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七百四十八章 厭魔之體  
   
第七百四十八章 厭魔之體

這故事還是挺勵志的--在排除掉那個路人甲的名字和龍套臉之後.

甯清秋對于這個胡長貴很感興趣.

開始看到的時候確實是挺厭惡的,甚至是不想再看一眼的程度,但是很快,她便是反應過來這樣的感覺多麼的不正常.

這不是她平日里面的處事風格,怎麼也不會光是靠著一面之緣便是將人貶低到如此程度.

那太低劣了.

那麼問題就來了,到底是因為胡長貴這個人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不成?

所以甯清秋一直在不動聲色的引導話題,裝作無意的開始讓對方露出更多的真面目.

漸漸地,那股厭惡感也少了一點.

倒不是胡長貴的臉或者是氣質讓人習慣,而是甯清秋自己做到了克服自己的一些超脫的情緒,劍心通明可不是說著玩兒的,即便是因為某些外在因素影響導致了她的心境變化,但是甯清秋很快便是靠著自己的努力讓這股影響力降到了最低.

胡長貴看著討厭,人還是很坦誠的.

不過不知道是天性如此,還是說他已經是受盡了欺壓所以甯清秋問什麼他都不敢應付,只是對于自己長相丑陋被人厭惡這一點,他也只是苦笑,旋即便是云淡風輕.

在修煉的時候,致力于改變自己的容貌,但是毫無作用,就連吞服丹藥甚至是帶上面具法器遮掩,都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狀況也沒有改善,久而久之,他便是習慣了,什麼也不做,一切鄙夷羞辱都是接受.

倒不是生性懦弱,不然他也沒辦法修煉到金丹期,單靠天資也是不行的,主要是欺壓他的人看不起他的人都是八方游云齋的人,這個地方乃是他的第二個家,第一個已然是毀了,後來者挽救他的生命還讓他踏入修煉之途,所以胡長貴對這里的感情十分的深厚,所以很多委屈,就這麼生生受了.

畢竟除了言語方面態度方面,其他的人面對一個實力強悍的金丹修士,也不會太過分就是了.

忍忍便過了.

胡長貴還笑言,當做是磨煉心境的一種方式.

也許是這種態度感染了甯清秋,她逐漸覺得對方也不是那麼面目可憎了,畢竟是相由心生,這個人還算是不錯,沒有在這樣的環境中變態反而是有那麼些寵辱不驚的意味,意志極其堅韌.

作為劍修,她向來欣賞這樣的心性透徹意志堅定的人.

她拉扯了一下七夜的袖子,小聲詢問:"七夜,你對于這個胡長貴有沒有什麼比較厭惡的感覺?"

在胡長貴本人那里找不到答案,便是從別的地方入手.

問過其他的人,都有差不多的感受.

那麼七夜呢?作為在場的人修為最高定力最強,還身負日月重瞳這樣的違背常理的力量,那麼他的感受會不會更加細致,或者壓根不受影響?

有什麼貓膩,他應該是心知肚明吧.

七夜見著丫頭的注意力總算是回饋到了他的身上,心里無奈.

有什麼要問的,最開始找他不就好了?

"我的日月重瞳對于這樣的負面力量有著壓制作用,那個人對我來說就跟路邊花草沒有什麼兩樣,所以要說厭惡?沒有."

他喜歡無視所有無關緊要的東西.

也不過是甯清秋關注,他也不會觀察那個胡長貴身上有什麼問題.

"如果沒看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厭魔之體,顧名思義,讓人厭憎,一生孤苦伶仃,雖然修煉天賦不錯,但是人憎鬼厭,沒有人願意和他打交道,某種程度來說,比起天煞孤星還要慘."

他語聲淡淡,渾不在意.

甯清秋有些驚訝,有些果然如此的恍然大悟.

天煞孤星克絕親人好友,身側無一人相伴,只要是接近,都會引來滅頂之災,所以人人退避三舍.

但是照七夜所說,這個厭魔之體,大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天煞孤星是因為身後跟著的詛咒一樣的死亡陰影讓人不敢接近,但是厭魔之體簡直是全天下的人都是不待見,前者不過是躲著走便是,厭魔之體卻是人人看著要不就是無視要不就是上來踩一腳,說起來還是要更可憐一些.

天煞孤星讓人不敢接近,而厭魔之體讓人不願接近.

甯清秋想,若是她當初穿越,得了這麼個鬼體質,現在還不知道是個什麼光景呢.

就連她自己,對著這樣的體質的人,最開始都是會被影響厭棄對方,可想而知,這種體質多麼恐怖,簡直是天道詛咒.

"那也太可憐了......"

甯清秋不由自主的喃喃.

對于人來說,到底是群居動物,被人這樣看低,換一個人若是如此年紀到了金丹期,甚至是八方游云齋的精英弟子,那簡直是眾星捧月一片繁花似錦,但是胡長貴......

很多修士信奉獨來獨往的英雄主義,但是胡長貴這樣的性質卻是不同,他是被迫只能是自己一個人活在世上,即便是身周熱鬧喧騰,他也只能是安靜的待在自己的世界.

七夜知道這姑娘有的時候就是有那麼些心軟,看著百煉成鋼意志如鐵,但是很多時候又喜歡為那麼些無關緊要的人和事多愁善感.

他聲音低沉,帶著厚重的力度,讓她安心:"別多想了,這是別人的人生,他若是扛得住,便是浴火重生,這厭魔之體突破元嬰之後,會被天道進行赦免,到時候外人的觀感便不會這麼直白厭惡了.若是他自己沒有那個心志,半途而廢,那麼也是死不足惜,被人厭惡不思進取也算是咎由自取.你不必為他費心."

七夜的話直白冷酷,對于一個人的生死毫不同情憐憫,但是甯清秋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不知道怎麼也算是為了胡長貴松了一口氣,至少這個體質也不算是絕路,好歹還是有那麼一道縫隙留著,成龍成蟲,都是要靠他自己.

只是七夜頓了頓還是加了一句:"只是厭魔之體前期修煉速度極快,但是金丹破化元嬰卻是一道坎兒,比起普通修士更是難上十倍,他能否成嬰,還得看機緣."

上篇:第七百四十七章 仙緣     下篇:第七百四十九章 近不得,遠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