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六百章 守株待兔  
   
第六百章 守株待兔

所有丹閣弟子不敢有任何的耽擱,金不換的命令對于他們而言就是聖旨,一時間整個丹閣已經全部動員起來,去尋找那個出現在丹閣之中的陌生人.

可是他們幾乎將整個丹閣都給翻了一個遍卻依舊沒有找到陌生人,而那之前聲稱見到過陌生人的弟子也不過是驚鴻一瞥.

畢竟這里是天啟書院,能夠行走在這里的必定都是天啟書院之中的弟子,哪怕是陌生人也不會有人太去在意,天啟書院弟子眾多,而且還分這麼多院,你全部認識那才有鬼了呢.

"沒有消息麼?"金不換此時依舊站在晾曬場前,聽到找不到的消息他的臉上滿是失望之色,一個能夠在半日就將所有血色花和毒血花區分開來的家伙,而且聽那見過的人說,好像年齡還不大,這絕對是一個煉藥一道的奇才,可是這樣的奇才竟然不在他們丹閣,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惜一切代價,必須給我找到這個人!丹閣找不到你們就去其他兩閣找,其他兩閣找不到就給我去武道院找!如果整個天啟書院都找不到,就把神都給我翻過來找!"周棟本身脾氣就比較火爆.

這半日時間就能夠區分血色花和毒血花的天才他絕對不可能放過,這樣的天才如果不學煉藥那簡直就是煉藥一道最大的損失,他不允許這種事情生.

金不換雖然不贊同周棟的火爆,但是他同樣對這個年輕人好奇,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年輕人,這分辨血色花和毒血花就算是他這個侵淫了一輩子煉藥的人都做不到,可是這個小家伙卻如此輕而易舉,難道他就是那傳說之中的天生擁有對藥材有敏銳感知的人?

金不換曾聽老師說過,他們煉藥師一道的老祖,就是一位天生擁有感知一切藥物的神人,一切藥物到了他的手中,一眼就能夠感知到藥物的靈性,可以用最准確的方法輕易煉制一切藥物.

金不換本以為這可能只是一個傳說,畢竟這分辨藥草需要的是經驗這種說法在煉藥師一道已經傳了幾千幾萬年,或許只是後人神化了當年的老祖.

但今天這個神秘年輕人所做的這一切卻讓金不換意識到,也許這並不是一個神話,也許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做到可以感知藥物靈性的天生能力.

而這樣的一個人一旦學習煉藥之道,對煉藥的把控將是所有人都無法比擬的,無論這是不是真的,金不換都絕對不可能放過這個人,他必須要找到,哪怕是他想錯了,也絕對不可能錯過,因為這個人或許會給煉藥一道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周棟當然也知道這個傳說,天生可辨別藥物,可識得藥物靈性,這種天賦如果是真的,那麼此人必將是改變煉藥師一脈的傳奇人物,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人埋沒,所以哪怕把整個神都翻過來也必須要找到.

丹閣尋人的消息在覆天院不脛而走,短短的時間里已經傳遍整個覆天院,不過除了金不換和周棟之外,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要找這個神秘陌生人,因為此事事關重大,絕對不容有失,所以金不換和周棟根本不敢名言此事.

可是當其它兩閣聽到金不換竟然用請字去尋找的時候他們意識到這個神秘陌生人恐怕非同小可,能夠讓金不換開口說出請字,這還是第一個,而且丹閣已經放出話來,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是吧神都翻過來也在所不惜,這樣的話從來不曾在丹閣那邊出現過,由此可見這個神秘陌生人何等的恐怖了.

消息在短短的半天時間已經從覆天院傳遍整個天啟書院.

"哎你們聽說了麼?丹閣的金老和周老兩人聯名出巡查令,要找一個神秘陌生人!"

"聽說了!今天丹閣的弟子已經進入武道院了!好像還是挨個人看的,我被他看了半天,不知道到底生了什麼呢!"

"我也見到了,今天丹閣的人也去我們那邊了,你不知道,丹閣的人可是真囂張啊,他們人一去,連老師都必須要停下來讓他們先檢查……"

"你懂個屁!整個天啟書院所有的丹藥全部都是出自丹閣,丹閣能不牛麼?據說連院長都沒有資格去管丹閣!"

"那有什麼!聽說陛下說了,覆天院自給自足,任何人不准插手,就算是陛下都不會插手他們!"

"是啊,覆天院那邊全是牛人,丹閣我們可惹不起,他們要查什麼就讓他們查就是了,反正院長已經說了,丹閣要做什麼就全力配合,誰惹了他們,估計以後丹藥他們就能給你斷了!"

丹閣雖然很少露面,可是丹閣的人卻是所有人都不敢招惹的,什麼?你要招惹丹閣?你活膩了?信不信下個月開始連你老師的丹藥給給你斷掉?

丹藥可是每一個武者都需要的,無論是平時療傷的各種丹藥還是在突破桎梏時候需要的一些靈丹妙藥,全部出子丹閣,別看丹閣人少,可是就算十大家族和九宗的人見到丹閣的人也要畢恭畢敬的,因為惹了他們你就等于是跟天下所有的煉藥師為敵,除非你活膩了.

丹閣的人在短短的時間內把整個天啟書院翻了個遍,但是這一次卻沒有任何人敢阻攔他們,丹閣弟子所到之處,所有人都是選擇配合,而且還得給人陪著笑臉讓人家檢查,而人家走的時候甚至連個謝謝都不會給你,你還得給人送到大門口,這才是真的牛.

可是羨慕嫉妒恨也沒有用,因為丹閣跟武道院不同,那里才是真正需要天賦才能進去的,可以說每一個能夠進入丹閣的人未來都必定是能夠名動一方的煉藥師,誰敢惹他們?

兩天的時間,金不換已經快把天啟書院給翻了天,可是卻依舊沒有任何消息,那個說曾看到陌生人的弟子已經連續三次被金不換帶來詢問了,這家伙以祖師爺的名號誓,自己的確看見了!那是一個年輕男子,當時還是罵罵咧咧的走進來的,自己著急去辦事,而且之前金不換和周棟都吩咐晾曬場不准隨便進去,所以自己也沒敢仔細看.

可是這兩天的時間他幾乎將整個天啟書院所有人都看了一遍,卻完全沒有現當時那個陌生人!而且他肯定只要再次見到絕對能夠認出來.

"命人將血色花和毒血花重新摻雜在一起給我鋪在晾曬場!看好了!"

無奈,金不換只能想了一個守株待兔的笨辦法,既然找不到,那就只能擺上血色花和毒血花,希望那人會再次出現,而只要他再次出手,就一定會被現,盡管金不換自己都覺得這個方法很蠢,可是他已經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了.

而就在丹閣幾乎將整個天啟書院給翻過來的這兩天時間里,白里則是始終待在自己的天字一號院里面,對于外面生的事一點也不知情,因為如今自己完全被孤立,白里也懶得出去找罵,這兩天的時間白里就躺在院落之中考慮該如何應對,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經因為自己一時善心所做的一丁點小事而翻了天了……

(明天就是新的一月了,我還是想說一句,月初請大家把月票留給我,謝謝大家.)(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九十九章 三閣     下篇:第六百零一章 我是神秘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