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四百六十五章 捅破天了  
   
第四百六十五章 捅破天了

整個荒古血原提前進入了風暴時代,此次霧隱家發出血色追魂令,所有霧隱家之人在看到血色追魂令的第一時間,無論你在哪里,無論你在做什麼,都必定要第一時間趕往霧隱流風那邊.

此次霧隱家進入荒古血原的人雖然明面上只有不到二十人,但是實際上卻至少有四五十人之多.

這就是天啟王朝的十大家族,幾乎每一個家族明里暗里其實都培養了無數其他的勢力,雖然這些勢力明面上並不歸屬,但是實際上卻是附庸的勢力.

不光霧隱家,每一家都是如此,這也是為什麼天啟大帝明令禁止十大家族參加初選的原因,畢竟這其中可操作性實在太大了.

當然了,平日里這些勢力也不會跟十大家族有太多的接觸,大家都需要保持神秘感,至少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可是如今血色追魂令一出,所有附庸勢力都必定要在第一時間趕往,而霧隱家的這一手也徹底點燃了整個荒古血原.

一片血色叢林之中,白里將剛剛解決掉的一頭妖獸收拾乾淨,此時白里手中的資格令已經達到了十九塊,僅次于吟翎羽排名第二.

"這殺妖獸太慢了,還是殺人來得快啊."白里一邊收拾妖獸一邊在一旁自顧自的說著.

擊殺霧隱流風一次性就得到十幾塊的資格令,這簡直就是一步登天的節奏啊.

不過白里話語落下,本應該話很多的猥此時卻陷入了沉默之中,此時迷你版的猥蹲在一旁看起來好像專心致志的在做著什麼.

抬腳輕輕踢了一下身旁的小猥瑣白里還沒開口就見猥的驢臉頓時拉的很長,顯然身為荒古十大凶獸,猥很不喜歡被人整日當成一頭正常的驢踢來踢去的.

"白里你可能要大禍臨頭了!"

"靠!不就是踢你一腳麼!就大禍臨頭,你皮癢了."白里狠狠的瞪了一眼身旁的小猥瑣,身為一頭坐騎,雖然沒有任何契約,但是白里確信命永遠比任何的契約要來的重要的多.

這一點從老蝙蝠就能看得出來,跟老蝙蝠簽了主仆契約,可是從始至終老蝙蝠有真的把自己當成他的主人麼?至少現階段老蝙蝠肯定不會這樣想.

至于小猥瑣,雖然大家沒有任何契約,但是小猥瑣只要還想活下去就必須要跟著自己,白里覺得這種"友誼"才絕對是最牢靠最堅不可破的.

不過身為一頭坐騎,白里覺得小猥瑣完全沒有任何坐騎的自知之明,第一這家伙很懶,而且還有一種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習氣,這讓白里只能不斷的教育它,並且提醒它誰才是老大.

而更讓白里無法接受的是,面對自己的百般威脅,這個家伙竟然都不肯讓自己騎它,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我不是跟你開玩笑,你之前殺的那個家伙不是一般人."

小猥瑣白了白里一眼,此時它可顧不得跟白里打趣,雖然在小猥瑣眼中,白里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人渣,什麼猥瑣,臭不要臉之類的形容詞對他而言都是褒義詞.

不過白里無論再怎麼無恥,小猥瑣也明白,自己想要活下去唯一的依靠就是白里,如果白里掛了,那麼呵呵,它這位荒古十大凶獸差不多也要走到盡頭了.

"能進荒古血原的沒有一個是一般人,但那又怎麼樣?弱肉強食,我不殺他,你覺得他會放過我麼?"

白里這句話沒有繼續打趣,之前遇到霧隱流風的時候,其實白里並沒有想要第一時間出手,因為白里搞不清對方的身份,但以自己的敏銳嗅覺竟然都無法發現,只能依靠小猥瑣的感知才能夠找到的家伙絕對不好惹這一點白里自然清楚.

所以白里其實是給了霧隱流風機會的,他沒有當場出手,而是選擇那種伏擊,只可惜霧隱流風太貪心了,又或者說白里武魁的名頭太響亮了,首殺武魁,這樣的資格霧隱流風怎麼可能放過,也正是因為這種貪念,霧隱流風才死在了白里的手上.

"在剛才過去的一個多時辰之中,至少有上百人從各個不同的位置朝著這邊趕來,而且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這些人之中有很多人的氣息跟你之前所殺的那個人很相像,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惹了大麻煩了."

小猥瑣的感知當然不是蓋的,雖然它看不到,可是這荒古血原的一舉一動都無法逃脫它的感知能力.

當霧隱流風發出血色追魂令之後,無數人朝著這邊趕來,而這自然也瞞不過小猥瑣.

"這麼誇張?"白里顯然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惹了這麼大的麻煩,可是事到如今白里知道自己也是無路可退了.

"難道我殺的乃是霧隱流風?"白里也帶著絲絲的詫異,從之前對方的手段白里可以判斷的出來,這人應該來自于霧隱家,因為只有霧隱家最擅長刺殺,雖然一擊就殺了這人並沒有辦法判斷對方的深淺,但只從對方的隱匿能力就可以判斷的出,此人絕對非同尋常.

但白里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會這麼准,殺的第一個人竟然就是霧隱家的長子霧隱流風.

"這些人已經聚集了好一會兒的時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他們應該很快就開始狩獵圍殺你!"

猥此時開口提醒,雖然白里很強,但是猥並不認為白里能夠在面對幾十人的情況下還能夠游刃有余.

但是事到如今猥也同樣明白白里根本無路可退,此時此刻就算白里出去跟人道歉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因為人家要的不是白里的道歉,而是白里的命.

"呵呵!霧隱家倒是有意思!弱肉強食,自己技不如人反而想要靠著人多圍殺我,既然他們願意玩,那我不介意好好陪他們玩玩,看看到底是他們霧隱家能夠圍殺我,還是我最終把他們霧隱家的人全部踢出去!"

白里從來都不是一個怕事的人,相反白里還很能惹事,但從進入荒古血原開始白里覺得自己已經很壓制自己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霧隱家竟然會如此瘋狂,而面對這種瘋狂白里骨子里那屬于箭魔的熱血也被激活了!

毫無疑問這將是一場霧隱家和白里的狩獵,只不過到底誰是獵物誰是獵人,還尚未可知!

而就在荒古血原當中霧隱流風開啟血色追魂令召喚霧隱家人前來圍殺白里之時,天啟書院也再次陷入了沸騰之中……

(來來來,月票什麼的敢不敢來一波~呦吼~)(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六十四章 血色追魂令     下篇:第四百六十六章 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