚.

那不是一個層級,就像是二維世界怎麼撼天動地,對于三次元都是沒有什麼具象化的影響的.

血殺和血冥怪叫一聲,幾乎是頃刻間便是灰飛煙滅.

兩個和他們模樣一般的拳頭大小元嬰飛了出來,離開了刀影的攻擊范圍,怨毒至極的看了他們一眼,便是打算跑路.

甯清秋還沒有來得及緊張,就看見七夜嘲諷的挑挑眉,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

那龐大無比的刀影,竟然沒有橫沖直撞,而是詭異的拐了一個彎,便是追上了兩個血色小元嬰,兩聲尖銳的慘叫之後,兩個元嬰也是別剿滅了.

"怎麼可能......"

最後的音浪也被吞噬,消散天地間.

然後刀影化做虹光,消失天際.

片刻後,遠處傳來了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這邊都是被波及搖搖晃晃,經曆了一場人為的大地震.

七夜有些感歎,甯清秋若是這個時候站不穩多好啊,東搖西晃的,然後他便是可以光明正大義正言辭的攬住她的纖腰撫慰了......

不過對于只會越來越強的劍修,這個期望暫時也只能是期望了.

八方云游齋的兩個觀戰客已經是越站越遠了,因為恐懼.

他們兩個一臉駭然,現在還不敢相信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兩大元嬰高手就是這麼毫無反手之力的被滅殺.

就像是兩個真正的孱弱的嬰兒.

太可怕了.

這個男人,也許是比起葉凌霄還要可怕的怪物.

而且--

誰敢真的保證,他就真的只有金丹期的實力?

這個想法,光是想一想,就是讓人不寒而栗.

這世間,怎麼可以有這麼打破平衡的存在?

天道眼睛瞎了,還是打盹了?或者說,他們這些修士都是後娘養的,只有眼前這個才是親生的?

詭異的想法,掠過他們的腦海.

這完全是因為太過震驚,所以喪失了正常的思維能力.

一個人終于戰戰兢兢的開口:"你說,我們要不要上去溝通一下,把他拉進八方游云齋?"

他的聲音都是抖著的,斷斷續續.

另一個震驚的看了他一眼,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身邊的伙伴竟然有這麼強悍的大心髒,和這個人形凶器不可捉摸的存在談拉攏......是我沒有睡醒,還是你為了八方游云齋已經到了舍生忘死的地步?!

上篇:第七百三十章 不廢話,就是殺     下篇:第七百三十二章 馬後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