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內院外院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內院外院

白里!

這個名字在之前提起來可能也就是有極少數人知道,但是這短短的一會兒工夫,可以說所有前來參加天啟書院考核的人已經全部將這個名字銘記在了心頭.

特別是眾多的云侍,如今對于他們而言,心中早已經將白里抽筋扒皮一千八百回了.

白里成功了,這才剛剛進入天啟書院的大門,白里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成功挑釁了所有的云侍,而此時談起白里來,幾乎所有聽到白里所作所為的人都只有一個想法,這家伙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啊.

能夠進入天啟書院的哪一個是泛泛之輩?就算是華春秋時風那種天才真的在天啟書院之中也會盡量的保持低調和該有的謙卑,因為能夠進入這里的人未來必定都會是九州響當當的人物,提前得罪他們顯然並不能夠給自己帶來任何的好處.

一陽戰車穿過人群的封鎖繼續向前行進.

天啟書院當年乃是九宗所在的別府,而後被改建成為天啟書院,而天啟書院雖然是在九宗別府的基礎上建造的,但是這麼多年來,原本的九宗別府已經被擴大了無數倍,時至今日天啟書院倒更像是一片城中城的感覺.

一陽戰車一路行駛穿過天啟書院前方的廣場真正進入了這片城中城,相較于神都的大氣天啟書院之中的建築反而更加的精致.

在神都城中看到那些建築給人的感覺都是大氣磅礴,白里第一次進入神都的時候有一種進入繁華大都市的錯覺.

而這天啟書院則完全不同,這里倒是更有一種江南水鄉人家的韻味.

曾經的白里也去過不少的所謂古城又或是水鄉,可是此時此刻真正走在天啟書院之中白里才明白,無論那些古城和水鄉建造的多麼的惟妙惟肖也無法跟這里相比.

因為這兩者缺少的乃是一種韻味,一種古韻在其中.

當然,白里明白自己前來此處並不是為了探幽訪古而來的,所以很快白里就把自己的目光從四周的建築轉移到了天啟書院的街道上所行走的人身上.

天啟書院本身擁有不少的學生,但是每次天啟書院開啟考核之時,原本的天啟書院之中的學生也會暫時離開,算是給考核的弟子留出一個真空期,讓其更容易接受這里.

所以如今會出現在天啟書院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跟白里一樣前來考核的弟子,第二種就是類似于霍東覺這樣的陪考.

天啟書院跟其他書院不同,其他書院的考核弟子很少會看到所謂的陪考,可是天啟書院卻幾乎每一個勢力的弟子都必定帶著陪考人員.

這不是說天啟書院的弟子生活不能自理,這主要是因為有資格前來天啟書院考核的每一個都必定是各宗的精英核心弟子,也可以說這些弟子就是各個宗派的未來,這些宗派決不允許自己宗派的未來遇到任何的危險,所以說能夠前來陪考的必定都是各宗的強者.

同時年輕人,哪怕是再天才的年輕人有時候也會驕傲,也會想當然,特別是天啟書院這種考核,有時候任何一個大意都可能永遠失去機會,而這些宗派長輩前來一是為了提醒弟子不要犯錯,同時也是給弟子吃一個定心丸,讓他們明白無論你們如何,你們背後永遠都有宗派的支持,所以不要恐懼不要緊張,大膽的拿出自己的本事就足夠了.

特別是此次天啟書院的考核規則改變,更是讓很多人拿捏不准,所以此次前來陪考的人員相對于過去也發生了變化,以前前來陪考的絕大多數都是各宗的大長老,但是這一次哪怕是九宗之主也有不少跟霍東覺一樣來到了天啟書院.

一陽戰車一路向前之時霍東覺也在不斷的跟白里和宋賢說著路上遇到的一些人的身份.

比如那輛戰車是某某某宗派,那個人就是某某宗的宗主這種話.

白里和宋賢兩人也是不斷的朝著霍東覺所指的人望去,努力記住這些人的面容和身份,畢竟這些日後可能都會是他們遇到的人.

"好了……就算是我們的一陽戰車也只能到這里了,再往前即便是天啟大帝也只能步行了!"

一陽戰車還是有著一些特殊的待遇的,相較于其他級別的戰車,一陽戰車可以在天啟書院當中走的更遠一些,但也只是相對而言,此時此刻戰車已經停在了一處牌坊之外,這牌坊就是天啟書院的內院和外院的界限.

牌坊以內就是天啟書院的內院,牌坊以外則是天啟書院的外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牌坊之內才算是真正的天啟書院.

而天啟書院的內院平日里是不會對任何外人所開放的,換言之平日里除非是天啟書院的弟子和老師,否則哪怕你是九宗之主前來看望弟子也只能老實的在天啟書院的外院等待,除非是能夠拿到天啟大帝的聖旨,否則沒有人敢跨越這個牌坊.

而牌坊之內也不允許任何戰車進入,別說一陽戰車,就算是天啟大帝親自來了,他的龍乘也只能走到這個位置,然後下車老老實實的走進去.

這個規矩是天啟大帝所定下的,天啟書院之中彙聚了天下無數的強者,而這個規矩也是天啟大帝對所有強者的一種尊重.

霍東覺帶著白里和宋賢從一陽戰車之上走下,三人剛剛走出一陽戰車就發現四周無數人朝著他們指指點點,毫無疑問僅憑青云門和霍東覺還沒有這樣的待遇,之所以會遇到這樣的待遇完全是因為白里.

而霍東覺和宋賢看到周圍這些人也是只能一臉苦笑,反倒是白里,面對那些朝著自己指指點點的人,全部都是給予他們一個惡狠狠的眼神,仿佛在恐嚇一樣!

白里的這個表現也讓不少膽子相對小一些的人連忙轉身離去,他們不是害怕青云門,他們是害怕白里.

畢竟大家將來都有可能進入這天啟書院當中,從白里之前的表現大家就能看的出來白里絕對不是好惹的,一個能夠說秒殺樂正就秒殺樂正的變態恐怕誰都要考慮考慮是不是能夠惹得起吧.

當然了,也有一些大宗的人對于白里這個惡狠狠的眼神則是報以了不屑,這其中就以春秋華府為最.

春秋華府號稱天下云侍的聖地,如今白里可以說是公開挑釁了云侍,華春秋能夠忍到現在已經非常不易了.

所以幾乎所有云侍在看到白里那惡狠狠的眼神之時都是回了一個更惡狠狠的眼神,而看著四周這些云侍的表現霍東覺和宋賢也只能苦笑,他們可以肯定,也就是因為天啟書院這里不准私斗的規則影響,否則這里恐怕早就已經上演了一場大群毆了.

就在白里跟這些云侍玩眼神殺人的游戲的時候他們也穿過了牌坊進入了天啟書院的內院當中,剛剛進入內院,白里就被前方所看到的給吸引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五十七章 群嘲模式     下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初選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