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級透視 第二百三十章 憤怒的吳計  
   
第二百三十章 憤怒的吳計

第二百三十章 憤怒的吳計

"當然."邋遢老道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隨後他看著葉寒說道;"不過老道我不告訴你,除非你答應我在這里住下,我就告訴你那是什麼東西,而且,有我在的話,這丫頭的安全也能得到保證,小子,這對你來說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老道我的要求不高,一日三餐,有酒有肉就成了."

"這要求確實不高."葉寒的目光在老道的身上打量著,他笑了一聲,說道;"我可以讓你住下,但是你最好別打那丫頭的注意,不然可別怪我不懂得尊老愛幼,拿棍子攆人了."

"成,老道我答應你."邋遢老道爽快的答應了,讓得葉寒都有點意外的看著他.

"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來了吧,那丫頭身體里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葉寒看著老道問道.

"咳咳,這個,你小子怎麼說也該給我泡一壺茶吧,老道我口干了."邋遢老道一副理所當然的說道,葉寒也不介意這老家伙倚老賣老,親自給他泡了一壺茶,邋遢老道喝了一口之後,滿意的說道;"雖然比不上我自己種的,但還不錯."

"行了,老家伙,咱們都別浪費時間,說吧."

"你小子著什麼急啊."邋遢老道又喝了一口茶,他看著葉寒說道;"小子,你可曾聽說過四大聖獸?"

"難道是黑龍,白虎,朱雀,玄武?"孫不滅明顯知道的比較多,他一臉震撼的說道.

"不錯."邋遢老道點點頭,說道;"如果我猜得不錯,這丫頭體內的黑龍便是此物,只是為什麼會在她的身體當中,老道我就不清楚了,不過可以看出這丫頭的來曆不凡."

"老家伙,要怎樣才能把這東西弄出來?"葉寒不關心什麼四大聖獸,他關心的是怎麼把這條黑龍從小傾城的身體里面給弄出來.

邋遢老道鄙視的看了葉寒一眼,說道;"你這小子真是沒見識,弄出來干嘛?如果掌控了黑龍的力量,不出幾年,這丫頭就會成為一個震驚世界絕世高手,這可是寶貝,別人想求都求不來了,而且,如果這丫頭掌控了黑龍的力量,不但會讓她成為絕世高手,像今天這樣的事情以後絕對不會在發生,那時候黑龍已經和她成為了一體."

"真的?"葉寒有些震撼的看著邋遢老道.

"老道我騙你干嘛?"邋遢老道不屑的看了葉寒一眼,說道;"壓制黑龍雖然是一個不錯的辦法,但是時間一長,等到黑龍徹底蘇醒,到時候它就會反噬宿主,那時候可就不是你能壓制的,所以,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這丫頭在黑龍還沒有徹底蘇醒之前,徹底掌控它."

"所以,這就是你想收那丫頭為徒的理由?"葉寒看著邋遢老道問道.

"算是吧."邋遢老道含糊其辭的說道.

葉寒說道;"老家伙,這事你讓我考慮考慮,不過我想給你提個醒,在我這里住下,一旦遇到了什麼麻煩,你要是做縮頭烏龜可別怪我趕你走."

"你這臭小子算盤還打的挺精,想讓老道我給你做免費打手."邋遢老道瞪了葉寒一眼,說道;"你外面那些破事我不想管,也懶得參與,不過我住在這里,你可以放一百個心,絕對沒有人可以在這里撒野."

"好,老家伙,那就這麼說定了,等下我會給你收拾一間房出來."

"不用了,我瞧著你家樓頂不錯,以後那里就是我的地方了."說完,邋遢老道就搖搖晃晃的走了出去,他這模樣如果走在大街上,絕對會是一個標准的乞丐.

"孫老,這老家伙你能看出他什麼來曆嗎?"在邋遢老道走後,葉寒向著孫不滅問道.

孫不滅搖搖頭,說道;"這道人看似邋遢,不過身上卻有一股縹緲般的氣質,應該不簡單,很有可能是某個不出世的高人."

"算了,先不管他."葉寒說道;"這次是我大意了,白面軍師這頭陰險的狼竟然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對我下手,不過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他只怕做夢都想不到人屠朱瘟那三大戰將就這樣死了."

周烈笑道;"算起來,血手堂十大戰將,已經死了七個,對血手堂而言這可是巨大的損失,想來夠讓白面軍師那家伙心痛一段時間了."

"這還不夠."葉寒冷笑道;"跟我玩陰的,那我就送他一個禮物,免得讓他真以為我不敢動江嘯風."

別墅這邊沒什麼事情之後,葉寒就開著車子出去了,對于白面軍師,他會送給他一件禮物,一件讓他後悔的禮物.

房頂之上,邋遢老道就坐在上面喝著自己釀的烈酒,他看著葉寒開著車子離去,灌了一口酒,說道;"紫薇聖人之相,百年難得一見啊!小子,你以為我是為了那小女孩而來,殊不知,你才是我的目的,北方有將星出世,皇甫奇天那老家伙斷言天下必得之,可惜了,將星終究難以和帝星媲美,只能淪為陪襯,黑龍已現世,輔佐帝星,呵呵,接下來,有得看咯."

第二天,葉寒就讓周烈把一個包裹送到了西江,送到了血手堂總部,以周烈神偷本事,這點小事還難不倒他.

此刻,白面軍師看著一個塑料袋里面一根帶血的手指,他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除了這根手指以外,還有一句話;"再有下次,你會收到江嘯風的命根子."

"混蛋,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第一次,白面軍師如此動怒,把他面前的東西都摔的粉碎,瘋狂的發泄著,人屠朱瘟三大戰將沒有回來已經讓白面軍師憤怒到了極點,眼下江嘯風的一根手指直接使得他再也壓抑不住心中那股憤怒.

又一次,面對葉寒他失敗了,而且還損失慘重,血手堂十大戰將,有七個都因為葉寒死了,可以說是間接的死在了葉寒的手里,人生第一次,白面軍師嘗受到了這樣的失敗,什麼涵養,什麼城府,這一刻統統都被他丟的干乾淨淨,他只想瘋狂的發泄.

看著正在瘋狂發泄的白面軍師,應山只能硬著頭皮說道;"軍師,你不能這樣,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掌控,必須稟告給堂主,不然等堂主出關知曉此事之後必然大怒,我們擔當不起."

白面軍師的臉上閃過一道猙獰之色;"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這樣敗在他一個小人物的手中."

"軍師,縱使如此,咱們也只能以大局為重了."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邋遢老道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青銅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