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六百零五章 說好的只喝茶呢  
   
第六百零五章 說好的只喝茶呢

"小……小友……你趕緊跟我說說,你是怎麼分辨血色花和毒血花的. ? "周棟性子本就大大咧咧的,自從第一次知道白里分辨血色花和毒血花的方式是金不換都比不上的時候他就對這種方法充滿了好奇.

他恨不得讓白里馬上將方法告訴自己.

"周老……不要胡說,這乃是小友的秘法,怎能隨意亂說."

金不換此時面帶苦笑,周老這人一直都是如此,大家這第一次見面,你開口就問人家的秘法,這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啊.

"也是也是,老夫孟浪了!小友勿怪勿怪啊!"周棟顯然也意識到自己的話有問題了,一邊撓著他那一頭有點自來卷的白毛一邊憨憨的笑著.

可是白里此時卻有點喜歡這個老匹夫了,雖然這貨看起來莽撞,但是這樣的人卻真誠,有什麼說什麼,是什麼就是什麼,很少會去做那種陰謀詭計的事,跟這樣的人交朋友簡單又舒心.

"周老無需如此,其實不怕周老怪罪,我根本沒有任何秘法."

白里這話出口之時金不換也已經煮好了藥茶,此聽聞白里開口竟然說自己根本沒有秘法,這讓他十分好奇.

"沒有秘法?你可別誆騙我這個大老粗,你小小年紀若是沒有秘法怎能如此快的辨別血色花和毒血花?"周棟再次開口,眼中滿是不信,甚至看白里的眼神都帶著一絲狐疑,那樣子好像在說,小子你別把老子當成傻子!

而面對周棟如此模樣白里苦笑的搖搖頭,自己就算是想說有秘法也不可能,因為自己辨別藥物完全是依靠了自己特殊煉藥術的被動能力.

簡單的說自己的眼睛就像是紅外線掃描儀,當自己眼睛掃描過的藥材會直接進入大腦之中,隨後煉藥術存在的藥庫信息會馬上根據自己掃描到的信息在第一時間給出藥材的信息.

就比如說血色花和毒血花,這兩種藥材哪怕是讓金不換去辨別,也不敢說做到百分百的無誤,可是白里卻可以.

血色花和毒血花看起來幾乎一樣,但是那只是看起來而已,實際上區別還是很大的,至少對于白里的辨別系統而言是這樣的.

這世上從來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東西,無論它們多麼相似,都必定有著可以區別的地方,除非是煉藥術的藥庫之中都不存在的藥材,否則沒有什麼是白里無法辨別的藥材.

尋常煉藥師要學煉藥術先要當幾年的學徒,這學徒的幾年時間里煉藥師必須要從辨藥術開始學起,一個煉藥師你總不能連藥材都不認識吧.

可是白里不需要,當白里點下第一個煉藥術的點數之時,就自動激活了藥庫之中的一切信息.

白里可以不認識,但煉藥術能夠認出來.

而隨著煉藥術等級不斷提升,煉藥術給出的辨別信息也會越來越全面,如果是一級煉藥術,可能只會告訴你藥材的名字以及可以煉制什麼藥物.

但現在白里的煉藥術不光可以知曉藥物,更是能夠清楚的知道藥物的性質,品質甚至是年份都會有一個大概的顯示,如果煉藥術達到十級的話,自己甚至僅僅憑借藥材就能夠知道這些藥材所能夠煉制藥物的成功率是多少.

當然了,這些白里是肯定不能告訴眼前的兩位的,因為這些東西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釋,他們也無法明白,所以白里只能找一個更加玄奇的說法.

"不瞞兩位,我從小就有一個特殊的能力,我可以感知到大部分藥材的靈性,然後從它們的靈性之中直到藥材的本質."

白里這話出口,就見金不換那拿著藥茶的手猛然一抖,周棟則是直接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白里!

"天生靈體!"這一刻金不換和周棟兩人心中同時出現了這四個字,其實從第一次知道白里的存在之時,兩人就曾猜測,白里會不會是那傳說之中跟當年煉藥師一脈的祖師爺一樣的天生靈體.

不過天生靈體一直以來都只是一個傳說,哪怕是異族之中對煉藥一道最為擅長的藥族也從來沒有誕生過天生靈體,所以這個傳說始終是傳說,從來沒有真正被印證過.

可是今時今日白里卻說自己是天生靈體,這著實讓人難以置信.

不過此時此刻周棟和金不換更多的不是激動而是質疑,兩個人年齡加一起都快二百歲了,什麼幺蛾子沒有見過?你說你是天生靈體我們就信你啊?

"小友你的意思是無論任何藥物在你面前,你都能夠通過藥物的靈性感知藥物是什麼?"金不換此時再次開口,想要看看白里怎麼說.

"老金你可真是麻煩,試試不就知道了麼!"相比起金不換的詢問,周棟更相信眼見為實,他大手一拍桌子直接從凳子上站起身來,而後一把抓住白里就開始往外走.

"走走走!小……小友!我現在就帶你去我們丹閣的藥庫之中,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天生靈體!"

這一次金不換沒有再阻攔,因為金不換知道天生靈體代表了什麼.

九州的煉藥師其實如今已經開始凋零,異族崛起遠在蠻荒的藥族個個天生都擁有極強的煉藥天賦,十年前藥族族長親自帶領藥族前來神都,那一戰是煉藥師的戰爭,那一戰九州雖然贏了,可是卻只是慘勝.

年輕一代幾乎所有煉藥師全軍覆沒,沒有一人是藥族年輕一代的對手,最後唯有靠著金不換一人擊敗所有藥族的煉藥宗師算是為天啟王朝留下了最後一塊遮羞布.

金不換的名氣就是在那一年達到的巔峰,因為他是英雄,他在幾乎絕境之中最後逆轉藥族猥九州保住了藥師正統的名號.

可是那一戰金不換知道自己贏的只是運氣,因為那一爐丹藥即便是他也不過只有三成的成功率,老天那一次站在了他的身後,讓他靠著三成的概率逆轉一切.

可藥族不甘失敗,他們放出豪言,十年之後九州再無一人能夠在煉藥一道跟他們一戰.

盡管那時候沒有人相信,但金不換卻信了,老天不會永遠站在自己的身後,十年轉眼而過,時至今日跟藥族的十年之約只有一月,據說藥族已經從蠻荒出前來神都參拜天啟大帝,可名為參拜實則是挑戰,金不換自問憑借自己風燭殘年之軀還能為天啟王朝再戰,力保藥師正統,可是下一個十年又是誰站出來呢?

當今九州宗師數量只減不增,盡管丹閣努力培養年青一代,可是卻始終沒有領軍人物,金不換不敢想象,當有朝一日自己再也沒有力氣出戰的時候,九州的煉藥師一道會成為什麼模樣.

而此次白里的出現卻給了他一線生機,如果眼前的白里真的是天生靈體,那麼憑借對藥物的感知之力,他只要還在九州一日,藥族就唯有俯稱臣!

白里並不知道短短的時間金不換已經考慮了這麼多,此時被周棟一手強拉著從房間往外走,白里只有眼淚汪汪的看著那剛剛泡好的散濃郁藥香的藥茶.

"尼瑪……說好的請喝茶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零四章 小友     下篇:第六百零六章 紫金地龍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