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鄉村小邪醫 284章 蜈蚣洞  
   
284章 蜈蚣洞

毛日天說:"人家肯賣麼?再說這種投機的事兒也沒有多大意思,就好比賭博一樣,我看還是腳踏實地干點事業的好."

八叔說:"你就說你借給我錢不?"

"干啥?"

"賣老白婆子的地呀!"

毛日天笑道:"好吧,只要你想花,今天的錢隨你的便花."毛日天雖然不是大富大貴的人,但是從來都不看重金錢,因為對他來說,金錢唾手可得,沒什麼可珍惜的.

這麼一說,可把八叔樂了個夠嗆,差點又要親毛日天,被毛日天一把按住,怒道:"你這什麼毛病?有話就說,老親我干嘛?一股酒糟味!"

八叔笑嘻嘻扒拉開毛日天的手,說:"你不讓我親,有人想讓我親我還不稀得親她呢!"

"誰這麼賤呀?"

"哎,都怪八叔沒注意,才惹了這風流債!"

毛日天一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笑道:"那快說說,是怎麼一個風流債!"

毛日天當笑話聽,八叔可是講的一本正經.

原來在去年夏天,村里後山邊上有一個放羊娃忽然聽見狗叫聲,跟過去一看,自己的牧羊犬在草叢中咬住了一只大蟲子,這只大蟲子是一只一百六七十公分的一條大號蜈蚣,只見這只蜈蚣被狗咬住了尾巴,猛然身子回旋過來,一口咬住了牧羊犬的後腿,牧羊犬後腿頓時就失靈了.

放羊娃拿著皮鞭過去幫忙,但是那條大蜈蚣又一口咬在了牧羊犬的前腿山,牧羊犬一下子就栽倒在地了.

放養娃眼看著大蜈蚣在草叢中消失,再沒有蹤跡,就回村里報信.

村長帶人去山下尋找,卻只找到了牧羊犬的尸體,還有一只被吸了血的羊.

村長帶著大家在山下找了很久也沒找到這只大蜈蚣,以為是跑了,就都回來了.

但是後來村民家里經常有羊被吸了血,還有的村民看到那只大蜈蚣,不過這只蜈蚣太大,當時看到的人都沒敢去打.

後來有一個膽大的拿著火把去追,一直追到山下,眼看著那個大蜈蚣鑽進了山洞,山洞里烏漆嘛黑,這人沒敢進去.

回來報告給拉拉屯的村長老木頭,這個老木頭趕緊帶人到那個山洞去了,往里邊又是扔柴火,又是放獵槍,鬧了一溜十三遭,結果村里的羊還是時不時被咬死,有一次村民拿著叉子去打,卻被蜈蚣咬到了腿,後來在醫院把腿截去了一大半才保住命,從此人人自危,生怕走路遇上那只大蜈蚣..

村長再次帶人去那個山洞,但是村民誰也不敢往里走,一人多長的大蜈蚣,誰被咬一口估計都活不成.甚至有的老年人說這是妖怪,凡人動不得,要上供才行.村長不服氣,但又抓不到大蜈蚣,只好從外地請來了一個道士給做法.

這個道士掐指算了半天,說這個蜈蚣誰也治不了,就得找一個屬雞的,姓雞的男人攻進去,自然可以克制住這個蜈蚣精.

本來雞姓的人可是不多,但是恰巧拉拉屯就有這麼一戶,就是八叔.

"雞"曾是佛山的四大"土著"姓氏,關于"雞"姓,佛山民俗專家余婉韶介紹唐朝時,佛山雞姓最為興盛,而且象征"吉翔".但南宋之後由于外來人口到來,姓氏之間相互融合,加之佛山水上人家人口繁殖本身就比較慢,所以"雞"姓也就逐漸減少了.八叔他爹是不是佛山過來的就不知道了,總之過來的時候就說自己這個孩子大排行第八,也不知他的七個哥哥或者姐姐在哪里,留在村子里一直到長大,現在他爹死了,就他一個姓雞的人了,還剛巧屬雞.

村長一聽,覺得道士說的有道理,雞是蜈蚣的克星麼!

于是村長老木頭找到雞老八,好說歹說,八叔就是不同意冒這個險,他自己半斤八兩還是了解的,平時見個耗子還嚇得直起雞皮疙瘩呢,你讓他自己進山洞,抓一人多長的大蜈蚣,他哪肯呀!

他不肯村長有辦法,讓自己的女兒,村里的小村醫香秀約他到山下聊天,八叔不知道是計,還以為自己仰慕已久的香秀對他也敞開心扉了呢,大半夜就跑到山下去了,誰知道等待他的不是花容月貌的香秀,卻是村長老木頭帶著四個魁梧大漢,把他直接就扔進山洞里了,然後一頓石頭把他打得一直跑了進去,再出來的時候,山洞洞口被老木頭他們用大石頭堵死了.

八叔趴在石頭縫又哭又喊,老木頭在外邊安慰他說:"老八呀,你就為了村里人拼上一把吧,你要是死了,我老木頭給你修碑立傳,你要是能打死蜈蚣,活著出來,我就把女兒香秀給你做老婆!"

八叔在權衡再三後,決定拼了.老木頭在石頭縫給他遞進來一把柴刀,一個打火機,一根火把,然後就退到一邊等他好消息了.

八叔拎著柴刀,舉著火把往洞里邊走,這個洞越走越是低,最後都得貓著腰走,八叔心里害怕了,就想往回走,走了一半火把就燒沒了,而聽著背後刷拉刷拉的聲音,像是有大蟲子爬過來,嚇得八叔沒了命的往出跑.

結果是慌不擇路,一腦袋撞在石壁上,一下就混了過去.

昏迷中做了一個夢,夢中和村長的女兒香秀結婚了,倆人洞房花燭,同床共枕,八叔抱著香秀,說了不少情話.

醒來的時候,覺得身邊坐了一個人,八叔伸手去摸,軟乎乎的,真是個女人.

八叔四十來歲的人了,從來沒有和女人這麼近距離接觸過,見這個女人被自己摸還不動,不由起了邪心,一把就把給抱住了,按在地上又親又摸,伸手就脫自己褲子.

身下這個女人還是不動,八叔雖然浴火攻心,但是也覺得不太正常,就問:"你是誰家的姑娘,咋也在這個洞里?"

只聽一個蒼老的聲音說:"我姓白,是從云南來的!"

這聲音讓八叔想起來他姥姥臨終時候的聲音了,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趕緊把褲子提上了,拿出打火機一照,只見這個女人臉上已經不少的褶皺,一頭白發,分明是個老太太,而且看表情還很害羞的樣子,含情脈脈地看著八叔.

八叔一看趕緊爬起來就跑,結果一著急,一腦袋又撞在石壁上了,腦袋一暈,又啥也不知道了.

上篇:283章 還賭債     下篇:285章 不娶我就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