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六百零三章 這小子是妖怪!(求月票)  
   
第六百零三章 這小子是妖怪!(求月票)

莊永強這兩天可以說是痛並快樂著,莊永強雖然進入丹閣,可是卻並不是丹閣的真正弟子,因為莊永強的天賦屬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種,算是勉強進入的.

可是進入丹閣半年的時間,莊永強只有在這里晾曬藥物的資格,根本沒有學習的資格.

而這一次自己無意間發現那個神秘人,金不換放出命令,必須要找到此人,只要莊永強能夠幫忙找到此人,那麼就讓他轉成正式弟子,可以在丹閣選擇一名老師拜師.

這簡直就是莊永強做夢都渴望的事情,原本以為這並不是什麼麻煩事,畢竟能夠進入丹閣的人肯定是天啟書院的一員,自己大不了把天啟書院所有人都看一遍,對于自己的記憶能力,莊永強還是有信心的.

不敢說過目不忘,再見一次,他肯定能夠認得出來這是一定的.

可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自己腿都快跑斷了,卻連神秘人的面都沒有看到,這簡直不科學啊.

這兩天莊永強發現金大師看自己的目光都已經有些古怪,難不成金大師覺得自己在騙他?

天哪!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騙金大師啊!

此時莊永強坐在一間房中,雖然房門關閉,可是他卻能夠透過窗子上的小孔看到房間外面那片晾曬場所鋪的那些混合在一起的血色花和毒血花.

守株待兔!雖然這個方法很笨,但是莊永強也覺得這好像是現在唯一能做的了,可這樣一來就苦了莊永強了,身為唯一一個見過神秘人的人,他被派到這里來,只要神秘人還沒出現,自己就要一直守下去.

"苦啊……"莊永強覺得自己的命怎麼那麼苦,原本進入天啟書院的丹閣以為自己要平步青云了,可是卻連正式弟子都沒有成,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了,卻找不到人了.

現在莊永強都快把那個神秘人祖宗十八代都罵個遍了,你特麼到底藏到什麼地方去了?為什麼不出現!

就在莊永強心中默默吐槽的已經有些昏昏欲睡之時,莊永強忽然看到遠處出現一個黑影!

莊永強一愣,這個時間還會有丹閣的弟子來這里?

可是還沒有等莊永強明白,那黑影已經走到了晾曬場,莊永強並不擔心有賊,畢竟這里是天啟書院,除非是不要命了,否則誰敢偷他們丹閣的東西?一旦查出來,不光弟子要被逐出書院,連同所在的宗派都會永遠不收!

所以只要不是瘋了的人,絕對不敢在天啟書院做小偷.

可如果不是小偷又是誰?

莊永強趁著月光朝著來人望去,可是這一眼看去莊永強險些叫出聲來!

是他!自己不會看錯!就是這個人!自己當時在晾曬場遇到的就是這個人!而他也是自己苦苦找尋了這麼長時間的家伙.

此時看到這人出現,莊永強忽然覺得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終于要成為正式弟子了!

不過莊永強並沒有被喜悅完全沖昏了頭腦,此時他並沒有馬上沖出去,而是就這麼躲在門後!

"這人要做什麼?"

莊永強再次愣了一下,而後就在莊永強吃驚的目光之中,那人突然動了,他的雙手分別從晾曬場上拿起兩朵血紅色的花朵.

隨後他的手輕輕一拋,兩朵花已經分開,一左一右涇河分明!

"難道……"莊永強此時瞪大雙眼,下一刻讓他畢生難忘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那人此時不斷兩只手拿起地上的血色花和毒血花,每次兩朵,幾乎都是在他眼前微微一晃就馬上丟開,而被他丟出的花朵有的落在左邊,有的落在右邊,完全分開.

"他……他在分辨血色花和毒血花?"這一刻莊永強終于明白了!那被分開的毒血花和血色花跟上一次好像一樣.

可是很快莊永強就覺得這不可能!因為太快了,這個人拿起草藥幾乎只是隨便一瞥,就直接分開,莊永強不相信這世上有人可以在那一瞥之間就分清毒血花和血色花!就算是金大師也不可能!

不過此時此刻莊永強不知道的是,就在遠處的一間房中,兩個滿頭白發的老者遠比他要吃驚的多.

"老……老金……這……這家伙是故意搗亂的吧!"周棟此時指著外面,看著一臉呆滯的金不換開口詢問,其實當第一眼看到那個家伙把地上的血色花和毒血花拿起來只是看了一眼就丟出去的時候周棟就覺得這個人是來搗亂的.

以他的暴脾氣正准備沖出去一腳把這家伙踢趴下然後把各種能想到的毒粉全都在這小子身上試一遍的時候金不換卻攔住了他示意他稍安勿躁.

可是越是看下去周棟就覺得這小子越是搗亂的,因為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人如此簡單的就將兩種花分開,你當這是分辨金子跟大便麼?那樣一瞥就丟開?那種情況下就算是連藥的模樣都不一定完全看清吧.

"他在辨藥!"就在周棟再次准備沖出去的時候,就聽金不換此時忽然開口了!

周棟順著這個聲音朝著金不換的方向看去的時候,月光下金不換的臉色蒼白無比,那種感覺就好像看見了鬼怪一樣.

"別……別逗了老金……這特麼連藥草的模樣都看不清怎麼辨別?"

"他真的在辨別……你仔細看地上的藥草……"金不換此時聲音已經有了一絲絲的顫抖,這是他強壓內心激動所造成的.

"地上的藥?"周棟聽著就朝著那些被那人丟在地上的草藥看去,雖然距離很遠,可是周棟的眼力還是能夠看的一清二楚,可是這一看之下周棟愣了!

此時周棟的嘴巴已經張的能夠塞下鴕鳥蛋!雖然他辨藥的能力比不上金不換,但那指的只是速度,如果仔細去辨別還是沒有問題的.

當周棟看向那些被分開的藥物之時,他就感覺腦子嗡的一聲仿佛炸開了!

"妖怪!這是個妖怪!就算是藥族那些怪物也不可能做到這樣!根本不可能!"周棟此時如同看到了活恐龍的現代人一樣,他的目光不斷跟著白里的手左右而動,每次兩朵,每次辨別不超過一秒,就好像一個人隨意拿起各種藥物到處亂扔一樣,但是此人丟下的每一朵都沒有出現任何的失誤,所有被他區分開來的藥材全部正確!

周棟將目光再次望向金不換,這一刻他看到金不換的目光在瘋狂閃爍著,那是激動,周棟已經不記得自己究竟有多少年沒有在自己這位老朋友的眼睛之中看到激動了.

原以為這世上已經再也沒有人能夠在煉藥一道讓他有任何的激動,可是今天這個家伙做到了,因為他辨別藥物的能力,哪怕是九州第一人都為之震驚……

(新的一月,請大家把手里的保底月票投給夜色,謝謝大家!謝謝!)(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零二章 神師之路     下篇:第六百零四章 小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