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二百三十二章 各方反應  
   
第二百三十二章 各方反應

白里的入宗禮告一段落,可是關于白里在青云門所引起的轟動卻並沒有因為入宗禮的結束而結束.≥

白里入宗的事情在短短的時間內從青州傳出,宗主引路,十八道神光降臨這消息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而當這消息傳入九州之時,不少得到消息的人都是極為吃驚的.

"青云門?是當年青云劍仙的青云門麼?"

提起青云門,哪怕是到了今天大家所第一個想到的也是青云劍仙,而相比起師尊青云劍仙,霍東覺無論是實力還是名氣都差的太遠了.

"青云門自青云劍仙死後就再也沒有出過什麼強者,如今已經快被踢出九宗了吧."

"這次聽說青云門出了一個絕世天才."

"什麼絕世天才?一個即將凋零的門派又能出什麼絕世天才?"

"你不知道,這一次青云門的這個天才據說已經越了青云劍仙,青云門主親自為其引路上山,更是點亮了十八道神光!"

"不會吧!十八道神光?當年青云劍仙不是才只點亮了十一道神光麼?"

"是啊,這怪物點亮了十八道神光,比青云劍仙還恐怖的多."

各種各樣的猜測在九州瘋傳,不過青云門已經沒落太久了,如今就算是聽到青云門出了天才的消息,絕大多數勢力也不過是觀望了一下而已,並沒有太過注意.

不過還是有勢力現了這其中的秘密.

雪州因一年四季常年飄雪而得名,麒麟宗便坐落在雪州,此時麒麟山上,時風一臉呆滯的看著眼前弟子所送來的情報.

"你確定沒有錯?"時風拿著手中的玉符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送來情報的弟子.

"回稟大師兄,絕對不會有錯!"

"啪……"就在這弟子話音落下之時,時風手中的玉符也隨之跌落在了地上摔成了粉碎,而這一幕嚇得這弟子渾身一顫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竟然讓大師兄如此失態.

"呵……呵呵……"就在這弟子迷茫之時,就見時風忍不住一臉的苦笑.

"唉……"時風無奈的再次歎了一口氣,當看到那玉符上面的消息之時,時風就感覺自己心髒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的感覺!

白里!沒錯就是白里!這玉符之上清楚的記載了白里拜入青云門的消息,而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時風幾乎快要瘋了.

時風做夢也沒有想到,白里竟然根本不是青云門弟子,直到今天才拜入青云門!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在此之前他們所有人都有機會將白里帶入自己的宗派,可是他們所有人去都下意識的認為白里乃是青云門弟子,沒有任何人去詢問過哪怕一次,這才讓白里在完全無人問津的情況下最終拜入青云門.

"一步錯,步步錯啊!唉……"時風此時極為懊惱,此時回想起白里的過去時風終于想通了,之前夜色戰隊入青銅城尋找隊友的事情就傳出過,只不過當時白銀城所有人都將這件事當成了一個笑柄來看,覺得夜色戰隊是完全走投無路才跑去青銅城招人.

可是現在時風明白了,笑柄不是夜色戰隊而是他們所有人!夜色戰隊前去青銅城招人根本就不是什麼走投無路,而是因為他們早就現了白里的恐怖,進入青銅城將白里拉入隊伍,而後一路並肩而戰最終將白里帶入了青云門中.

這一刻時風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白里的天才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倘若自己當初哪怕是詢問一下白里是不是青云門的人恐怕都有可能將白里拉入麒麟劍宗.

但是現在說這些已經太晚了,如今白里已經踏入青云門再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緊握手中的麒麟牙,時風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有一絲苦澀,還有一絲的期待,期待天啟書院再次遇到.

而在遙遠的燕州,此時還有一個人跟時風的心情一樣,那就是蕭龍游.

站在觀星台之上,蕭龍游看著眼前的師尊天星劍皇沈朝陽,沈朝陽乃是曾經的天星宗主,可是蕭龍游看著眼前只剩下一只手臂的沈朝陽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龍游,無需自責,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失去這只手臂麼?今日我便告訴你."

聽到沈朝陽開口蕭龍游猛然一愣隨後一臉不解的看著師尊.

在蕭龍游的眼中,師尊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從蕭龍游拜入天星宗開始,就從來沒有聽說過誰能戰勝師尊,哪怕如今師尊只剩下一只手臂也依舊是天星劍皇,當今九州最強者之一,可是蕭龍游卻從來沒有見過師尊笑,而從一些師門其他的長輩口中蕭龍游知道,這一切都跟師尊失去的那只手臂有關系.

要知道,修為達到沈朝陽這個級別,就算斷臂也能夠重新長出,可是蕭龍游不明白為什麼師尊始終不肯接上這只手臂呢?

"你可知道禦空劍聖?"

"禦空劍聖?"聽到禦空劍聖四個字蕭龍游微微一愣,隨後搖了搖頭.

"是啊你太年輕了,怎麼會知道他的故事呢!曾經天道榜上力壓天啟大帝永遠排名第一的禦空劍聖!"

沈朝陽說到這里身體忍不住顫抖,而蕭龍游則是一臉呆滯!

天道榜上力壓天啟大帝?天啟大帝不是九州最強者麼?這世上還有人能夠力壓天啟大帝?真的有這樣的人麼?可是為什麼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禦空劍聖四個字.

"師尊……"

"不要再問了,那些已經是過往,過去的事情誰又說得准對錯呢……也許我就是醒悟的太晚了才會丟掉這條手臂吧."沈朝陽顯然是話里有話,可是蕭龍游卻很清楚師尊的手臂肯定跟那禦空劍聖有關.

"我以為我的劍可戰天下至強,我以為我的劍可以跟他一戰,可是我太天真了……哈哈哈哈……"沈朝陽話語之間眼中滿是傷感,而看到這一幕蕭龍游心中滿是震驚,到底遭遇了什麼樣的過往會讓師父如此呢?

而隨著沈朝陽繼續開口蕭龍游終于明白到底是什麼事能夠讓師尊如此傷感了,不要說是親身經曆的沈朝陽,哪怕只是聽的蕭龍游此時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感謝早起的月票,感謝9年書蟲的打賞,謝謝大家.)(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無人敢為師     下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事關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