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四百零七章 三箭之約  
   
第四百零七章 三箭之約

迦耶羅不愧是佛子,他的不滅佛體也強大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縱然是以白里的伐神雷龍之力竟然都無法真正傷到他.√

白里的雷電之力也僅僅是讓迦耶羅暫時昏迷了過去而已.

當大佛寺的那群禿驢將迦耶羅從台上抬走的時候,他們的眼神可不像是什麼出家人,那一個個都搞得跟要吃人似的,也不知道大佛寺修的渡人之法到底是怎麼渡的.

當然了,這種事也不能完全怪人家,畢竟白里和樂正兩人做的也真是不地道.

不過大家也都明白,以白里和樂正這對人渣二人組的性格,他們壓根不會在意別人是不是會嘲笑他們.

當迦耶羅被抬走之後,台上也只剩下了最後的白里和樂正兩人,雖然看著這兩個人台下很多人都恨得牙癢癢,但事到如今,他們也沒有了辦法,因為剛才他們可是當著所有人的面選擇了認輸才逼得這兩個無恥的家伙出手的.

現在他們要是敢反悔,估計白里和樂正能同時跳出來指著他們大罵他們背信棄義什麼的.

想到剛才春秋華府的結果,大家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白里,如今只剩下我們兩個了,贏了我你就是武魁!"

樂正看起來還是比較輕松的,他轉動著手中的雙龍盤棒,其實對于這武魁之位樂正本身是並不在意的,畢竟這只不過是一個虛名罷了,就算你拿了武魁也不會真的有人覺得你就是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而相比起武魁,樂正更在意的是跟強者戰斗,樂家人的基因天生好斗,無論是曾經的樂影還是如今的樂正都是如此.

不過這也沒有辦法,樂家人雖然個個都是天才,可是他們每一個卻都是注定短命,而在有限的生命之中讓樂家人追求財富又或者是名利也變得不顯示,哪怕走到天啟大帝那個位置又能如何?短短四十年的壽命倒不如快意江湖來的灑脫.

每一個樂家人都是如此,面對死亡,他們從未恐懼,他們的一生也都在生和死的邊緣徘徊,一次次的挑戰極限,突破自我才是樂家人畢生所追求的.

樂影當年走遍整個九州,戰天下所有強者,有成功也有失敗,但樂影從不曾停留,如果說樂影最大的遺憾就是此生沒有能夠真的堂堂正正的與禦空劍聖一戰.

而如今的樂正,從他出生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宿命,四十歲就是他的宿命,相比起今日站在這里的眾多年輕人,其實樂正已經算不上年輕.

因為他的生命已經走了一半,對于他而言其實他已經算是走到了中年,從踏入天啟書院那一刻開始,樂正就告訴自己,在自己今後的二十年之中,自己會學父親走遍九州,戰遍九州,而比起父親樂影,樂正更優秀,整個年輕一代配做他樂正對手的很少.

而能贏他的人更少,而眼前的白里就是這極少數人之中的一個,白里的三箭對于樂正而言就猶如三把尖刀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心底.

"白里,今日我們三箭定勝負如何?"

從哪里跌倒,樂正就想要從哪里爬起,他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射出讓他連躲閃都做不到的箭.

三箭,樂正今日就是要再比三箭!

而此時樂正開口,周圍卻是一片驚呼之聲,誰也沒有想到樂正竟然會選擇這樣的比試方法.

要知道,走到這里,他樂正和白里之間是必定要誕生一個武魁的,但是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大家都覺得樂正必定能夠奪得武魁.

白里的強勢大家不可否認,但白里卻有著很大的弱點,近身是白里無法改變的軟肋,如果是團隊作戰,白里的存在對于對手絕對是一個噩夢,可是如果是一對一的單打獨斗,白里絕對不可能是樂正的對手.

更何況因為對付迦耶羅的原因,如今無論是白里也好,樂正也好,所剩下的靈力都已經不多,這種情況下白里能夠有幾分的勝算?

"什麼三箭?樂正說的三箭是什麼情況?"在場的人之中過一半的人都並未見到白里當時和樂正的那三箭之約,所以此時聽到三箭他們十分好奇.

"你不知道?在進入這里之前,白里和樂正已經有過一次交手!"

"啊?天啟書院的規則不是不允許私斗麼?這兩個家伙瘋了麼?"

"他們可不是私斗,他們是比試了而已,而且也沒有交手,所以倒也不算違規."

"管他娘的違規不違規呢,快說說那三箭怎麼回事!"

此時不少人都開始好奇,這三箭之約到底是怎麼回事,白里對陣樂正,到底誰勝誰負.

不光這些選手,此時即便是高台之上的眾多強者也是紛紛交頭接耳,顯然他們也很好奇,白里和樂正的三箭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這個時候自然就到了那些親眼見證過三箭的人賣弄的時刻了.

"就在今天,白里和樂正在初選之前,兩人不知道什麼原因短暫的交手了一下."

"沒錯,白里放出豪言說三箭要贏樂正,這三箭只要有一箭不中都算是白里輸!"

"我靠……這怎麼可能,樂正又不是靶子,三箭怎麼可能全中?"

聽到白里說三箭全中的時候,基本上正常人的第一反應就是白里在說胡話,如果說三箭有任意一箭射中,那麼白里的話或許有人相信,可是三箭全中鬼才會信呢!

而說這話的顯然就是根本沒有看到那場比試的人,所以這些家伙剛剛開口,換來的就是一群人鄙視的目光.

"他不光說要三箭全中,而且這三箭還要分別射樂正的左肩右肩和髻!"

"什麼?這家伙是瘋子麼?"

"他是瘋子還用驚訝麼?他本來就是好嗎!"

"這怎麼可能三箭全中都幾乎不可能了,還規定地方?那這場比試白里一定輸了吧!"

此時此刻眾多沒有親眼見證那三箭的人都是一副後悔莫及的模樣,這樣的比試他們別說是見過了,就算是聽都沒有聽說過,可是就在不久前這比試真的生了,只可惜他們進場太早了,竟然都沒有親眼看見,現在想想他們都覺得後悔.

此時無數沒有看到比試的人圍著一些親眼看到的人在嘰嘰喳喳的詢問,因為這比試太匪夷所思了,三箭不僅要全部命中,而且還必須要命中規定的位置,如果說樂正站在原地不動那麼或許還有可能,但樂正的時間之力就算是近戰都很難摸得到他,這種情況下白里怎麼可能贏?

而聯想到白里之前的無恥,大家第一想法,就是白里一定是使用了什麼陰謀詭計!

"這家伙是不是用了什麼欺騙了樂正?"

"我看應該是這樣,這家伙這麼無恥!"

"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他欺騙了樂正……"

眾人此時議論紛紛,而就在他們的議論聲之中風滿樓開口了:"你們都錯了,那三箭我親眼所見,白里沒有使用任何陰謀詭計!他贏的堂堂正正!"(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六章 決勝局     下篇:第四百零八章 再比三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