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級透視 第十六章 初戰  
   
第十六章 初戰

第十六章 初戰

"周小姐,你的珠寶行再添一塊極品玉,恭喜了!"

周圍的人見到周允兒得到了祖母綠,紛紛開口道喜,雖然他們也羨慕嫉妒,不過他們沒有那種實力,周允兒和這些人客套了一番後,目光便是直勾勾的盯著葉寒猛看.

"呵呵,你這家伙,不得不佩服你的運氣,我在賭石界混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見到過你這種人,喏,這是獎勵你剛才幫我的."說吧,一個濕潤的香吻毫無征兆的落在了葉寒的側臉上,唇齒留香,濕潤迷人,讓得葉寒瞬間失了神.

那個吻,他娘的,這還是他的初吻了,雖然只是臉,但也是他的初吻啊,就這麼被這女人給拿走了,葉寒越想感覺自己越虧,那塊祖母綠他已經虧了五百萬賣給了周允兒,現在,他娘的臉上的初吻也沒了.

不行,一定要討回來,一定要.

想罷,一雙霸道而又有力的手挽住了絲毫沒有准備的周允兒,隨後,一個霸道的吻狠狠的落在了欲滴的紅唇之上,一瞬間,四目對視,周允兒同樣失神了,兩人嘴唇相接,靜靜凝望,雙方,在這一刻仿佛有了某種默契,誰也沒有推開誰,兩人都是初嘗,在感受著個中美妙,那其中的美感,仿佛要讓人沉淪其中,不能自拔.

嘶!

時間好似過了很久,葉寒被大力推開,口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手一抹嘴,日哦!出血了,這女人竟然咬了他.

"擦,是你先吻我的好不好,哥回個禮而已,有錯嗎?"葉寒憤憤不平的看著周允兒.

"哼,誰讓你耍流氓來著,你活該,本小姐沒讓你斷子絕孫已經算對得起你了."周允兒聲音冷漠,眼神變冷,心中更是苦悶不已,這混蛋,那是她的初吻啊!就這麼沒了!早知道她就不給葉寒那一個獎勵了,現在反而把自己給賠了進去.

不過這一吻落下,她的心里對葉寒有了另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咱們算扯平了,哥這可是第一次跟女人接吻,便宜你了."葉寒不屑的說道,那模樣仿佛是他吃的虧更大,對于葉寒的無賴周允兒這一次算是見識到了,所以她什麼話也沒說直接離開了賭石廠,葉寒也帶著他的祖母綠跟在周允兒身後.

"喂,周大美女,咱們不再去其他賭石廠逛一逛?今天哥的運氣好,說不定還能解開一塊祖母綠了."見到周允兒打開車門坐了下去,葉寒忍不住開口了,有了陰陽法眼,他可不想就這麼快離開賭石市場,對他來說,這里遍地黃金等著他去挖掘了.

聞言,周允兒對著他冷笑道;"你要是不想等下被人打劫就趕緊給我上車."

"打劫!"葉寒心頭一動,他不是那種二愣子,看著自己手中的祖母綠葉寒明白了許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解出祖母綠的事情一旦傳出去,只怕對他動心思的人不在少數,要知道,那可是價值七千萬的極品翡翠,現在被他一個窮小子給揣著了.

坐上周允兒的座駕後,周允兒開始朝著她自己開的珠寶店方向而去,既然是她買下了葉寒手中的祖母綠,這筆交易當然還要繼續完成才行.不過回去的路上周允兒一直黑著臉沒有和葉寒交流,可能是葉寒強吻她的事情,她心中還有芥蒂.

周允兒沒有說話,葉寒也樂得清閑,這女人太高傲了,就得治一治她才行,葉寒心中是這麼認為的,所以,車內的氣氛比較安靜,然而,保時捷在行駛了一段路程之後,一輛金杯突然在他們的前方橫擋住了去路,沒有任何預兆,周允兒見此,一個急刹停了下來,慣性的力量在加上輪胎與地面的摩擦聲嚇得葉寒差點把手中的祖母綠給拋了出去.

"我日!周大美女,你不想活了?哥還沒活夠了."車子停住之後,葉寒的臉瞬間黑了下來,這女人抽風了吧!不過下一刻前方金杯車上走下五名手持利器的大漢讓他明白,事情有些不簡單了.

看到這里,周允兒當即准備倒車退回去,但是在他們的身後同樣有一輛車擋住了他們,在那一輛車上同樣有著五人朝著他們的車子走來,個個神色凶惡,手持利器.

"不好,我們可能真的遇到打劫了."周允兒的臉色變得很不好看,不過遇到這種情況讓葉寒意外的是這女人居然很冷靜,沒有絲毫的慌亂.葉寒看著前後朝著他們走來的大漢,神色冷靜的說道;"事情只怕沒有那麼簡單,如果只是單純打劫用不著這麼多人吧?"

"你的意思是這些人還有其他目的?"周允兒皺了皺眉,為了趕緊回去,她選擇了一條偏僻的道路,這里的路段行人車輛極少,如果這些人真有其他目的那就不妙了.就在這時,一名大漢的聲音傳來;"周小姐,請下車吧,可不要讓我們哥幾個動手,要是傷著你這金枝玉葉的身體可就不好了."

聽見大漢這話,周允兒睿智的臉上閃過一抹冷光,旋即她對著葉寒說道;"這些人只怕是沖著我來的,你先待在車里,等下有什麼不對勁你要第一時間逃走,我不想連累你."

聞言,葉寒心中流淌過一抹感動,這女人,還是不算很討厭嘛,這世上真正會關心他的女人可不多,現在的周允兒讓他心底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哼,一群大老爺們讓你下車你就下車啊,萬一他們要劫個色,豈不是羊入虎口,你先坐著,我下車看看."沒等周允兒說話,葉寒直接打開車門走了下去,還將車鑰匙拔了,將車門反鎖了起來,仍由周允兒在里面怎麼使勁兒都打不開.

見到葉寒獨自下車面對十名凶惡大漢,周允兒在車上焦急不已,神色慌亂,那結實的車窗被她拍打的砰砰作響,著急的呼喊著葉寒的名字.

不過葉寒沒有理會周允兒,雖然面對十名手持利器的大漢,但是他不怯場,修煉了練氣之術使得他的力氣比常人大出幾倍,反應能力和速度方面也是常人的幾倍,這十人正好可以讓他試驗一下,當然,葉寒也確實不放心周允兒,如果這些人把周允兒抓走,那後果很難想象.

所以,他也只能獨自面對這十人了.

"哼,小子,你還真不怕死啊,不過你不用著急,今天我們的任務是打殘你,然後將你和那小妞帶走."一名大漢見到葉寒如此鎮定,頓時冷笑,聽見他這話葉寒心中一動,這些人的目標之中竟然還有他,並不僅僅是周允兒一人.

"三哥,和他費什麼話,讓我去搞定他,早點完成任務也好早點交差啊."

叫三哥的大漢點了下頭,旋即,一人猛然朝著葉寒撲來,他手持一把軍用匕首,順勢一劃,要將葉寒的手臂都斬下來,如此毒辣的出手讓葉寒眼中凶光綻放而出,陰陽法眼被他開啟,那大漢的速度在他的眼中仿佛電影中慢放的鏡頭一樣.

出拳,直截了當的一拳,葉寒將體內的氣流彙聚在拳頭之上,力量猛增,挾裹著狂烈的勁風後發制人,咔嚓一聲,那攻擊葉寒的漢子手臂直接被打斷,可怕的力量襲來,使得那大漢慘叫一聲倒飛出去,來得快,去的也快,而且一拳之下,這人就失去了戰斗力.

"不好,這小子是一個練家子,大家一起上."見到葉寒一拳就將自己的手下廢掉,三哥心頭一驚,常年刀口舔血讓他感覺到葉寒不簡單,急忙招呼周圍的人朝著葉寒圍攏了過去,九個面目猙獰的人將葉寒圍在中間.

"娘的,這狗雜種竟然廢了小劉,有點能耐,弄死他."

刹那間,只見葉寒的四方寒光綻放,一把把利器或劈,或砍,或刺,全部都朝著葉寒的身體而去,葉寒冷冷一笑,神色冷酷至極;"看來你們也不怎麼樣嗎,今天就拿你們來練練手."

說完,葉寒也同樣是動了,九個人朝著他殺來,幾乎是堵死了葉寒所有退路,唯有進攻,進中取勝,彎腰,弓退,如同人形炮彈一般橫沖而去,那種速度快到了普通人身體的極限,咔嚓,猶如被幾百斤厚重物體擊中的聲音在一個大漢的身上響起來,刹那間,當葉寒的身體撞在這人身上的時候,這名身材比葉寒還要高的大漢直接被撞飛出去了兩三米,全身骨頭多處斷裂.

一擊成功,葉寒的眼中閃過可怕的嗜血光芒,練氣之術帶來的強大讓他此刻只想好好的發泄一番,遽然間,在另外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之際,葉寒的身體快速的移動了起來,拳腳並用,全部都朝著那些大漢的身體上招呼了過去,雖然沒有任何招式,可葉寒每一擊所攜帶的力量太可怕了,根本不像人,凡是被他擊中的人身體內的骨頭都會斷掉幾根.

"小畜生,大家下死手,給我弄死他,不要活口……"三哥見到葉寒如此可怕,心悸的同時也瘋狂的朝著葉寒殺去,現在不是葉寒弄殘他們,就是他們弄死葉寒,不過三哥也沒有想到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會有如此可怕的實力,他帶來的十個人已經在一分鍾被葉寒弄殘一半了.

寒光閃閃,耀眼奪目,葉寒廢掉五個人後,他心底的暴戾氣息更重,面對最後這幾人如臨死般的反撲,他反而更加興奮,一聲狂吼,如猛虎震嘯山林,可怕的拳頭猛烈的出擊,上演著極具視覺沖擊的震撼一幕.

保時捷內,周允兒從一開始的焦急擔心已經演變成徹徹底底的震撼了,那雙美目看著馬路上那大殺四方的少年,她怎麼也想不到葉寒竟然會如此生猛,那野路子般的凶猛打法給她的沖擊太大了.

這一刻,安靜下來的周允兒才發現,葉寒很神秘,極強的眼力,神奇的醫術,逆天的運氣,還有這可怕的實力,完全反應出葉寒不像是一個普通人,他的身上有著一層神秘的面紗等著去揭開.

馬路上,當葉寒最後一拳干倒那叫'三哥’的大漢後,他的周圍已經沒有人可以站起來了,個個躺在地上痛苦哀嚎,那叫聲,讓人聽著很是淒慘啊!

葉寒看了看他左臂上的一道血痕,這是那三哥留下的,這三哥以前是一個黑拳手,實力自然比其他普通人強一些,見到葉寒朝著自己走來,正在痛哼的他身體忍不住一顫,這少年下手實在太狠了,他身上的骨頭至少斷了七八根.

"小子,你夠狠,今天三爺我認栽,你想怎麼樣?"三哥看著葉寒,忍著全身的劇痛說道.

葉寒冷笑道;"告訴我是誰讓你這麼做的,我就放過你,不然我會讓你身上的骨頭再斷幾根,你想再嘗嘗那種滋味嗎?"

"我呸,小雜種,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看來你的骨頭挺硬啊."葉寒冷冷一笑,沒有過多的語言,咔嚓一聲,這三哥的身上再次多了一根斷骨;"說還是不說?再死扛,下一次我會讓你斷一條腿,不過是你中間那條軟了吧唧的惡心玩意,你自己選擇吧."

聽到這話,慘叫中的三哥菊花一緊,忍不住加緊了雙腿,不過接觸到葉寒那邪惡的眼神,以及逐漸抬起的右腿,他真的怕了,這少年的手段現在對他來說就是一個惡魔,這一腳如果落下來,他絕對報廢掉.

"我說,混蛋,你快停下來,是馮爺讓我們來的,是他讓我們來抓你和周小姐回去."

"馮爺?"葉寒眼神一冷,調戲他姐姐,將他打的頭破血流的仇老三不就是被一個馮爺的人罩著的嗎,看來不管是仇老三,還是這主謀馮爺,他都要去會一會了.

上篇:第十五章 瘋狂競價     下篇:第十七章 你捏錯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