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三百二十三章 打賭  
   
第三百二十三章 打賭

朝陽驅散黑暗點亮整個地平線,一陽戰車迎著朝陽的方向飛速而行.

而在地平線的盡頭,一條黑線連綿覆蓋整個地平線,當看到那黑線之時白里忽然有了一種感覺.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在大海之中航行的船只遠遠的看到了大陸的感覺.

黑線綿延整個地平線根本無法用肉眼看到盡頭,而隨著一陽戰車不斷接近,地平線之上的黑線開始緩緩升高.

那是一座城池的城牆,漆黑如墨的城牆猶如一頭荒古巨獸一樣匍匐在東方的地平線之上,城牆綿延入山脈一般根本無法判斷究竟有多長.

宋賢也是第一次來到神都,此時他跟白里一樣也被遠處的神都給徹底的驚呆了.

"我的媽呀,這神都到底有多大啊!"宋賢此時張大了嘴巴,以前在青州之時宋賢一直覺得青云門所占據的山脈就極為巨大了,可是如今真正看到這座傳說之中的城市宋賢才意識到青云門跟這神都的差距簡直不是一點半點啊!

"不愧是幾千年才建成的城市."之前聽霍東覺說神都自天啟王朝成立以來一直都在建設白里還有些不信,畢竟花費幾千年建造一座城市也太誇張了,但今日真正看到白里卻一點也不覺得誇張,因為這座城市如果讓白里來形容的話,就是非人力所能成!

"每一個第一次來到神都的人都會被神都的恢弘所震驚,這天下第一城實至名歸."霍東覺看著眼前的白里和宋賢,仿佛想起了自己當年跟隨師尊青云劍仙第一次來到神都之時,只不過那個時候的青云門風頭無兩,他們剛剛來到這邊的時候就有無數人出城迎接.

可是時至今日,青云門已經再也沒有了當年的輝煌,想到此處霍東覺百感交集,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白里和宋賢的身上,他明白青云門未來的希望就在這兩人的身上.

白里並不知道霍東覺此時的感慨,因為就在白里被神都的宏偉震驚的同時,白里發現自己箭魔戒指當中的靈蛇弓忽然一陣震動.

而當白里查看靈蛇弓之時就見靈蛇弓的蛇眼不斷閃爍光芒,當看到這一切之時白里明白,這是靈蛇弓在提示自己!

"我要找的鷹覺弓就在這里!"靈蛇弓的提示是在告訴白里,就在這座神都之中,天堂十二弓的第二把神弓鷹覺弓就在這里.

但激動歸激動,白里表面上卻沒有露出任何的古怪,因為白里很清楚,鷹覺弓那樣的至寶想要獲得並不容易,即便自己明知道神弓所在,也很難馬上拿到它.

暗暗壓下了自己心中的激動,白里目光望向前方的這座天下第一城,眼中露出了一絲的興奮.

或許是看到了白里眼中的興奮,霍東覺在一旁再次開口:"這是一座承載無數夢想的城市,努力吧,或許有朝一日你們的名字也會被篆刻在這座城市的武道天碑之上!"

神都中央有一座武道天碑,而武道天碑之上的每一個名字都代表了一位強者和一段傳說,霍東覺還記得自己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師父青云劍仙告訴自己,他將名字留在了武道天碑之上,而那一刻霍東覺在心中默默發下誓言,有朝一日自己也會將名字篆刻在武道天碑之上證明自己.

可惜霍東覺努力了這麼多年,他還是沒有資格在武道天碑之上留下名字,霍東覺明白,或許自己有生之年都沒有資格將自己的名字篆刻在武道天碑之上了.

說起武道天碑,霍東覺的眼中帶著濃濃的失落,人的一生無非名利二字,武道天碑可能是他年輕時候的夢,但是這個夢早已經被現實擊的粉碎,只留下一顆顆破碎的碎片在霍東覺的心中事兒想起.

宋賢聽著師父的故事他沒有開口說什麼,因為宋賢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比師尊做的更好.

但白里看著身旁的霍東覺,雖然霍東覺看起來好像只有三十出頭的模樣,但是就在剛才那一刻白里卻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老態,那不是容貌的衰老,而是心態.

"師尊,你為青云門所做的一切青云門會永遠銘記."

終于宋賢開口了,而聽聞宋賢所言,霍東覺伸手拍了拍宋賢的肩膀,霍東覺了解自己的弟子,或許這樣的安慰已經是宋賢能夠說的最好的話了.

但就在霍東覺努力讓自己忘記曾經那個關于武道天碑的事情之時一旁的白里卻忽然開口了:"宗主我們打一個賭如何?"

"打賭?"霍東覺一臉不解的看向白里,因為他不明白為何剛才還說著武道天碑,這個時候白里卻忽然開口說什麼打賭?

"對,打賭!"

"賭什麼?"

聽到打賭,霍東覺也是有些好奇,白里要跟自己賭什麼呢?

而就在霍東覺好奇白里究竟要跟自己賭什麼的時候,白里開口的一句話卻驚呆了一陽戰車之中的師徒兩人.

"賭我有朝一日能夠能夠將自己的名字刻在武道天碑的最高處!"

宋賢和霍東覺這一刻都呆住了,兩人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白里.

武道天碑之上每一個名字都代表了一個絕世強者和一段傳奇,而武道天碑的最頂峰所刻著的每一個都是絕世雄豪,也只有類似于吟秋寒那樣開創一個時代的人物才有資格將名字刻在那里.

而此時此刻白里卻告訴他們,有朝一日他會將名字刻在武道天碑的最高處,哪怕白里僅僅是說說,但這樣的沖擊對于宋賢和霍東覺而言無疑太過巨大了.

可是當兩人看向白里之時,兩人卻發現白里的目光之中所表達的意思卻並非在跟兩人開玩笑,那是一種自信,一種強大到讓人無法不去相信的自信.

如果是其他人聽到白里的話,一定會認為白里瘋了,因為所有人都明白,只要天啟王朝還存在一天,就無法有人超越吟秋寒將名字刻在最高峰,因為吟秋寒代表的是整個天啟王朝,只有當年的禦空劍聖曾無限接近那頂峰,只可惜最終卻因為禦空劍聖本身所做的事情而失敗.

但今時今日白里雖然默默無聞,可霍東覺卻隱隱之間有一種感覺,也許有朝一日白里真的可以做到.

一陽戰車向著神都而行,可是沒有人知道,這輛代表了早已經沒落的青云門的一陽戰車卻猶如一支無形的筆一樣,當它行入神都的那一刻開始,一段傳奇已經開始在九州的畫卷之上開啟……

(從這里開始新的篇章就將開啟,而白里也將真正走入整個九州所有人的視線之中,各方勢力人物也會隨之登場.)(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劍天南     下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天啟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