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七百五十二章 兵分兩路,留守  
   
第七百五十二章 兵分兩路,留守

胡長貴此人,因為厭魔之體的存在,除了實力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可取之處.

性格脾氣暫時還看不出所以然來,知人知面不知心,甯清秋自然不會三言兩語就推心置腹,但是唯有一點,這個人,還算是有一把好聲音.

他聲音溫和,若是不看這個人,倒是清潤好聽的男中音,不過平日里面也壓根沒有人會注意他這麼個人,更遑論說聽他聲音如何.

"我們接下來是探查周圍還是先入這山洞一探究竟?"

甯清秋微微一頓.

對方倒是說出了個好問題.

周圍搜索,自然是一種辦法,畢竟附近有沒有什麼埋伏大家還不清楚,誰都不想被人一鍋端了,但是相對而言,危險系數小得多.

而進入山洞卻是一件比較高危的行動,對方都說了,那個岩長老的習姓弟子,連帶著他的一隊伍人都是在這個山洞中失去聯系,那麼進入山洞必然是要抱著自己等人可能會遇到同樣境況的心理准備.

若是真的有敵人守株待兔,那麼他們這邊是自投羅網,堪稱是完美的請君入甕了.

可是甯清秋倒是想要看看,對方能夠使出什麼招數來.

再說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們不進去這個神秘山洞,在周圍去探查相關的失蹤線索,那得找到猴年馬月?

她當然傾向于直接探索山洞.

周圍若是有埋伏,怎麼可能瞞得過他們這些人的眼睛?然而到現在還沒有一個人發出預警信息,所以甯清秋自然做好了決定.

只是......順便試探一下胡長貴也不錯.

"我們初來乍到,對于周圍不熟悉,為了避免被人包餃子,自然是需要留人守住洞口守望相助,一旦是有了突發狀況,也可隨機應變.其余的人就直接進入山洞探索,你看這樣如何?"

甯清秋一臉請教詢問,看著胡長貴,注意著他的微表情變化.

還別說,她這還真的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留著人待在外面,一個是里面的人若是遇到了危險,他們也可及時聯系八方游云齋的後續援軍,且不至于讓所有的人全軍覆沒,若是真的有人抱著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念頭和想法,留著人在外面也可及時應對,不至于讓他們背後被人插一刀.

胡長貴眼眸一亮:"甯姑娘這個辦法不錯......只是,留在外面的人選可不好確定,這......"

要說安全,留在外面的人肯定是比進入山洞中的安全,但是要說絲毫沒有危險那更是不可能,萬一有人想要逐個擊破,那對于他們來說,就是自己把殺人的刀遞給了對方,臨陣分兵,乃是戰場大忌!

眾人都知道,留在外面的人最多也就兩個,多了不行,不然的話,哪里有足夠的人手去探查線索?

那麼胡長貴的話可謂是說到了點子上,這人選還真不好確定.

實力最強的七夜鐵定是要入山洞的,他和甯清秋形影不離,兩個人自然是要一起行動.

至于說胡長貴,作為此次八方游云齋唯一代表,他自然也是要和人數更多的一方一起行動,此人也被排除.

那麼剩下的......

甯清秋目光在幾人眼中打了個轉兒.

"韓越你留下來吧,你腦子活應變能力強,適合做機動位......至于說另外一個......"

玄女身份高貴,自然不能用來守門,蘇紅衣性格桀驁不馴,不適合無所事事的待在這里,還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比較安心,不然對方不知道要搞出什麼幺蛾子來,將玄女和蘇紅衣放在一起,雖然鬧矛盾沖突的幾率大了,但是兩個人相互制衡一下,還很很符合甯清秋對于和諧的預期的.

明遠自告奮勇:"我留下來吧."

他從來都是急甯清秋之所急,並不讓她有絲毫為難.

但是這一次,甯清秋並不打算留下明遠.

他再厲害,實力仍然是金丹期,幕後黑手若是有著足夠的實力和算計,她這麼做就是把他和韓越一起置于危險的境地,她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明遠勢必和她一起.

那麼就必須留下一個實力足夠力挽狂瀾的人.

她搖搖頭說道:"不,你和我一起."

也沒有給出什麼理由.

胡長貴一言不發.

怎麼安排,是他們的事,輪不到他說什麼,他只要是安心接受最後的結果就好,男人一臉平淡.

只是溫和安甯的表情,配上那樣猙獰猥瑣的五官,看起來便是多了幾分惡意的扭曲.

明遠便點點頭,也不強求.

那麼,只剩下兩個人了.

藏鋒,她是指揮不動的,人家乃是堂堂風云第二的天刀,若是把這樣的人留在洞口看守......甯清秋覺得自己會被天下人一人一口唾沫給淹死.

絕世高手,豈能輕侮?

雖然她並沒有這個意思.

就在她糾結為難的當口,一直是沉默不發的陸長生突然開口,云淡風輕的解決了她的為難.

"我留下吧."他慢條斯理的說著,神情有些倦怠,"這幾天有點累了,就守在這里做些簡單的事兒,就不和你們一起奔波了."

甯清秋神情一頓,有那麼一刻,有些狼狽.

陸長生哪里會累?這麼說,不過是找一個敷衍的借口,把這件事表面上弄得順理成章罷了.

她張了張嘴,便是如了他的意,因為沒有辦法反駁.

七夜狹長的眼眸中閃過一抹譏諷的笑意.

總算是忍不下去了,他還以為陸長生可以堅持得更久呢.

陸長生沒有在意旁人的眼光,只是視線微垂,毫無焦距的打量著自己白皙的指尖.

那里握有翻江倒海的恐怖力量,卻連伸出來握住一個人的指尖都是不敢.

做人到了這個份兒上,就難免悲哀.

正如蘇紅衣說的那樣,他完全是在自己找罪受,若是七夜不在,他還可以假裝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朋友,安靜的在一邊,只要是看著她就好,但是七夜出現,只會讓他明白,那兩個人才是天經地義的一對兒,他的存在,只會礙眼.

"那好,我們出發吧."

七夜拉過甯清秋的手腕,袍袖一甩,郊游似的散漫,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入了山洞.

上篇:第七百五十一章 懷疑的種子     下篇:第七百五十三章 圖窮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