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四百六十三章 霧隱家的瘋狂  
   
第四百六十三章 霧隱家的瘋狂

白里擊殺霧隱流風成為天啟碑排行第二的人物,這個消息轟動整個神都,自然也傳入了天啟皇宮之中.

此時天啟皇宮當中燈火通明,禦書房之中,一身寬松長袍的天啟大帝坐在禦書房中央,他身旁站著的則是剛剛送來消息的劍侍.

"哦?流風竟然都敗了?"天啟大帝的聲音聽不出太多的煙火,甚至沒有太多的吃驚,給人的感覺就好像聽到一段書文在詢問書文的內容一樣.

"是的陛下,霧隱流風敗了."

"倒是一個有意思的年輕人."天啟大帝面帶微笑依舊看不出喜怒.

沉吟片刻,天啟大帝再次開口:"翎羽依舊是第一?"

"是的陛下,太子殿下依舊是第一."

劍侍說完這話抬頭看了一眼天啟大帝,雖然外界都覺得太子非常出色,但是一直跟隨天啟大帝的劍侍卻知道,其實陛下並不喜歡這位太子,或許是因為在他眼中,太子太工于心計,這不是真正的強者之道,而且太子也稍稍少了一些容人之量.

"你說,如果他不是太子,他還能是第一嗎?"天啟大帝突然開口並看向劍侍.

這個問題倘若換成一般臣子,必定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是劍侍卻不同,他從小跟著天啟大帝長大,如同天啟大帝的孩子一樣,而且劍侍本身也沒有任何野心,所以任何話他說起來都是問心無愧的.

"太子殿下的實力有目共睹,但太子殿下的手段卻有些太過毒辣,倘若沒有身份的壓制,怕是難以支撐到最後把."

劍侍這話說的也是非常由衷的,拋開身份不談,只說吟翎羽的實力,在九州年青一代絕對是佼佼者,可是吟翎羽最大的問題也源自于他的自信,甚至說他已經有些自大了,他不懂得如何暫避鋒芒,就好像此次考核,從開始就拿第一說白了是他渴望證明自己,可是越是如此反而越是將他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呵呵……"天啟大帝只是微微一笑不再多說什麼,很顯然他心中早已了然一切.

荒古血原當中,一片血色草叢之中,白里完全不知道自己擊殺霧隱流風引來了何等巨大的震動,此時他面帶微笑的從地上將霧隱流風死後所留下的資格令全部收入囊中,算上自己原本的幾塊,如今白里已經擁有了整整十八塊的資格令.

"看來這個家伙不簡單啊."猥站在白里身後,看著白里從對方身上得到如此眾多的資格令能夠判斷的出來,這被殺的家伙絕對不是一個小人物.

"管他呢,老子好心放他一馬,他竟然還敢跟上來,這不是送死麼!"白里拋了拋手中的資格令臉上露出了一抹壞笑.

看著白里臉上的壞笑,猥十分的無語,其實早在發現大犀牛的同時,猥就已經發現了隱藏在血色草叢之中的霧隱流風.

別說是一個霧隱流風,哪怕是當年霧隱家的開創者霧隱雷藏也絕對不可能靠隱殺術躲過猥的感知.

堂堂荒古十大凶獸,靠的就是感知活著的,哪怕如今的猥已經再也沒有了當年的威勢,但感知依舊存在,換言之大家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至于白里所說的好心放他一馬,猥表示這小子分明就是放屁!

從發現霧隱流風那一刻開始,白里就提醒猥千萬不要暴露,而後一人一驢就這麼在霧隱流風面前完美的演了一出戲,而且為了勾引霧隱流風上當,白里特意說出自己有幾塊資格令,就是生怕對方不上鉤.

而之後的劇情就十分的簡單了,霧隱流風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還以為自己有心算無心,殊不知其實自己的一舉一動白里早就靠著猥的感知能力一清二楚了.

所以事實上的確是有心算無心,只不過獵人和獵物的身份早已經悄悄發生了翻轉!

這種情況下霧隱流風傻了吧唧的追了半天,最終還以為自己快追上白里的時候卻不知道早已經進入了白里的圈套,而最終等待霧隱流風的東西也很簡單,就是白里早已經站好位等待的一支箭.

所以霧隱流風甚至都來不及做出一絲的反抗,就被白里在血色草叢之中一箭洞穿眉心直接帶走了他的命,也讓這場追擊徹底落幕.

不是霧隱流風弱,而是白里太狡猾了,狡猾到從開始就引霧隱流風出手,讓霧隱流風以為自己是獵人,悄無聲息的進入自己的圈套,最終被無聲無息的一箭射殺.

"我勸你最好小心一點,這小子的隱匿之術很厲害,如果沒有我,你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存在."猥此時還是好心提醒白里,當然這也是在炫耀他自己能力的一種方法.

白里當然知道小猥瑣看似提醒自己,實則是表彰它自己這種事,而對于無恥如小猥瑣,白里也懶得繼續搭理這個家伙.

拉著一張驢臉拉的老長的小猥瑣,白里繼續向前行進,開始搜索下一個可下手的目標,不過白里不知道的是,此次自己擊殺霧隱流風也成為了引燃整個荒古血原風暴的導火索.

荒古血原,一處血色草叢之中,霧隱流風如同木偶一樣呆呆的看著自己手中的血色匕首.

恥辱!此時只有這兩個字才能夠形容霧隱流風的心情,堂堂霧隱家的長子,這一代的刺客之王竟然連別人的面都沒有看到就被人一箭射殺,這樣的恥辱是霧隱流風這輩子都沒有遭遇過的.

白里的那一箭不光奪走了霧隱流風的命和資格令,同樣也奪走了霧隱流風那屬于刺客之王的尊嚴!

手指因為握著血色匕首太過用力而發白的霧隱流風此時眼中帶著滔天殺意!霧隱家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恥辱,霧隱流風明白,從這一刻開始倘若他無法洗刷自己的恥辱,他必定成為整個霧隱家乃至于整個九州最大的笑柄!

"沒有人能夠在惹到霧隱家之後還能活著!從來沒有!"霧隱流風的怒火已經被徹底點燃,這一刻霧隱流風已經徹底憤怒!

"噌!"血色匕首從霧隱流風的臉頰劃過,鮮血順著霧隱流風的臉頰流淌下來,霧隱流風手握血色匕首,臉頰流淌鮮血,仰天怒吼:"白里!不殺你,我誓不罷休!"

一聲怒吼之後,霧隱流風手中血色匕首再次轉動,無數符文從他手中閃爍而出!

"隱召!"

秘法隱召化為無數符文漫天飛出,而這飛出的血色秘法也瞬間引燃了整個荒古血原!

一天的寂靜之後!荒古血原的風暴終于來了!

而白里便是這個一手點燃風暴的屠夫!(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六十二章 轟動神都     下篇:第四百六十四章 血色追魂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