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四百三十六章 白里還活著?  
   
第四百三十六章 白里還活著?

華武和游永昌此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昨日他們兩個跟威遠侯商量了一夜,最終還是游永昌想了一個法子,那就是將白里送到死地之中,讓白里上來先丟一條命.

而在荒古血原之中最危險的地方是哪里?毫無疑問必定是荒古神廟附近了,在游永昌看來,白里只要出現在那里基本上就已經等于死了一半了.

可是計劃根本趕不上變化快啊!這特麼白里進去已經小半天了,竟然毛事都沒有,而且最詭異的是這家伙並不是逃出了荒古神廟,而是一點點的再朝著荒古神廟接近.

"他是怎麼跨過荒古血流的?"

"就算他能夠跨過荒古血原,又怎麼抵抗那荒古毒樹?"

"那里連空氣和靈力都有毒,就算是迦耶羅的佛光護體在那里都撐不過一分鍾!"

"可是你怎麼解釋白里還活著?"

"而且他不光活著,好像還在不斷向著荒古神廟前進……"

相比起怎麼解釋白里還活著這件事,如今白里後面顯示區域的位置才是真正讓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你們快看,白里後面的顏色一直在加深,這是不是說他一直在快速向著荒古神廟移動?"

"一定是這樣,越是靠近荒古神廟的區域就越是危險,這小子一定是已經快到荒古神廟之中了!"

"這家伙是怎麼進去的?"

全場此時都在議論著白里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而那高居榜首的吟翎羽儼然已經被大家忽視了,雖說吟翎羽戰力驚人,小半天的時間已經擁有了九塊資格令,但是吟翎羽所做的這些至少還在人能夠理解的范疇之內.

可是白里呢?白里所作所為完全超脫了人能夠理解的范疇,這種情況下白里是想低調都不可能.

荒古血原之中,白里艱難的從一堆血色荊棘叢中爬了出來,縱然是白里已經非常小心了卻還是被荊棘刺破了不少的口子,而這些口子之中所留出的鮮血一旦落在地面之上頓時就會變成一股黑色的氣直接蒸發,看到這一幕白里再次咂舌.

"到了這里,連大地都帶毒了……"白里此時已經無語了,這血液只要還在自己身上就被相柳庇佑自然不會有問題,但是一旦離開自己的身體就失去了庇佑,而跟地面接觸,這地面的劇毒竟然能夠直接蒸發血液,比之王水還要霸道的多.

而穿過這片荊棘群,白里就看見前方出現了無數好像圓柱一樣的東西,漸漸接近白里發現這些圓柱乃是那些血色的石頭,跟那些跌落的石頭不同的是,這些看起來好像圓柱一樣的石頭隱約竟然還可以看得見輪廓,而從這輪廓白里可以判斷這些圓柱在很久很久以前應該都是一座座大小不一的雕像.

只不過時間無情的腐蝕之下,曾經的雕像已經損毀,如今只留下這些隱約可以看到輪廓的圓柱還立在此地.

輕輕拍了拍某一個圓柱,一股血色的石粉也隨之飄灑開來,看得出這腐蝕的程度遠比白里想象的還要厲害.

"這里到底經曆了多少年?連石頭都成了這樣……"白里自覺地理和物理都學的不怎麼樣,所以也就不去妄自判斷這里的石頭究竟經曆了多少歲月了.

如今都不用判斷白里就知道,這里自己眼睛所能看到的東西一定都帶有劇毒,從土地到石頭,再到空氣再到靈力全都是毒中之毒,這里就是一個絕毒之地!

從箭魔戒指之中掏出一些水,白里還沒有喝進嘴里就見水已經變成了跟之前荒古血流一樣的血紅色.

不過白里也根本不在意,就當自己喝了一杯血腥瑪麗嘛……

將已經變成劇毒的水喝入口中解渴之後白里看了一眼前方,此時前方已經再也沒有了任何的毒樹和荊棘,剩下的就是一排排被腐蝕的只剩下圓柱的石頭以及那如同山岳一樣巨大的荒古神廟.

整座荒古神廟看起來很像瑪雅人的金字塔,同樣是金字塔其實瑪雅人的金字塔跟埃及金字塔是有著本質區別的.

埃及金字塔主要用來埋葬法老,而瑪雅人的金字塔則是用來祭祀以及測算一些東西時候使用的,而且模樣也是有區別的,埃及金字塔大多數都是尖尖的,而瑪雅人的金字塔最頂端通常都會有祭祀或者觀測用的平台.

而眼前的這座神廟看起來很像瑪雅金字塔卻並非如此,因為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特麼這麼大的瑪雅金字塔!

"一……二……三……十五……三十……七十……八十一……"整整一百零八層,如果不是天空連特麼一點云彩都沒有,白里很想用高聳入云來形容這做神廟,因為這座神廟的高度竟然整整有一百零八層,可能只聽到這個數次並不能讓人感覺它的高度,但是白里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每一層的高度都超過十五米而且是越往上越高的那種.

"這特麼要沒有電梯老子爬上去不得死在半路上……"白里遠遠的看著這座神廟感覺就是絕望,一千多米啊,自己要是爬到頂層的話,那簡直就是開玩笑.

可是想到電梯白里覺得這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東西,無奈之下白里只能暗暗給自己鼓勁,就當自己減肥了.

隨著越來越接近神廟,白里對這神廟的外貌也看的越來越清晰!

"這玩意兒竟然是用來住人的?"終于,在白里即將抵達神廟腳下的時候白里停住了,此時朝著神廟望去,白里發現這神廟的每一層竟然都有著很多如同窗戶一樣的洞口,看起來的感覺就好像那種鋼筋水泥大廈的感覺.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白里此時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每一個窗戶的後面都有一雙眼睛在看著自己一樣.

"他娘的,不要自己嚇唬自己好嗎!"白里此時搓了搓自己的兩只胳膊上豎立起來的雞皮疙瘩在心底安慰自己:"就算這里有人也早特麼毒死一千八百回了!老子有什麼可怕的."

雖然這種安慰並沒有什麼卵用,但是壯膽這種事情還是要做的,在幾次壯膽之後,白里終于開始打算進入這不知道封印了多少年的神廟之中.

而就在白里走到神廟旁邊的同時,外面的天啟碑之上也是出現了詭異的變化!

原本已經有很多人圍觀天啟碑看著白里後面顯示位置的地方顏色不斷變化,可就在他們發覺那黑已經黑的不能再黑的時候,那片黑色卻詭異的消失了,看到這一幕很多人的第一感覺就是白里一定是死了.

可是他們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卻發現白里後面那顯示荒古血原令的地方,白里的荒古血原令依舊存在,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白里還活著!

還不等他們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就見那顯示區域的位置再次發生了變化,原本四四方方的顏色位置竟然出現了一片血紅色,血紅色逐漸彌漫最終竟然形成了一座金字塔形的血色建築標識……

"這是荒古神廟!這小子進入荒古神廟了!"

全場此時全部沸騰了,這一刻不需要任何猜測,因為這金字塔的建築在整個荒古血原只有一座那就是荒古神廟,而這神廟此時出現在這里就說明白里此時已經走入了荒古神廟之中……(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三十五章 神器雷霆環     下篇: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堂之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