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級透視 第二百八十九章 陰謀  
   
第二百八十九章 陰謀

第二百八十九章 陰謀

杭贛高速,這是通往西江必經之地.

眼下已經是晚上八點了,高速之上,來往的車輛很少,一輛很不起眼的小轎車里面,葉寒坐在駕駛位置上靜靜的抽著煙,在副駕駛上坐著的是傻奔,此刻,他正一臉嚴肅的看著前方的道路.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第一天王竟然也在這里,而且就坐在葉寒後面的位置上,但是,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第一天王身形和以往有點不同,雖然氣勢上依舊霸道,不過從身形上來看,這個第一天王要瘦弱一些.

"寒子,這都快九點了,第二將還沒有出現,何耀宗給的信息不會有錯吧?"葉寒的後面,第一天王開口說道,連聲音都模仿的很像第一天王,不過第一天王稱呼葉寒自然不會叫'寒子’,能這麼稱呼他的人自然是周烈了.

周烈是一個神偷,能在地下世界逍遙這麼多年而沒有被他的仇家干掉,就是因為他身懷一門易容的絕技,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變成任何人.

周烈的絕技,葉寒早就知道了,所以知道了第二將今晚會返回西江之後,他就想到了這個計劃,以第一天王的身份把第二將截殺,當然,少了周烈的話這個計劃也不會完成.

如果第一將知道是第一天王殺了自己的妻子後,以他掌控的天煞組,他絕對會按耐不住要找第一天王報仇,那時候,可能就是血手堂和天尊會真正大血拼的時候了,一方不死,不死不休.

葉寒把煙頭扔出窗外,說道;"再等等吧,何耀宗是江浙地下世界的地頭蛇,他的消息應該不會有錯,周大哥,等下第二將到了,一切依計行事."

"放心吧,我這易容術,憑第二將的眼力還看不出來,更何況是在這黑燈瞎火的高速上面."周烈咧嘴一笑,眼中殺意森然.

"來了."

忽然,葉寒的眼睛看著前方公路上行駛過來的幾輛車子,第二將返回西江一共有三輛車,什麼牌子,什麼車號,有多少人何耀宗都查的清清楚楚.

見到這里,葉寒啟動小轎車,一個漂亮的漂移橫擋在了馬路中間,迫使的第二將的車隊在高速上面停止下來,隨後只見血手堂的人從車里面走出,眼神森然的看著橫擋在馬路中間的車輛,在他們的身後,第二將漫步走來,在車燈的照射下,可以看見她的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眼神依舊是凶戾滔天.

"第二將,別來無恙啊."周烈裝扮的第一天王從車里面一躍而出,站在了馬路中間,他負手而立,眼神霸道而又冷漠的看著第二將,毫不掩飾他眼神之中的殺意,第二將看著出現的第一天王,她的眼神忽然大變,臉色變得更加蒼白,慢慢的後退了出去,其他血手堂的高手也是一個如臨大敵一樣,慢慢的後退著.

"哼,返回西江,第二將,本天王可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今晚,你必須把命留在江浙."說罷,第一天王動了,在車燈的照射下,他猶如一股恐怖的旋風,霸氣十足,以橫掃之勢將血手堂的護送第二將的高手斬殺殆盡,整個過程用了不到五秒鍾,那霸道的形象讓得第二將心頭大駭,眼下她是重傷之軀,怎麼可能是全盛時期第一天王的對手.

"第二將,受死吧!"

這時,只見第一天王狂奔而出,霸道的拳法鋪天蓋地的朝著第二將籠罩了過去,恐怖無比,第二將冷喝一聲,迎著第一天王的拳頭攻擊了過去,不過初一碰撞她就吐血了,連連倒退出去.不過就在她退去的時候,第一天王的攻擊又到了她的身前,霸道的拳頭轟擊在她的身體上,直接震碎了她體內的經脈,連五髒六腑都被破壞了.

如此可怕的一擊,第二將落地之後意識已經逐漸陷入昏沉狀態,如此重的傷勢,她知道這一次她是活不成了,就算第一天王不繼續出手,她也活不過今晚.

"哼,第二將,本王留你在這世上多呼吸幾口空氣,你放心,第一將很快就會下來和你作伴,血手堂的人,本王一個也不會放過."說罷,第一天王大笑著離去,車子很快就消失在了高速上面.

第二將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淚水,縱橫地下世界這麼多年,殺人無數,今天她終于要命歸黃泉了,但是,她很留戀,因為她沒有來得及和她的夫君告別,第二將掏出手機,撥打了第一將的電話,因為她的生命就只有最後這點時間了.

第二將是一個女人,雖然她長的不漂亮,而且殺人如麻,但她終究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女人,感情,對于在凶惡的人來說,其實他們都很難放下,當然,江玉堂這類人除外,第二將在即將死亡的時候,她留戀的不是這世俗中的權利,不是金錢,不是欲望,而是她的夫君.

葉寒了解過第一將和第二將,這一對鴛鴦夫妻原本可以平平靜靜的生活,不過當年他們招惹上了一個強大的敵人,在他們被敵人追殺的走投無路的時候,是江玉堂出手救了他們,所以,從那以後,他們就成為了江玉堂的左右手,為他殺盡一切敵人,手染無盡的鮮血,打下了華東地下世界這片江山.

說到底,不管是第一將還是第二將都是一個可憐人,命運的捉弄改變了他們的一生.

車子里面,看著第二將放下電話,葉寒歎息了一聲,他們其實並沒有離開,而是就在不遠處的公路上看著第二將把電話撥打出去,這是他們一開始計劃好的,留第二將一口氣,讓她自己把這里發生的事情親自告訴第一將.

葉寒把車子開過去,在第二將躺著的地方停了下來,然後下車蹲下來看著眼神中有著震撼的第二將說道;"活在這個普通人接觸不到的層面里,爾虞我詐,陰謀詭計是常有的事情,你也不要怪我,誰讓我們是敵人了,你放心,我會讓你沒有痛苦的離去."

"謝謝,華東遲早是你的."第二將的聲音很沙啞,無喜無悲,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隨後葉寒拿出金針在她的身體上紮了一下,第二將徹底的沒有了聲息,結束了她的痛苦.

上篇:第二百八十八章 機會來了     下篇:第二百九十章 栽贓嫁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