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級透視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神庭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神庭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神庭

"剛才那個人是……姬家狂人?"

在葉寒的身旁,火鳳的眼眸中閃爍著疑惑的光芒看著葉寒問道,這大半年她都在西方世界執行任務,對于國內發生的一切她都不清楚,更不知道她身邊這個小男人已經成為了南方地下世界的霸主.

葉寒點點頭,說道;"很多事情,你不清楚,這大半年你經曆了許多,我也是,人都是會變的,我和司徒震天之間……關系已經破裂."

聽到葉寒這話,火鳳的臉色一顫,雖然和葉寒的交談中,她聽出葉寒對司徒震天有怨言,但是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火鳳還沒有去詢問.

"姐姐離開華夏後,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火鳳走上前來挽著葉寒的手臂問道.

"算了,往事不提也罷,重要的是你我都還活著."葉寒歎息了一聲,說道;"火鳳,並非我自私,不想為國出力,司徒震天交給我的任務,我每一件都完成的很出色,但是最後,我得到了什麼?除了受到庇護,剩下的便是反目,不過欠他的,這次我會全部還給他,以後我和他之間,兩不相欠."

聞言,火鳳緊緊的抓著葉寒的手臂,身邊這個男人言語中的無奈,火鳳能感受到,從那只言片語當中,她能想象得到,這大半年來,葉寒的身上一定發生了很多大事情.

"姐姐,永遠不會和你反目."火鳳緊緊的挽著葉寒的手臂,心中這樣想著.

回到了基地之後,火鳳立即找上了白天,葉寒這大半年在國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需要弄清楚,在大是大非上面,火鳳知道葉寒不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他如今的改變如此之大,這其中肯定有巨大的變故.

"白天組長,給我調國內的資料,我要知道這大半年發生在葉寒身上的所有事情."

在白天等人剛剛開會完畢,火鳳就闖了進來.

看著一臉寒霜的火鳳,白天皺了皺眉頭後,他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你會來找我的,走吧,去我辦公室,其實關于他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跟隨著白天來到他的辦公室,一份厚厚的資料就擺在了火鳳的面前,看著這份起碼有好幾十頁的資料,火鳳連呼吸都局促了一下,如此厚的資料,足可見發生在葉寒身上的事情太多了.

看著火鳳在屬于葉寒的資料,白天走出去帶上了房門,那份資料他已經看過好幾次了,這其中誰是誰非他不想去深究,但是,站在國家利益上面,司徒震天做的沒錯,畢竟,他身上承受的壓力也很大,只能選擇委屈葉寒.

足足一個小時,火鳳才把屬于葉寒的資料看完,她的雙拳緊握,悄目上掛著無比冰冷的寒霜,這大半年來發生在葉寒身上的事情太多了,他經曆了好幾次生死危機,那最嚴重的一次,可以說是華夏皆敵,在這種情況下,葉寒最依賴的人非但沒有幫他,反而加入到了討伐他的行列當中.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試問,誰不心涼?

"你真的決定留下來呢?"在基地一個小單間里面,無影看著葉寒問道.

葉寒說道;"無影,這次能營救出火鳳,我謝謝你,我說過欠你的人情,以後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現在火鳳已經被營救出來了,你該返回國內了,這里危機四伏,不是你該待的地方."

聞言,無影瞥了葉寒一眼,說道;"咱們是一起來的,自然要一起回去,雖然我不插手安全局的事情,不過你對我的安全負責,我也要對你的安全負責,免得到時候有人說我不夠義氣,但是,為了那個女人,你這樣值得嗎?"

"她其實也有自己的難處."葉寒道;"不過你不應該陪我一起涉險,這次在第九區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了,如果你在這邊出現了什麼事情,我沒法交代,也會很自責的."

聽到葉寒這話,無影看著葉寒,說道;"如果有一天我也像火鳳組長一樣陷入到了絕境當中,你是不是也會不遠千里來救我?"

"會."葉寒很鄭重的點點頭.

"這就夠了."無影微微一笑,起身離開了這個小單間.

深夜的時候,安全局的成員出發了,分作了兩組,一組負責吸引煤國警界的視線,一組參與到爭奪神盤碎片的較量當中,第九區那邊發生的事情已經在煤國引起了大震動,整個第九區混亂一片,死傷慘重,煤國高層已經下令,不計一切代價也要消滅來自東方的人.

不然,煤國這個世界霸主的地位,將會遭到赤裸裸的挑釁,只有將肇事者消滅了,才能捍衛他們的威嚴.

神庭,西方世界兩大超級勢力之一,這是一個號稱擁有數億信徒的恐怖勢力,在西方世界大大小小的城市當中都有他們的信徒和教會,第九區發生的事情,不僅僅在煤國引起了大震動,其他國家和勢力都得到了消息.

神奇的東方國度,有高手來到了西方世界,將號稱有進無出的第九區鬧得大亂,死傷慘重,打破了第九區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能夠打破的神話.

"眾位,聽說了嗎?二十年前那侮辱我神庭的東方男人又來了!"

在神庭的總部,梵蒂岡,神庭教皇手拄著教皇權杖,一臉威嚴的看著坐在他下方近百個主教.聽到教皇這話,神庭的主教們神色鋒銳,二十年前,那個該死的東方男人當作西方勢力的面狠狠的羞辱了他們,這個仇恨他們一直都記在心里.

"尊敬的教皇閣下,讓我去吧,當年在華夏沒能殺了他,一直是我的心魔,魔障不除,耶和弑將永遠不能回歸到我主的懷抱."這個時候,一個英俊的西方男子站起來手貼著胸膛對著神庭的教皇說道.

耶和弑,二十年前神庭的聖子,當然,如今他依然還是神庭的聖子.

聽到耶和弑這話,神庭教皇手拄著權杖在沉默,過了片刻之後,他說道;"大聖子,我從不懷疑你的能力,好,就有你帶上十二聖騎士把那個東方男人永遠的留在西方世界吧."

上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父與子的交談     下篇:第六百二十四章 存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