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等你們的人使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等你們的人使

"你看!我說要送你們一場神跡,現在神跡來了!"

白里這句話出口的同時,就見紫金盤龍爐之中一道紫光沖出,耀眼的紫光瞬間將整個藥王殿渲染成了紫色.

紫光籠罩全場所有人都仿佛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定格在了原地,所有人都被那迷離的紫色光輝驚呆了.

金不換和周棟此時依舊站在椅子旁邊,可是他們的雙眼望著那從丹爐之中射出的紫光卻有一種置身夢幻的感覺.

癱軟在地上的徐帥這一刻哭的如同淚人一樣.

神跡!這是真的神跡!誰也沒有想到,這失敗了過十分之一的藥材竟然會在最後一刻誕生出一刻極品地心丹來!

"不可能!這不可能!"藥族地使此時如同瘋了一樣的狂叫,他甚至顧不得手中那用來洗刷恥辱的長刀,一手伸入丹爐之中從無數的黑色藥渣之中一把將那顆散著紫光的極品地心丹抓了出來.

溫熱的丹藥入手,藥族地使就感覺自己整個世界都崩塌了,他不是菜鳥,他也是一位煉藥大師,此時這顆丹藥剛剛入手他就已經可以肯定,這顆丹藥並不是白里作弊所放入丹爐之中的,因為這顆丹藥之中的氣息完全是符合那四十八種材料的,甚至還跟那些損毀的殘渣相互呼應!

所以這顆丹藥只可能是這一爐所煉制出來的,根本沒有任何的虛假.

手握這顆丹藥,藥族地使整個人竟然一個不慎從丹爐之上直接滾落到了地上,長刀叮鈴鈴的跌落在地上他都顧不得去看,依舊那麼呆呆愣愣的看著手中的極品地心丹,口中還在不斷的重複著不可能三個字!

不可能!這三個字可不是只有藥族地使會說,此時就算是金不換和周棟都覺得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產生的極品丹藥.

隱丹的存在是煉藥師都知道的,比如一爐丹藥煉制之後看起來好像完全廢掉了,但是也有很小的概率會有少量的丹藥存在于廢掉的殘渣之中,這就是所謂的隱丹.

可是從古至今煉制出的隱丹多不勝數,但誰見過隱丹竟然是極品?極品隱丹?在廢料之中出現極品?

金不換這麼多年的煉藥知識都無法解釋這一點,如果真的算起來,或許真的如同白里所言的那樣,只有神跡二字才能夠解釋的通順,也只有神靈才有能力讓隱丹變成極品.

峰回路轉!這一刻全場所有人的心都只有峰回路轉四個字才能夠形容.

當藥族地使舉起長刀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白里死定了,可是誰能夠想到,白里竟然會在無數的廢料之中找出了一顆極品地心丹出來,如此峰回路轉讓每一個人都覺得這只有神跡才能夠形容.

"不可能……這不可能……"藥族地使依舊在不斷的重複著這兩句,這一刻他猶如瘋魔了一樣,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如果不是親眼見證一切,無論別人說的如何天花亂墜,他也絕對不會相信這一切會是真的.

可是當事實擺在眼前的時候,已經容不得他信或者不信了,因為事實就是事實!

不可能,這種不可能的事情白里當然也知道,隱丹當然不會出現極品,可是所有人都忘記了一個點,那就是這一次的藥材乃是白里親自挑選出來的.

當白里去挑選藥材的那一刻,其實神佑的力量已經在無形之中加成到了所有藥材之上,而後雖然白里並沒有親自煉制,可是既然已經沾染了因果,神佑的力量就能夠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而當白里打開丹爐的那一刻,沒有人看到,無形之中有一道紫光籠罩在了整個紫金盤龍爐之上,那是神佑的力量,當神佑的力量降臨的那一刻,白里知道,自己已經贏了,無論什麼樣的絕境,神佑都絕對不會讓自己失望.

而一切也果然如同白里所預料的那樣,神佑的力量改變了丹爐之中的丹藥,最終竟然讓這顆隱丹硬生生從劣質達到了極品的程度!

所以白里並沒有說錯,這的確是神跡,也只有神靈的氣運才能夠左右的神跡.

但即便如此,白里也感覺自己是一陣的心驚肉跳,雖然有神佑,可是白里也不確定神佑是不是能夠真的將這顆隱丹推到極品的級別,只要有那麼一點點的差錯,今日輸的就是自己.

不過這一次無論如何說,白里賭贏了,神佑的力量再次讓白里為天啟王朝贏下了這第二場的比試,三使如今白里連下兩城!

從丹爐之上縱身一躍,白里落在了那癱坐在地上的藥族地使面前,看著這個手捧極品地心丹幾乎瘋魔的家伙,白里的臉上沒有任何的仁慈,因為白里知道,這就是賭命,如果今日輸的是自己,那麼自己的人頭對方也一定會收下!

"現在,你該留下你的雙腿和雙眼了."白里說著已經從紫金盤龍爐之上跳了下來,而後走到那被藥族地使丟棄在地上的長刀之前.

看著這把長刀,當時藥族天使就是用這把長刀斬斷了自己的雙腿從神都一路爬出去的,藥族地使想要用這把長刀斬下自己的頭顱用來洗刷藥族的恥辱.

只可惜他注定無法如願,非但如此,恐怕今日過後,這把長刀會成為藥族最恥辱的武器吧,因為一把武器記載了兩段藥族的恥辱.

藥族地使從地上撿起長刀,看著這把長刀,眼淚已經從他的眼中滾落下來,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錯了.

當藥族天使告訴所有人白里是一個惡魔,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惡魔的時候他並沒有往心里去,甚至直到前一刻他還認定自己會勝利,但是此時此刻他明白了,天使沒有說謊,眼前這個看起來平靜無比的年輕人真的是一個惡魔,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惡魔,一個連死的權利都不給你的惡魔.

當聽到藥族天使是從神都爬出來的時候,藥族地使只覺得那是無盡的恥辱,那個時候他只有憤怒,可是這一刻他才能夠真正感受到藥族天使是何等的屈辱.

當看到藥族天使自盡的時候那種解脫的表情他當時還不理解,但是這一刻他理解了,也許有時候死真的是一種解脫,真的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最後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白里,藥族地使將這個人的影子永遠記載了自己心頭,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最後的一眼,他要將這個惡魔的影子牢牢印在腦海之中,將這個惡魔的消息帶回藥族,告訴自己的族人一定要小心這個惡魔,他會在你最得意的時候用最殘酷的手段將你擊敗!

"噌……"刀光閃現,藥族地使的雙腿也在刀光之中離開了他的身體,而後藥族地使的兩根手指插入眼窩之中硬生生的將自己的眼珠子從眼窩之中摳了出來,而在他摳出眼珠的最後一瞬間他看到白里撿起自己的雙腿裝入了那之前自己強烈要求准備的箱子之中,甚至還回頭朝著自己微微一笑好像在說:"我等著你們的人使……"(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七十五章 你看,我的神跡到了     下篇:第六百七十七章 天啟王朝的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