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六百二十六章 完全不認識  
   
第六百二十六章 完全不認識

如果換成其他一些得道高人,白里斷然不會相信他們會做出搶奪小輩寶物這種事情,哪怕是再怎麼樣的好寶貝,哪怕他們心中再怎麼的渴望,至少表面上也要做出一副我怎麼能跟小輩一般見識的模樣.

但是面對老流氓,當老流氓毫無顧忌的將金角匕首別在他自己腰間的時候,白里就知道,這金角匕首已經改了姓了.

自己如果不開口要也就罷了,一旦開口,必然又是被啐一臉唾沫的下場.

看著老流氓得意的樣子,白里很懷疑老家伙年輕時候是不是綠林響馬,專門干打家劫舍的工作,一言不合就要劫個色那種.

"老子不會放棄的!"白里從來就不是那種迎難而退的人,如今面對老流氓,白里心中更是帶著一股火,你不讓我進去,我還偏要進去!

一個小時之後……

渾身泥土夾雜著一頭落葉的白里罵著就從院落之中走了出來.

"老流氓……老賊……老匹夫……老子祝你全家愉快……"一邊罵著白里一邊無比的心疼.

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交鋒之中,自己出手十二次,結果就是自己從華武那里勒索來的靈盾跟隨金角匕首一起改了姓.

在這個過程之中,白里幾乎是強忍著一把毒粉跟老流氓同歸于盡的沖動.

其實東西丟了倒也罷了,畢竟身外之物,可是老子連續丟了兩件極品天器卻連人家怎麼出的手都沒有看清,這是不是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

以前在gtr聯盟之中,白里也認識幾個聞名天下的盜賊,但是白里發誓,把那些賊頭捆一起送到老流氓面前都不夠老家伙吃一頓的.

在連續丟掉兩大寶物之後,白里學乖了,所有東西都裝進箭魔戒指之中,最後被惱羞成怒的老流氓在身上摸了個遍一把丟出了院落,並放出話來,沒東西你也想進去?做夢!

說好的打賭呢?為什麼白里感覺現在自己好像被騙了?

欲哭無淚,此時用這四個字形容自己的心情白里覺得最為貼切,因為在白里過去的人生閱曆之中從未遇到過一個無恥到這種境界的老家伙.

"這貨一定是因為在皇宮偷東西被貶出皇宮的,還自稱什麼天底下只有他有資格守衛這里,我去你大爺的!臭不要臉."

白里大聲的謾罵著,這聲音肯定逃不過老家伙的耳朵,可是無恥入老流氓者對于白里的罵聲是毫不在意.

帶著滿肚子的怒火,白里從典閣之中一路走出,這一路上所遇到的人都跟見了鬼一樣紛紛躲閃,不過這也怪不得他們,因為任何人只要第一眼看到白里都會想到三個字:有殺氣!

一路走出丹閣,白里特意放慢了腳步,想要聽聽是不是有人在背後罵自己,但是這一次書院那些被自己欺負過的家伙的表現卻讓白里很失望.

說好的嘲諷呢?說好的謾罵呢?怎麼一個個都閉嘴了?

此時此刻白里發誓,只要任何人開口說自己一句,自己馬上就沖上去用鞋底子教他做人!

反了天了!老子現在是客卿執教,辱罵客卿執教最重可逐出書院,被老子揍了你還得提著東西去老子那里謝罪.

能夠進入天啟書院的顯然沒有傻子,所有人都知道白里如今已經是客卿執教的身份,就算背後罵他罵的再歡快,至少表面上沒有任何人敢開口,包括吟翎羽都不行.

尊師重道在九州非常重要,一個不懂得尊師重道的人是會被所有九州之人唾棄的.

所以一路抵達丹閣,白里都沒有能夠找到一個下手的目標,以至于白里怒火發不出去,被老流氓氣的有些胃疼.

踏入丹閣,一路所過,遇到的丹閣弟子皆是駐足朝著白里行禮,如今白里可是金大師親自任命的客卿執教,再加上昨日幾乎所有丹閣弟子都親眼見到了白里那恐怖的煉藥之術,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之中,無論白里年齡大小,都是值得他們去尊重的一位老師.

金不換在丹閣之中極少傳授弟子,只有弟子遇到一些極為詭異的事情通常才會請教金不換,其他時候更多的都是丹閣的其他老師教授,最多就是老村長去.

當白里發現金不換之時,老家伙正眯著眼睛在午後的陽光下喝著他自己煮的藥茶,那愜意的模樣說不出的蛋疼.

"怎麼?九宗和十大家族又出手了?"看到白里氣沖沖的模樣,金不換也是一愣,有自己出手,金不換並不覺得白里跟九宗以及十大家族的那些小仇怨至于讓他們跟白里死磕到底.

可是如果不是九宗和十大家族出手,如今誰還能拿白里怎麼樣呢?

長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白里伸手朝著典閣的方向指了指隨後朝金不換開口道:"金老,不知你可知道那典閣之中寫著寂寞如雪的院子里面的老家伙是誰?"

白里此話出口,原以為金不換會跟自己一樣跳起來大罵,可是萬萬沒有想到,老家伙卻是渾身一個激靈,好像被嚇到了一樣,而他這樣的表現讓白里下意識的認為,那個老賊一定對金不換做過什麼不可對人言的事情.

"你去過那里?竟然還活著?"金不換站起身來走到白里身邊,將手中的藥茶交給白里之後上下打量了白里半天,那眼神分明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什麼……什麼還活著?金老難道認識那老家伙?"

"不認識!完全不認識!"

有古怪!

看到金不換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白里覺得這其中一定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難道兩個老家伙是……咳咳……

打消自己邪惡的想法,白里就聽金不換再次開口:"白里,聽我一句,今後不要在去那里,也不要問任何人是不是認識里面的人,因為他不是你應該知道的人,你就當今日只是做了一個噩夢,以後你只要不再進去,就不會有任何麻煩."

金不換的話說的非常鄭重,甚至白里聽的出來金不換說話時候牙齒都在打著顫,可是看到金不換這樣的表現白里就更加好奇了.

金不換何等人物?當今九州之上跺一跺腳能夠讓九州都翻天的人物,哪怕是面對九宗和十大家族,他一面金牌送出,都能解白里的危難,可是如今面對那院中的老流氓,他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不敢提,這老家伙到底是什麼人?

白里想象不出當今九州還有誰能夠讓金不換如此恐懼,就算是天啟大帝都不夠吧,那這老賊究竟是誰?以白里對九州的了解,九州好像並不存在一個這樣無恥的強者吧.

而就在白里絞盡腦汁的思考之時,丹閣之外卻是突然傳來一陣騷動……(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二十五章 被虐的白里     下篇:第六百二十七章 藥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