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四百七十五章 守驢待人  
   
第四百七十五章 守驢待人

荒古血原,一片不起眼的水草旁邊,一頭白色的小驢正窩在水草旁邊看起來非常的可愛.8 1Δ 『Δ』中文Δ網

遠處,兩名男子雙目緊盯著遠處水草旁邊的小驢眼中帶著一絲的貪婪之色.

"嘿嘿……這頭小驢身上的波動很弱,而且我們距離這麼近它好像都沒有現,應該是低階的妖獸,宰了它我們就可以拿到一塊資格令了."

這兩名男子一個身著云侍的衣衫,另一個則是手握匕,而這匕上面帶著一團血色祥云,所有人都認識,這血色祥云乃是霧隱家的標志.

這手握匕的男子乃是霧隱家之人,而另外一名云侍則是霧隱家出懸賞令所請來幫忙的人.

"徐源,你在這里等著,我干掉這頭驢子之後,資格令就歸你了!我們霧隱家說話從來不會食言!"

這霧隱家的男子此時輕輕揮了揮手中的匕,之前霧隱家出懸賞令,而懸賞的就是白里的人頭,任何人只要前來幫忙,霧隱家都會給予對方一塊資格令作為回報,而若是能夠幫助現白里的蹤跡,則直接獎勵三塊資格令幫你提前完成任務.

若是能夠幫助擊殺了白里,那麼不僅可以得到三塊資格令,更是可以得到霧隱流風的一個人情,這可是未來的霧隱家家主啊,能夠得到他的人情,跟得到整個霧隱家的人情都沒有什麼區別,這樣的懸賞自然吸引了無數人前來.

而這徐源就是其中之一,徐源雖然也算是天才,但是在此次眾多參加天啟書院考核的人之中,他最多算得上是中等甚至偏下的那種,如果按照他自己的能力,想要得到三塊資格令難度非常大.

從徐源進入荒古血原到現在,兩天的時間里他幾乎始終都是出于躲避狀態也正是因此他才保住了自己手中的荒古血原令,而如今有這樣的機會他自然是不可能放過的.

"如此就多謝老兄了."徐源此時雙目看著遠處的小驢,已經露出了貪婪的光芒,他相信只要霧隱家的人出手,這小驢一定會變成自己的資格令,而自己如果運氣再好一點現了白里的一些蛛絲馬跡的話,那麼自己豈不是等于提前得到了晉級資格.

而且不光如此,自己還跟霧隱家扯上了關系,其他人家就算是想要對付自己搶奪自己,也必須要考慮霧隱家吧,所以徐源覺得自己的買賣做的非常值得.

就在徐源此時yy之時,那名霧隱家的弟子也已經朝著遠處小驢的方向悄悄摸了過去,小驢此時躺在水草旁邊,看起來就好像一頭吃飽了在睡覺的懶驢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的威脅性可言.

而且這頭懶驢的警惕性好像也非常的低,就在這種情況下這個霧隱家的刺客片刻之後已經潛伏到了距離小驢三十步之外.

近了!已經很近了!此時刺客明白,只要自己再前進個十幾步的距離,就能夠突然跳起來一擊必殺.

而一切仿佛比他想象的還要順利,就在小驢幾乎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再次前進了十幾步的距離,終于到了自己最合適的攻擊距離!

"就是現在!"霧隱家的刺客此時算准了距離,整個人身子猛然一動,隨之如同一道幻影一樣從血色草叢之中沖出,與此同時他手中的匕也隨之揮動了出去,他相信在自己急沖擊之中,這一刀必定能夠將小驢變成一塊資格令.

可是就在他跳起來的瞬間,卻忽然現遠處的小驢朝著自己抬起頭來,那一刻他看到的是一抹嘲笑的笑容!

沒有錯,那張驢臉看向自己的時候竟然露出了嘲諷之色!這讓刺客一臉的不解,但是就在下一刻讓他更加不解的一幕出現了!

一抹雷光在小驢的四周炸開,而在炸開的雷光中央,一個身披血色斗篷的男子如同憑空出現一樣,而這男子手中的弓仿佛已經告訴了自己他的身份.

"白里……"

這刺客只來得及出一聲叫喊就看到白里手中的弓弦已經崩動,下一刻一朵美麗的血色花朵在刺客的眼前綻放開來,這血色花朵猶如地獄的彼岸花一樣,花開之時,便是生命凋零的時刻.

花朵閃爍一箭穿透了這跳躍在半空之中的刺客,這一箭穿透了刺客的喉頭,帶著一抹血花炸開也徹底終結了這個霧隱家弟子的生命……

"啊……"當血花炸開的瞬間,徐源整個人都被嚇呆了,他瞪大了眼睛看著遠處,此時霧隱家弟子的尸體已經從空中跌落了下來,這一刻他已經失去了生命力!

可是真正讓徐源恐懼的是,白里是如何出現的?自己明明只看到了一頭小驢,為什麼白里會突然在小驢面前出現!

"烏云斗篷……"這一瞬間他明白了,是烏云斗篷,是武魁的獎勵,這小驢根本就不是什麼資格令,這就是一個白里留下的局,白里用這小驢作為陷阱,而後自己借助烏云斗篷隱藏起自己來,而後只要等待他們上鉤就可以了,其實從始至終白里就站在那里,從來沒有動過……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徐源此時如同是受驚了兔子一樣,轉身瘋狂逃竄,白里的威名他已經聽過太多次了,但是任何一次所告訴徐源的都是同一個結果,那就是遇到白里千萬別想著戰斗,只要跑就足夠了!跑或許還有一絲生機,如果戰斗你連一絲生機都沒有!

可是面對白里逃跑真的能夠有效麼?就在徐源轉身跑出幾步之後,就感覺背後猛然一疼,隨後他看到自己胸前一朵血花炸開,而炸開的血花帶著恐怖的力量將他整個人的身子都釘在了地面之上.

"我……我還活著……"徐源被一箭釘在地上現自己竟然沒有死去,這難道是白里失手?

顯然這個可能性幾乎為零,那個三箭定乾坤的白里會失手麼?答案當然是不會,很顯然這一箭是對方故意沒有要自己的命.

就在徐源瑟瑟抖之時,他的身後傳來了白里的聲音.

"你是云侍吧!沒想到你們云侍還是這麼不知死活!想要跟霧隱家一起狩獵我?呵呵可真是天真!我留你一命,幫我給霧隱流風和你那些云侍朋友帶一句話,告訴他們這是我跟霧隱家的事情他們如果再參與,下一次就要付出血的代價了,還有幫我告訴霧隱流風,這是第二個……"

白里的聲音落下,四周也隨之恢複平靜,過了很久之後,徐源顫抖著身子強忍著胸口的疼痛轉過身去就見身後哪還有白里的影子.

而再想到白里所說的話,徐源就感覺自己整個人的靈魂都被冰封了一樣!

第二個……這是第二個……

"魔鬼……這家伙就是個魔鬼……"(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七十四章 各方出動     下篇:第四百七十六章 第二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