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死神來臨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死神來臨

觀戰席之上,不明就里的人都認為血色戰隊是被白里嚇破膽了,竟然會害怕一個弓箭手.

眾所周知的,運氣武者,氣勁的確可以離體,但是這個離體是有一個限度的,撐死了也就是在自己周身五米以內罷了,而白里的氣勁根本不可能附著在箭矢之上飛出那麼遠的距離.

而沒有了氣勁的弓箭手,僅僅靠著箭矢的穿刺力度,絕對沒有可能破開運氣武者的護體真氣,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所以在大家看來,此時血色戰隊就算站在那里原地不動讓白里隨便去射,白里也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才對.

可就在他們都紛紛認為血色戰隊很慫的時候,下一刻白里用事實告訴了所有人,任何敢小看自己的人都必定付出血的代價.

"嗖……"又是一支箭矢從靈蛇弓的弓弦之上崩飛而出,飛出的箭矢直取遠處躲閃的陳思,陳思的速度是不慢,但白里的箭倘若如此容易被躲開,那麼白里這箭魔的稱號也就白給了.

如果是在運氣之前,白里的箭飛行速度完全只能靠靈蛇弓本身,可是現在不一樣,有了凝氣箭之後的白里可以讓自己的箭矢飛行速度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箭矢帶著凌厲的破空之聲猶如一條上下飛舞的蛟龍,根本無法讓人捉摸到它的具體目標是什麼,待到陳思看到這箭矢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他所能夠做的就是用自己手中的兵刃擋住自己的喉頭和心髒這樣的要害部位.

看得到,卻躲不掉,這就是白里射出的箭的魔性.

急速旋轉的箭矢在刹那之間已經來到了陳思面前,陳思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護體真氣被箭矢破開之時的那種無助,但是一切都太晚了,一個暴露在白里面前的活靶子是沒有任何可能逃得掉的.

"噗……"箭矢破開護體真氣直接鑽入陳思的右肩之上,右肩所帶來的刺痛讓陳思下意識的扭動了一下身子,而就在他扭動身子的同時,他那護住喉頭的兵刃也稍稍偏開了那麼一點點.

一支好似從天外而來的箭矢就在這兵刃偏開的同時帶著急速的旋轉鑽入了陳思的喉嚨之中,帶走了陳思的最後一絲生命氣息.

兩支箭,輕松帶走陳思的生命,這一切對于白里而言就好像信手捏來,可是這一切看在觀戰席的那些觀戰者眼中,所帶來的震撼就太大了.

"這……這個陳思沒有達到運氣?"

"你腦子讓驢踢了麼?你以前沒跟他打過麼?當然是運氣了."

"那他沒有使用護體真氣?"

"他腦子讓驢踢了麼?明知道是弓箭手會不使用護體真氣?"

此時此刻這兩個問題在所有人的腦海之中盤旋,但很快就有人明白了過來.

"不是因為陳思,是因為這個弓箭手……這個家伙的箭……他的箭竟然能夠穿透護體真氣……"

一時間所有人都想到了這個答案,但是在想到這個答案的同一時間,大家的身上都不免出現了一陣的寒意.

一個擁有如此恐怖射程的家伙竟然還能夠輕而易舉的穿透敵人的護體真氣,這樣的弓箭手簡直就是一個怪物,戰場之上,只要他在隊友的保護之下,幾乎就是一個移動的殺戮機器啊!

之前白里的箭術已經讓所有人稱贊,如此恐怖的箭術,搭配可以射穿護體真氣的能力,一時間所有人都明白這個家伙到底是多麼的恐怖.

"難不成他的箭矢某種神兵利器?"此時有人懷疑白里的箭是不是什麼特別的箭.

但是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回答,大家只要隨便一看就能夠看得出來,白里的箭就是最普通的三棱箭,完全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這說明問題根本就不在箭上面.

至于白里的靈蛇弓,說實話,靈蛇弓的賣相真的是不怎麼樣,根本不會有人覺得這把黑不溜秋的玩意兒會是什麼神兵利器之類的.

在確定弓和箭都沒有問題之後,那麼大家也就明白了,毫無疑問,這弓箭手一定掌握了什麼能夠讓氣勁環繞在箭矢之上不散的方法.

整個觀戰席之上如今是一片騷亂,所有人議論的中心只有一個,那就是白里!

青銅城還會有弓箭手出現,但是到了白銀城開始,就再也不會出現任何弓箭手的蹤跡,這一切都是因為氣勁無法凝聚的原因.

這就好像是一個魔咒一樣,使得弓箭手這個職業從未有任何人重視過,在青銅城那種低級區域還好一些,冷春那種弓箭手倒是也挺受人歡迎的.

可是整個九州之上,從來沒有哪個強者是使用弓箭的,甚至在某些宗派之中,如果某些弟子使用弓箭,還會被長輩狠狠的教訓說他是不務正業,不走正途之類的.

可是今時今日,這一場戰斗,這一場的絕對主角白里用事實告訴了所有人,你們都錯了!

"噗……"一支三棱長箭如同靈蛇一樣在空中幾次盤旋突然飛射,最終直直的插在了陳義的左眼之上,陳義整個人直接變成了一具尸體躺在了已經被血染紅的城牆之上.

血色戰隊五人,在短短的半分鍾內竟然被白里連殺兩人,而剩下的三人如今也只能是活靶子根本沒有任何逃脫的可能.

此時整個觀戰席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著白里泛著死神的獰笑在不斷的開弓射箭,他的每一箭都必定見血,當白里第五支箭飛出之時,陳武也步上了兩位哥哥的後塵,變成了一具冰冷尸體.

恐懼此時已經蔓延了剩下的陳耳和陳潵全身的每一個毛孔,親眼看著自己的兄弟連還手都做不到就被人射殺,這種憤怒再加上死亡即將來臨的恐懼,幾乎讓兩人崩潰了.

"轟……轟……"就在白里射殺三人之時,所有的撞車已經全部到了城門之下,撞車沖擊成麼之時所發出的轟隆之聲和巨大的撞擊力使得整個城牆都能夠感受到那種顫抖.

這一刻城牆就好像是無助的陳耳和陳潵,而撞車就是白里所射出的箭,這箭已經到了敵人的咽喉之上,隨時都能夠取走別人的生命.

白里冰冷的凝視著遠處的陳耳和陳潵,此時此刻在別人看來白里的身上充滿了冰冷,但是只有白里自己知道,自己的體力幾乎已經到了極限,甚至剛才射殺陳武的那一箭都略微有些偏差的出現,好在白里調整的很快,否則那一箭或許陳武不會死.

或許對于別人而言,此時此刻這一切已經足夠了,因為就算白里躺在地上不動都能夠等到勝利的到來,但是對于白里而言還不夠!

白里永遠都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對于這敢來複仇的血色戰鷹,白里要用事實告訴他們,他們所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惡魔!

深吸一口氣,白里從身後再次抽出了三棱長箭,引弓搭箭,死神來臨!

上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上來就上來     下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等你來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