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七百五十章 里應外合,內奸?  
   
第七百五十章 里應外合,內奸?

甯清秋他們自然不知道這一場兩個男人之間的對話.

即便是知道了,她也無話可說.

最多......就是感謝一下蘇紅衣,並且衷心希望陸長生可以走出來,這一段不可自拔的感情泥淖.

她永遠都記得,那個時候從昏迷中醒來,第一眼看到的那個豐神如玉,云中月般的俊逸青年,她以為自己初初穿越,什麼都不懂的時候,是陸長生救了她的命,安撫了她的不安與惶恐,教會了她太多太多的東西.

所以甯清秋一直很感激他.

並且因為無法回應他的感情,覺得愧疚.

若是沒有遇見他,甯清秋這個時候可能已經是在懸崖下尸骨無存,或者說僥幸活著,也因為丹田靈氣被廢,不可能在這個實力至上的云荒九州這麼肆意而自在的活著.

若是沒有遇見她,陸長生依然是那個清高淡漠目下無塵的陸大神醫,人人敬仰,可望而不可即,哪里像是如今這般百般苦楚滋味在心頭,卻也極力維持不在外人面前露出?

終究,是她對他不起.

甯清秋對于陸長生冷淡得壓根不像是感念救命之恩,若是外人不知道內情怕是要罵她忘恩負義,但是甯清秋知道,若是陸長生有難,就是刀山火海她也是敢闖一闖,她欠他一條命.

可感情這事兒......她沒有辦法,只能是盡量的讓自己做一個白眼狼也不願繼續拖著他.

只希望陸長生早日想通.

不然的話,他們未來或許連朋友都做不成.

在七夜和她交流了一下有關于厭魔之體之後,甯清秋便不再繼續圍繞著胡長貴打探他的消息了.

她並沒有辦法幫助他做出什麼改變.

而且,胡長貴他自己目前對這個狀況好像是適應了,若是還年幼會受到傷害打擊一蹶不振的時候,也許甯姑娘會善心大發勸慰幾句,灌一碗心靈雞湯之類的,但是現在嘛......三觀已然定型,她便不多此一舉做什麼無用功了.

這麼一安靜,胡長貴自然不能上趕著與她說話.

背影看起來不若其他男兒英偉修長,而是有些消瘦,微微彎曲.

那是歲月給他的痕跡,有的傷害,從來不離左右.

他轉身在前面帶路,這遺址世界氣候多變景觀奇詭,他們一路走來都是有些頭暈眼花差點不辨方向,好幾次都是差點困進了某些奇異之地.

好在胡長貴果然是引路的一把好手,有驚無險的帶著他們安全行走,難怪撫琴信誓旦旦的把此人穿插進了他們的隊伍.

看來八方游云齋也是很有誠意合作的,不過嘛,大頭都是他們擔了,若是這樣的類似于"輔助"工作他們都是沒什麼建樹,甯清秋就要懷疑這個聖地的名頭到底是怎麼來的,莫不是真的靠著靈石財富開道買來的?

甯清秋暗歎,若不是這個厭魔之體,想必這個個性溫和有能力有實力的男修,大概會很受歡迎?

畢竟天才修士多傲氣,少有他這麼好相處的.

但是話又說回來,若是沒有了厭魔之體,這個胡長貴說不定還沒有修煉的資質,這輩子都是個默默無聞的凡人,生老病死窮困潦倒,匆匆數十年轉瞬即逝......

甯清秋搖頭歎息,命運長河的分叉,指不定就是另一種人生.

她弄不懂這麼複雜的命題,也不打算懂.

按部就班的修煉,高深的哲學問題,還是等以後她修煉到了那個地步再去探索吧.

胡長貴背對著他們,眉目低垂,溫和不見,倒是多了幾分外人看不見的陰郁.

那個甯姑娘真的很好,雖然一開始和旁人一眼對他極為厭惡--這一點他已然習慣,若是她不這樣,才叫奇怪.

後來卻是和顏悅色的和他說話,眼里沒有潛藏的厭惡和算計,不像是有的弟子因為他的修為想要攀高枝,即便是厭惡他也要巴結他,但是臨到頭了卻還是看不起他繼續遠著像是對待洪水猛獸.

所以不管旁人對他的觀感如何,胡長貴一直是裝著木訥溫和,逆來順受,說難聽的他無動于衷,說好聽話他也懵懵懂懂,所以久而久之,更是沒有人願意和他有所來往.

很久......沒有人和他這麼正常的交談過了.

他的厭魔之體沒有人告訴過他,八方游云齋的其他弟子自然也不會得知這等隱秘,知道的長老輩的修士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都沒有告知胡長貴本人這件事,因為修煉重在煉心,經曆磨練對他來說未必不是好事.

當然,撐得過自然是青云直上,撐不過去那便是爛泥扶不上牆!

這就是修士的法則,直白殘忍且冷酷,不會有任何的憐憫,冷冰冰的.

胡長貴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不招人喜歡,但是長年累月潛移默化下來他自己都明白了自己是個天生不討喜的,很多時候自己都在想是不是自己上輩子做了什麼罪惡滔天的大孽之事,所以受到了這樣的詛咒?

畢竟云荒九州關于六道輪迴和前世今生那是經過了權威論證的天道至理.

他有這樣的猜測不足為奇,雖然不中,亦不遠矣.

厭魔之體,要說是天道對于修士的詛咒,也沒什麼錯.

走了不知道多久,甯清秋終于有點不耐煩了,他們這引蛇出洞的招數難不成被看破了?

"七夜,你說我們這樣到底是有沒有什麼作用啊?這大半天了半點兒動靜都是沒有,該不會......對方已經是知道我們有所察覺了吧?還是說醞釀著更大的陰謀,打算來一個一網打盡釜底抽薪?"

她腦洞大開.

若是說八方游云齋有叛徒,那麼為什麼對方可以准確無誤的讓數支隊伍連示警反抗的機會都是沒有便是被人坑成失蹤人口的原因就明了了.

里應外合.

她差點驚呼出來.

那麼現在,他們是不是正在被人觀察一舉一動?對方在算計什麼?打算怎麼對付他們?

她腦海中冒出無數的念頭,一個一個層出不窮的打轉,眼睛卻開始冒光,心里雖擔憂卻也激動,亢奮又有點躊躇.

上篇:第七百四十九章 近不得,遠不了     下篇:第七百五十一章 懷疑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