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六百二十四章 呸……臭不要臉  
   
第六百二十四章 呸……臭不要臉

寂寞如雪!

這四個字高高的掛在院落的最高處,一股吊炸天的氣息撲面而來.

而在這四字的下方,則是立著一面弟子莫入的牌子.

白里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客卿執教金牌,肯定的點了點頭隨之走入院落.

"尼瑪弟子莫入,然而老子並不是弟子."手持客卿執教金牌,自己可是擁有客卿執教身份的,在天啟書院中基本等于是享受大部分老師的權利,所以這里自己當然進得.

踏步進入院落,整座院落看起來多少有那麼幾分荒涼的氣息,但也不至于說鬼氣森森,但從四處的落葉堆積情況大概可以判斷這里恐怕長期處于無人打掃的狀態.

"不對啊,這里可是典閣,典閣每日都有弟子固定打掃……"白里想到這里不免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尼瑪門口掛著弟子莫入,就算是有弟子想要打掃恐怕也是不敢進來吧.

天啟書院規矩並不多,弟子通常也沒有太多的限制,可一旦出現有弟子不允許進入的地方,那麼就是絕對不允許進去的,一旦違背必定是被開革出書院的下場,這一點當初大魔王給自己講過,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模樣,搞得跟自己一定會破壞規矩一樣.

"咦?這里也有書庫?"在院子之中轉悠了一會兒白里發現院子的後面竟然也有兩座書庫一樣的建築,只不過看那破爛的模樣白里很懷疑這里是不是早就已經廢棄了.

"不會鬧鬼吧?"仔細想了想白里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幼稚的想哭,鬼怪在九州算不上什麼神秘的東西.

人死後會化為靈魂狀態,而這靈魂就是所謂的鬼魂,幾乎每一個云侍都是玩鬼的行家,所以鬼怪這種存在對于九州武者而言跟武器是沒有太大的區別的.

別說武者,隨便找一些婦孺老少估計都不會對鬼魂有任何的恐懼.

因為無知,所以恐懼,以前是因為從來沒有見過鬼魂,所以才會懼怕鬼魂,九州到處都是玩鬼的行家,誰會懼怕這玩意兒?

"咯吱……"那看起來隨時可能破損的木門被推開之時發出一陣讓人牙酸的聲音,同時伴隨著塵土席卷而來,白里手臂一揮,勁風吹散塵埃這座書庫也是一目了然.

出乎白里意料,書庫之中雖然遍布塵埃,可是卻完全不是想象之中的廢棄模樣,甚至一眼看去白里自己都忍不住驚叫出口!

"我了個去……原來大頭都在這里……"看著眼前所擺放的無數紫檀木架,這些紫檀木架之上擺放著一只只精致無比的盒子,其中有幾個盒子甚至被打開,而盒子之中所擺放的並非之前那些書庫之中的典籍,而是一只只玉碟!

九州之上,尋常功法一般都是記錄在一些特殊的妖獸皮卷之上,不易損毀,但那只是普通功法,只有高級的功法通常都是使用秘法封印在玉碟之中,如此才可以保證不被毀壞,所以當看到這里遍布的玉碟之時白里就已經明白這座書庫之中所存放的才是真正的大頭.

恐怕自己要找的禦空步應該也在這里.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白里嘿嘿笑著就走到了一座紫檀木架之前,伸手從木架之上拿起一只布滿灰塵的玉碟,玉碟入手白里的腦海之中已經出現了提示:"發現殘缺半神級功法烈焰劍訣!"

"果然!"當提示出現之時,白里終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隨手拿起一只玉碟就是半神級功法,這里竟然有這麼多玉碟,盡管玉碟之中的功法是殘缺的,卻一樣讓白里明白這座書庫的不凡之處.

放下手中的殘缺烈焰劍訣,白里伸手准備看看旁邊的玉碟之中記錄的是什麼,可就在白里抬手之時,就感覺身後忽然一陣陰風襲來.

來不及多做思考,白里下意識的激活禦空步,身子就要向左一步踏出,但是白里的左腳甚至還沒有來得及落地,一只枯黃的爪子竟然已經抓在了自己的右肩之上.

"尼瑪……什麼鬼……"白里只來得及喊出這一句,隨後就感覺自己的身子整個飄了起來,再次看清周圍的情況之時,自己竟然已經到了書庫之外!

被丟出來了?看著身上遍布的枯葉,白里已經確定了這個事實.

抬頭朝著被丟出的書庫位置看去,就見一個渾身跟濟公有九分相似的小老頭正用一種看小賊的模樣看著自己,如果把他手中的那面金牌換成一把破蒲扇,白里覺得自己可能會直接納頭便拜,口呼降龍尊者萬福!

"不對!那金牌好像是老子的客卿執教金牌啊!"

一瞬間白里也反應了過來,同時一身冷汗!

因為就在剛才那一瞬間的接觸之中,自己根本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靈力波動,也就是說這怪老頭對自己出手的時候甚至連靈力都沒有動用,完全是憑借的身體力量.

要知道自己可是使用的禦空步啊,這老頭在僅僅使用身體力量的情況下一瞬間抓住使用禦空步的自己,還要在丟飛自己的同時從自己身上把金牌拿走,這是什麼樣的速度?白里幾乎不敢想象,至少在白里已知的人之中絕對沒有人能夠做到這一切.

自己如今已經不是以前的菜鳥,哪怕是霍東覺在不適用靈力的情況下也很難靠著自身的力量抓住自己,更不要說讓自己連落腳的機會都沒有,還要把金牌拿走了.

"哎呦……客卿執教,可以啊小家伙,你恐怕是天啟書院曆史上最年輕的客卿執教了吧?就是實力差了點."怪老頭甩手將金牌丟出,金牌化為一道金光閃爍之間已經到了白里面前.

白里伸手抓住飛來的令牌,而後貼身放好從地上一骨碌爬起來馬上換上一副笑容.

"小子白里,乃是書院新的客卿長老,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白里如今可不敢有任何的托大,剛才那一個接觸之中白里就可以肯定,這老家伙至少是院長公孫和那種級別的人物,也就是說他是一個法身強者,而且剛才他完全有能力一招擊斃自己,卻只是把自己丟出來,這已經是給了自己天大的面子了.

"小子,你的禦空步跟誰學的?"

"當然是我自己領悟的了!"白里非常自然的開口.

"呸……臭不要臉……"

就在白里話音落下之時,一口唾沫直接噴了白里一臉,白里呆如木雞的看著眼前的怪老頭!尼瑪說好的法身強者呢?說好的強者氣勢呢?你這潑婦罵街一樣啐人一臉是什麼鬼……(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二十三章 寂寞如雪     下篇:第六百二十五章 被虐的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