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鄉村小邪醫 70章 食物中毒的客人  
   
70章 食物中毒的客人

王藝瀟帶著毛日天進了小區,到了她二姨家,她從小是二姨養大的,所以她二姨對她來說,和親媽差不多,到了二姨家,就和到了自己家一樣.

二姨毛日天認識,給她治過病呢,一個身材稍微發福的那是王藝瀟二姨夫,鎮上水利站的站長,另外一個長得有幾分英俊的中年男人穿的很正統,看來應該就是水嶺鎮的鎮長周正了.

王藝瀟一一介紹,毛日天點頭行禮,不卑不亢,王藝瀟的二姨一個勁兒地誇,說王藝瀟有眼光.這時候毛日天才想起來,上次見王藝瀟的二姨時候,自己是冒充她男朋友來的,那這回這幾個人不是要看自己的醫術,一定是想想看姑爺呀!一想到這兒,本來很瀟灑自如的毛日天忽然緊張起來,差點管周正叫了大哥.

王藝瀟的二姨已經訂好了飯店包間,聊了幾句就往下走,過了兩條街的一家叫福滿樓中餐館,一桌很豐盛的酒席擺了上來.

酒過三巡,陳鎮長開始提問題了:"小伙子你是在村里開診所的麼?"

"算不得診所,赤腳醫生,我爺爺那輩就是中醫,一個藥箱走天下,一輩一輩往下傳的."

"那你有沒有行醫證呀?"

"有,去年才考下來.不過我爺爺和我老爸都沒有,其實醫術都比我強多了."

二姨夫這時候插嘴問:"那你一個月能有多大收入?"

這個問題尷尬了,在村里行醫,也就是賣個藥收費,一半出診是不收錢的,而且村里人都皮實,頭疼腦熱也不看病,有了大病還信不著毛日天這年輕人,人家都有合作醫療,都上縣醫院住院治療去了,所以毛日天靠行醫賺的錢實在是說不出口,還不如他老爸活著那時候賺得多呢.

毛日天一猶豫,王藝瀟連忙打圓場:"二姨夫,你問人家這個干嗎?你一個月開多少錢,二姨到現在還沒弄白呢!"

二姨夫哈哈大笑:"臭丫頭,來不來就護上了!"

毛日天說:"說實話,真的賺不了多少錢,因為都是鄉里鄉親的,我就憑賞,給就拿著,不給一定是有困難,那就算了."

周正點頭:"小伙子品行不錯,但是你也得養家糊口呀,只是做雷鋒也不行呀,你有沒有地呀,或者是什麼副業呀?"

毛日天說:"我這不是最近和一個鄰村的老板合作,幫她在煞子溝開荒養野豬,不過我屬于幫忙,給錢不給錢也都憑賞了,我自己正在研究包了湖山村的蓮花湖來養魚,但是村里那邊出了點小狀況,還沒包下來."

二姨夫一聽就說:"蓮花湖我知道呀,都說那是一片死水,養不了魚呀?要不早就有人包了.就那破地方,村里還不肯包給你,為什麼呀?"

毛日天說:"我這人直,有點小事得罪了村長,所以村長說了,包給誰也不包給我,就是閑著也不包."

周正一皺眉頭:"楊大虎辦事兒是有點好情緒化,不過作為村長,這麼說話就顯得沒有素質了."

"你知道他?"毛日天明知故問.

"當然,回頭我給你問一下吧."周正輕易不會答應幫別人忙的,不過王藝瀟這個小外女他是疼愛有加,對她的朋友,自然能幫忙就幫忙了.

二姨夫也說:"承包湖泊得通過鎮里和我們水利站,換句話說你也可以在鎮里直接包下來,回村里蓋個章就行了."

毛日天一聽很高興,剛要道謝,但是周正搖頭了,說:"這麼不好,這不是激化了楊大虎和村民之間的矛盾麼,再說會讓人說我們辦事不公的,我還是待會兒讓秘書先問問楊大虎具體情況吧."

聽到這毛日天有點後悔說出這件事兒了,人家周正不可能聽自己一面之詞就對楊大虎有意見,要是讓人打聽自己,楊大虎肯定也說出一大堆不是來,不過應該不敢說自己給他拍照或者是提他兒子和自己之間的矛盾,畢竟這事兒他家也不光彩.

這時候,包間外邊忽然"嘩啦"一聲,大廳中的桌子好像是被人家給掀了,屋里人都嚇了一跳.

周正說:"你們接著吃,我出去看看."

二姨夫沒讓二姨動,讓王藝瀟看著二姨,他也跟了出去,毛日天也站起來跟了出去.

只見外邊大廳有兩個外地口音的人,正在大吵大鬧,剛才的桌子就是他們給掀的,地上躺著一個男人,嘴里直冒白沫,渾身抽搐.

飯店的老板老板娘還有吧員都在這跟著解釋呢,要送地上的人上醫院,那兩個外地人還不讓動,說打120來,免得出了這屋飯店老板就不承認這人是在這屋出去的.

周正走過去問:"怎麼回事兒?"

飯店的老板認識周正,連忙說:"這三位在這吃飯喝酒都一個小時多了,忽然就躺下一個,這兩位就說是我們飯店的菜里用農藥沒洗淨,他朋友一定是中毒了."

周正說:"那還是趕緊送醫院,搶救為主."然後對很囂張地叫喊著的兩個外地人說:"你們也不要激動,是不是中毒,可以請衛生部門來鑒定一下."

其中一個大漢當時就火了:"還鑒定一下?你認為我們是在訛詐你麼?"說著一把就抓住周正的衣領子,把他拽的東倒西歪掙不脫.

周正和二姨夫都是文明人,體質也不如這兩個人,被這倆人連拖帶拽,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

毛日天過來,一手抓住一個手腕,說:"你們先放開手再說!"

那倆小子那里肯聽毛日天的勸,但是手脖子上忽然一緊,越來越疼,就像是被老虎鉗子捏住一樣,趕緊就松開了.

毛日天往後一推這倆人,這兩人連退五六步,在躺在地上的那個人身上一絆,都坐地上了.

毛日天說:"我是醫生,我給你們同伴看看是不是中毒."

毛日天過來蹲在地上,扒開那個人眼皮看看,又伸手搭了一下他的脈搏,說:"你朋友酒是沒少喝,但是沒有中毒現象."

那兩個人哪里肯服,還在嗚嗷喊叫,又要去拽店老板.

上篇:69章 身邊的美女們     下篇:71章 前舅媽的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