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鄉村小邪醫 175章 出人命了  
   
175章 出人命了

戴眼鏡的財會女經理趕緊把條子遞給會計,合完了賬目,讓出納給毛日天過賬.

毛日天往出走的時候,眼鏡女跟著送了出來,說:"毛先生,你看這錢我們都結完了,你是不是把那個視頻刪了吧?"

毛日天說:"刪了倒是好說,不過你剛才在電梯里的表現讓我很不爽,你在我面前說一句,剛才的屁是你放的,我馬上那個就刪了."

女經理一愣,很是尷尬,說:"不是我放的."

"我認為就是你,你說不說?"

"好了,"女經理四下看看,走廊沒人,小聲說:"剛才在電梯里是我放屁.這行了吧?"

"是你放屁還誣賴別人?"

"對不起,是我搞錯了."

"嗯,你還挺聽話的,以後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合作,我就不和你為難了,不過記著,以後在辦公室親熱插好了門!"

毛日天說完,在女經理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轉身走了,女經理氣得直罵:"臭流氓!"

毛日天開丁梅的寶馬車,直奔車展銷售中心旁邊的一溜4s店,和售車小姐扯了好半天,好車看了個遍,最後終于看中了一款幾萬塊錢的東風小康面包車.毛日天買車不是來裝逼的,是來回拉魚的,所以還是買了一個經濟實惠的,等以後有了錢再買裝逼的車.

把手續辦完,約好了明天來提車,毛日天就開車回家了,忙活了大半天,回到魚塘的時候都是傍晚了.

大賀小賀做了飯,紅燒三斤重的大鯉魚.

海老頭這段時間也不吃生魚了,他覺得還是把魚做熟了好吃.

毛日天剛要吃,狗剩子在外邊風風火火跑進來了,手里拎著一桶散裝酒,說:"我在村口就看見你開車回來了,干叫你也不停,你是不是帶了啥好吃的不想讓我吃?告訴你,你還欠我一萬塊錢呢!"

毛日天拿過酒來倒滿一碗,說:"先別提那一萬塊錢,那個小姑娘呢,縣里來人接她了麼?"

狗剩子手一攤,說:"接個屁呀,縣里來人了,結果到處找不到那個小姑娘."

"咋回事兒,你先把筷子放下,說說那姑娘哪去了?"

狗剩子說:"你走了以後沒多久,那個丫頭就發現你不在了,也不說話,屋里屋外地找,我問她找啥,她就說'毛毛’倆字,在就不說了,二妮兒猜她一定是找你,就問'你是不是找小毛呀?就是毛日天那個混蛋?’那丫頭就使勁兒點頭."

"後來呢?"毛日天想象著雯子焦急地找自己,而自己卻偷著跑了,多少心里有些不安.

"後來她找不到你,就要走,我攔著她不讓走,這個小丫頭急了還要咬我,我和二妮兒一起把她抱回屋里去了,我按著她,二妮兒給她找電視節目,總算是找到一個她願意看的,她才不再掙紮了."

"她願意看啥節目?"一邊的海老頭問.

"動物世界,趙忠祥解說的."狗剩子說.

"哦,我喜歡看拉丁舞,那里女的穿的是真少呀!"大賀說.

"誰問你了."狗剩子說.

"你問不問我我也是愛看拉丁舞."

"別幾巴打岔,愛看回家看去!狗剩子接著說."毛日天有些心煩,讓狗剩子快說.

狗剩子又說:"好歹的哄了這丫頭一上午,中午咋吃飯她說啥不吃,二妮兒先後做了六個菜,她連看都不看.就在這個時候外邊方嫂領人來了,我就和二妮兒出去接方嫂,因為害怕被雯子聽見要帶她走,所以我們是在院子里說話的,和福利院的人說了一下情況,然後在進屋的時候,雯子不見了,我屋里屋外地找,比雯子找你的時候還細心呢,可是沒有!而且我發現家後院的雞丟了一只!"

"雞有啥重要的,快說找到雯子沒有?"毛日天關切地問,雯子這女孩兒對他很是依戀,他也不由自主對雯子有一種親近感.

"雯子沒找到,後來在院外找到我家那只雞了,死了,脖子血忽淋拉的,身子里血被吸干了!"狗剩子說.

"啥意思?你是說雯子吸了你家雞的血,然後跑了?"毛日天問.

"是不是雯子干的我不知道,但是那只雞旁邊全都是雯子的腳印.雯子也到現在沒找到,福利院的人走了,說有消息再找他們."

毛日天一聽,有些吃不下去了,一口把碗里的酒喝了,說:"走,到你家看看去."

狗剩子說:"我還沒吃呢,再說雯子中午就走了,現在你上我家看啥呀,啥也沒有!"

毛日天說:"那你吃吧,我自己去看看,二妮兒不是在家麼,我問問她."

狗剩子一聽,拎著酒桶要跟著毛日天走,被海老頭一把奪下去了:"都拿來了還帶往回拿的,我們還沒喝呢."

狗剩子罵道:"草,一口沒吃著,還把酒搭上了."不過他還是跟著毛日天出來了.

毛日天剛進村子,就接到金莎莎的電話:"小毛你在哪?"

"村口."

"你快到村部這里,有人死了!"

毛日天一聽大吃一驚,一扯狗剩子,說:"快走,出事兒了."

狗剩子眼珠子一下瞪起來了:"是不是誰又騷擾二妮兒了?"

"二妮兒個屁,是金莎莎和打過來的,在村部呢!"

"誰騷擾金莎莎了?"

"……"

倆人撒丫子往村部跑,到了村委會大院,只見里邊已經圍了不少的人,毛日天扒開人群走進去,只見楊大虎和楊二虎都在,地上躺著一個人,也可以說是一張人,因為這個人已經憋了,枯干的皮膚貼在骨頭上,又是一具干尸.

金莎莎她們害怕,早就躲到一邊去了,尸體旁邊蹲著一個老女人在哭,是楊剌子的老媽.

楊大虎在那一勁兒吵吵:"你們村里也沒弄個能管治安的出來,我兄弟的事兒咋辦?"

他對村委會里本來就帶著恨呢,這時候遇上這事兒,就好像抓住了金莎莎的把柄一樣,在這張牙舞爪要說法.

毛日天問:"咋回事兒呀?"

楊大虎也沒回頭,說:"咋回事兒啥呀,你好使呀?"回頭一看是毛日天,一下不言語了.

楊二虎說:"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嬸子到我家和大哥家找了兩趟楊剌子,就說沒見他哪去了,我就出來幫她找找,結果在村部後院這兒看見楊剌子躺在草叢里,外邊露一雙鞋,我嬸子認得這是楊剌子的鞋,我過去一提,楊剌子居然被吸干了,就和以前胡大彪是一個樣子的!"

上篇:174章 女經理     下篇:176章 尸體又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