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級透視 第六十二章 兩個和尚  
   
第六十二章 兩個和尚

第六十二章 兩個和尚

"靠,他娘的,牛什麼牛?昆桑老弟,剛才那群家伙是誰啊?"唐海斌看著阮鴻那群人的背影,不屑的撇撇嘴.

昆桑說道;"剛才那人是阮家的接班人,他身邊的老人有點來頭,是東南亞七大賭王之一,一身賭術十分了得,雖然東南亞七大賭王沒有排名,不過傳聞這榮凡勝的賭術可以排進前四."

"靠,不就是個有點錢的二世祖和一個會點賭術的老頭嗎?"

昆桑說道;"這阮鴻雖然不才,但榮凡勝不容忽視,我昆家的未來說不定都要栽到此人的手里了."

周允兒心思敏捷,她聽見這話朝著昆桑問道;"昆桑大哥,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應該是四大家族之一昆家的接班人吧?"

這一點葉寒也猜出來了,但是他沒有問.

昆桑點了點頭,歉意的說道;"抱歉,我昆桑沒有要瞞你們的意思,只是想以普通人的身份交你們這群朋友,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葉寒拍了拍昆桑的肩膀,說道;"昆桑大哥無需抱歉,不過聽那阮鴻的口氣你們昆家貌似遇到一些麻煩了?而且據我所知你們閆,阮,昆,巴四大家族一直以來同氣連枝,抵制外部勢力,為何會和這阮家的人關系鬧的這麼僵?"

所有人都在看著昆桑,他們對此都挺好奇的.

昆桑給葉寒和唐大少一人發了一根煙,然後自己也點上一根兒,說道;"其實你們想的不錯,我們四大家族建立開始就一起定下祖制,不聯合外部勢力,四家共同發展進退,這也是為了平衡我們四家的實力,如果有人聯合外部勢力,那麼,四家的實力勢必會被打破,失去平衡,到最後可能還會導致一家獨大."

"這麼說來,阮家已經打破了這個祖制,開始聯合外部勢力了."

"不止阮家,巴家同樣如此."昆桑說道;"阮家聯合了甯氏珠寶,對我阮家控制的原石礦脈虎視眈眈,巴家聯合了柳氏珠寶,他們同樣想要進來分一杯羹,近幾年來,在這兩家的打壓下,我們昆家雖然挺了過來,但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葉寒沉吟了下,問道;"剛才那個榮凡勝難道也是因此而來?"

"哼,那就是一個見錢眼開的勢利小人,誰給他錢,他就給誰辦事."昆桑說道;"我四大家族控制著云南地區所有的原石礦脈,但經過幾代人的開采,原石礦脈已經所剩無幾了,如果繼續下去,遲早有開采完的那一天,所以阮家和巴家才會盯上我昆家的原石礦脈,不過他們強奪不了,就采取賭局的方式來解決這場紛爭,所以這東南亞七大賭王之一的榮凡勝才會出現在這里."

"靠,我說昆桑老弟,賭個毛啊,繼續跟他們對著干唄."唐海斌咋咋呼呼的說了一聲.

聽見這話,昆桑苦笑道;"我剛才已經說了,和這阮家,巴家斗了這幾年我們昆家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耗費太大了,其實用賭局的方式來解決這場紛爭最好,但是想法和現實差距太大了."

"難道這里面還有其他因素?"

昆桑點點頭,旋即恨聲道;"這段時間我們昆家已經走訪了亞洲的賭術高手,但是這些人基本上都被阮家和巴家的人收買了,根本不會為我們阮家出手."

"靠,這麼說來你們昆家已經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了."唐海斌在一旁嘀咕了聲,葉寒瞪了這家伙一眼,然後看著昆桑說道;"昆桑大哥,剩下的閆家了,他們難道沒有卷進這場紛爭當中?"

聞言,昆桑道;"閆家一直以來處于中立位置,不過我總感覺這群龜孫子沒安啥好心,一定是想坐山觀虎斗,而且我一直覺得閆家的背後有神秘勢力存在."

聽完這話,葉寒算是明白了,來到騰沖,不僅僅各大珠寶商會將這里攪成一趟渾水,四大家族同樣是暗潮湧動,爭斗不休,到最後事態會發展成什麼樣子,沒人可以預料,不過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眼下騰沖的局勢,風雨欲來,只怕是要大亂了!

"呵呵,好了,不說這些影響心情的話了,咱們是來玩的,走吧,我帶你們參觀一下我們這里的真佛."昆桑拍了拍葉寒的肩膀,兩人勾肩搭背的朝前走去,心態方面,這一點昆桑無疑做的很好.

臥佛寺很大,分為前院和後院,來到這里的香客基本上都只能在前院參觀,朝拜大殿內的諸佛,後院是不允許生人進出的,臥佛寺供奉的同樣是釋迦摩尼,除了這尊主佛像之外,偏殿之中還有十八羅漢等等諸佛.

在臥佛寺逛了差不多接近一個小時,葉寒他們才將前院逛完,不過就在葉寒他們准備離去的時候,一個小和尚到了葉寒的身前,小和尚面向平凡,不過葉寒發現他步伐穩健,呼吸均勻,一定是修煉了佛門功夫,而且這小和尚的境界,葉寒竟然看不透.

小和尚來到葉寒身前,道了聲阿彌陀佛!

葉寒有些奇怪的問道;"小師傅,請問有事嗎?"

"還能有啥事,這小和尚我們誰都不找,偏偏找你,肯定是看上你了唄."唐大少在一旁咧著嘴笑道.

葉寒直接給了這家伙一腳,沒有理他,這時,只見那小和尚雙手合十,道;"這位施主,我師父說你與我佛有緣,身懷異象,可否隨我前去後院一坐?接一樁善緣."

"後院!"葉寒還沒有回答,聽到這話的昆桑眼睛亮了,臥佛寺的後院那可是騰沖許多達官貴人想去都不能去的地方,那里面住著真正的高人.

葉寒問道;"小師傅,敢問我和你師父認識嗎?"

"未曾見過."

"那不知大師找我何事?"

"一切皆是緣,只因施主為緣而來,我師父還說了,施主去了,必定不會失望."

聽見這話,葉寒心里更加好奇了,這小和尚口中的老和尚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啊?想了想,葉寒對著昆桑說道;"昆桑大哥,要不你們先等我一會兒,我去一去就來."

"嘿嘿,去臥佛寺後院可是許多人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葉寒老弟,去吧,我們在這里等你."昆桑笑道.葉寒點了點頭,隨後給周允兒一個放心的眼神,便是跟著那小和尚朝著臥佛寺後院走去.

相比較起來,臥佛寺的後院比前院更加破舊,處處透著一股子滄桑般的氣息,仿佛是經曆了無數的風霜歲月,在那小和尚的帶領下,葉寒來到臥佛寺後院的一處茅草屋前方,來到這里後,那小和尚就離開了.

此刻,在那草屋外面有一大一小兩個蒲團,在這兩個蒲團之上坐著一大一小兩個和尚,不過葉寒發現這老和尚竟然是剛才那挑著水還腳步如飛的人,至于那小和尚,大約十歲的樣子,長得粉嫩粉嫩的,十分可愛,有點像個陶瓷娃娃,惹人憐愛.

這時,在葉寒觀察這一大一小兩個和尚的時候,那小和尚突然睜開了眼睛,對著葉寒裂開嘴角一笑,露出了可愛的小虎牙.

上篇:第六十一章 東南亞七大賭王之一     下篇:第六十三章 傳功,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