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三百八十八章 速速上來受死  
   
第三百八十八章 速速上來受死

之前的白里,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狂妄無知的小青年兒,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但現在,所有人都明白他們是真的上當了.

他們被白里佯裝的囂張給欺騙了,而忽視了白里的頭腦,最後所有人現他們竟然都被白里給耍了.

從開始挑釁所有云侍白里的計劃其實就已經開始了,一個沒有名氣的小家伙突然挑釁所有云侍結果會如何?當然就會像白里剛才所遭遇的,被所有人不屑一顧,可是白里正是利用了所有人的輕敵一連擊敗了數名云侍,甚至連手持番龍印的華春秋都敗了.

不光敗了,最後連番龍印都沒有保住.

如果當時白里直接拿起番龍印的話,那麼毫無疑問無論白里說什麼都必須要拿出來還給別人,畢竟番龍印的主人是華春秋,這里坐著這麼多人,怎麼可能看白里搶奪人家的東西?

可是白里卻裝出一副囂張的樣子,讓人誤以為他根本沒有拿起的本事,甚至連之前白里身上的龍威的事情都被人遺忘.

最後逼得春秋華府說出只要白里拿起就送給白里這樣的話,卻是正中下懷,被白里直接拿走番龍印,吃了一個啞巴虧還沒有辦法還口……

今天春秋華府栽了,栽在了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家伙身上,上至華武下至春秋華府每一個人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以兩件天器去換原本就屬于自己的東西,白里這個無本買賣做的太好了,春秋華府何曾吃過這樣的大虧.

如果按照春秋華府的脾氣,恐怕春秋華府會不惜一切代價報複青云門,但是云水宗的出現卻讓春秋華府有心無力,哪怕想要報複都做不到,可以說此時此刻華武覺得自己心很累,很累……

"我提醒一下各位,現在還是初選,你們是不是應該離場了."就在白里美滋滋的接過金角匕和云靈盾還沒有來得及研究之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這聲音來自于吳宇,吳宇此時臉上已經能看見冰碴子了,身為初選的主裁判,他主持過無數次的初選,但是今天這種奇葩的初選他做夢都沒有夢見過.

甚至直到現在吳宇才真正反應過來到底生了什麼,好好的一場初選差點變成了交易所,就在剛才,就在這初選的擂台上,白里跟兩個宗派大佬完成了一筆天大的交易!

不!准確的說是白里當著天下人的面,成功的敲詐了春秋華府,而春秋華府還沒有任何反抗的辦法.

吳宇直到現在腦子還處于半迷糊狀態,因為他需要捋一捋究竟生了什麼,不過身為一個主裁判他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身份,只要不是選手的就馬上給我離開這里,否則我會親自送你們離開!"終于,吳宇怒了,這一刻他也顧不得什麼春秋華府什麼云水宗什麼青云門了,這特麼還是初選麼?

"抱歉……"徐茂也是多少有些尷尬,看了一眼吳宇,隨後身子一躥再次跳上了高台.

"咳咳……"霍東覺也是干咳了兩聲隨後跳上高台,剛才他下去是怕華武對白里出手,但事實證明他想多了,華武就算有一百個膽子也絕不敢在這天啟書院當中擊殺考核者,否則就算是天啟大帝都不會放過他.

能夠進入天啟書院的都被稱之為天子門生,如果天子門生在天子家里面被人宰了都沒人管的話,那麼天啟王朝所謂的法還何在,所謂的皇威何在?所以華武就算是再憤怒他都不敢亂來,因為這會徹底激怒天啟大帝,會給春秋華府帶來毀滅打擊.

"哼……"華武冷哼一聲也隨之跳上高台,但看到一臉得意的坐在那里的徐茂,他眼中的怒火已經快能殺人了.

比起白里來,如今華武更恨眼前的徐茂,白里再怎麼的陰險,畢竟只是一個後輩,換言之華武並沒有把白里放在眼中,一頭老虎會在意一只強壯的螞蟻?

而跟白里比起來徐茂則是一頭狼,一頭隨時准備咬自己一口的狼,如今春秋華府顏面盡失更是一次失去了兩件天器需要一段時間休養生息,所以哪怕華武恨透了眼前的徐茂卻還是選擇了克制.

"咳咳……"公孫和親眼見證了下面那可以說是傳奇的一幕,此時身為院長他也終于開口了:"初選繼續……"

說完這四個字公孫和直接就坐在了座位上閉嘴不言語,很顯然今天他已經打定主意了,就算下面群毆起來他都不再開口了,好麼自己開口一次就讓春秋華府被宰了一次,自己要是再開口白里還不得毀掉整個初選啊.

"把他給我抬下去!"吳宇對著台下一群恨不得把白里抽筋扒皮的春秋華府的云侍一揮手指向了台上因為吐血過多而昏迷的華春秋,直到這一刻大家才意識到台上還躺著一個吐了半斤血而昏迷了的朋友呢……

一群春秋華府的弟子臉上說不出的尷尬,就見他們手忙腳亂的跳上台把華春秋抬走,而比起這群春秋華府的弟子,最尷尬的絕對是華武.

忘了!華武是真的忘了,他剛才被氣的快要瘋了都忘了自己親兒子還躺在台上……這一幕讓華武的臉色變得說不出的難看.

而看到這一幕高台上幾乎所有人心中都在想著一個問題:"華春秋真的是他親生的嗎?"

據說初選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九州都流傳華春秋並非華武親生這件事,也不知道這件事是否會給他們父子帶來什麼隔閡……

待到台上一切無關人等全部都被清理乾淨之後,吳宇看了一眼台上的白里給了他一個警告的眼神,那意思好像在說:"老子忍你很久了,你別再給我整事兒了!"

可是吳宇很快就明白自己的眼神對于白里而言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因為就在他那帶著威脅的眼神之中白里一揮手指著下面所有的云侍再次開口了:"還!有!誰!上來受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八十七章 都別惹他     下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云侍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