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七百章 人使入神都  
   
第七百章 人使入神都

神都正陽門在力士的推動之下,巨大如山的城門發出一陣如同山岳碾壓的聲音隨之緩緩開啟.

天啟大帝已經徹底的玩兒嗨了,這從來都沒有給異族走過的正陽門他竟然一連開了三次,這很讓白里擔心之後藥族的大部隊來了之後他會不會同樣開正陽門迎接.

對于血虐三使白里覺得自己有把握,可是面對藥族的那一群老變態,白里覺得就是把自己賣了也絕對不可能讓人家爬出去.

不過天啟大帝如此做法卻給了整個神都上下所有百姓無與倫比的信心.

為什麼開正陽門?因為天啟大帝有信心,對白里有信心,你可以走入正陽門,但一定要從正陽門爬出去,所以你走的越是風光,離開的時候就越是丟人,這是天啟大帝在給所有子民帶去無盡的信心.

整個神都在這幾日早已經被塞成了罐頭,九州各地的煉藥師基本上稍微有點名氣的都跑到神都來了,而且不光煉藥師,所有想要觀看這場盛會的人也同樣集中到了神都之中,因為誰都知道,這一場的藥族之戰,必定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

當白里讓第一位天使爬出神都開始,導火索就已經被點燃,不敢說這一次的戰斗會不死不休,但是藥族為了顏面必定會拼盡全力,而天啟王朝自然也不可能讓藥族討到便宜,所以這是一場兩邊都無比渴望勝利,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取得勝利的戰斗.

這幾日神都所有的客棧酒樓基本上已經是處于絕對客滿的狀態,差不多連過道都已經被擺上了簡易的床,但就算如此,每天晚上依舊有很多流浪者充釋在神都的大街小巷之中.

不是他們願意流浪,主要是他們現在就算手里揮舞著千金也絕對不可能找到住的地方.

當然了,這些人並不包括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畢竟有頭有臉的人物誰沒有幾個朋友啊,在神都找一隅安身之地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藥族三使最後的人使也到了!"

隨著這個消息在神都開啟,人如潮湧一樣沖向正陽門,可是真正當他們抵達正陽門的時候才發現,正陽門如今早已經是人滿為患,縱然是天啟大帝又派出了數百的金吾衛維持秩序也依然無法避免人滿為患的狀態.

好在神都的百姓都非常懂規矩,至少給正陽門留了一條能夠讓藥族人使同行的道路,否則那可就真的搞笑了.

"快看……戰車來了!"

也不知道是誰呼喊了一句,無數人抬頭朝著遠方望去,就見遠處的大地之上,一輛掛著藥族標志的戰車正朝著正陽門的方向緩緩而來.

"你們看!戰車之上竟然插著一把刀!"

"是啊!那把刀好像還有血跡!"

"那是天使和地使當時自斬雙腿的刀,是那把羞恥之刃!"

"這藥族人使竟然將這把刀插在戰車之上難道是告訴我們,他也要用這把刀斬下自己的雙腿爬出去麼?"

"我看他是想要白里的腦袋!"

"癡心妄想!想在我們神都拿走白里的腦袋?讓那言東來親自來吧!"

這把插在戰車頂峰的羞恥之刃也同樣激起了無數神都百姓的怒火,白里讓這把刀兩次斬下藥族使者,這是一把對于藥族而言充滿了恥辱的兵刃,而想要抹去這把兵刃之上的恥辱,唯有用這把刀斬下白里的頭顱才可以.

藥族戰車緩緩接近正陽門,戰車車門開啟,一頭墨綠長發的藥族人使此時站在戰車之上目光遠眺這座如同遠古巨獸一樣的神秘都城.

他的手中捧著一只碧玉錦盒,很顯然這錦盒之中所裝的便是此次藥族第三使者人使所帶來的第三件禮物.

戰車來到正陽門前,無數百姓朝著藥族戰車指指點點,特別是那插在戰車頂上的刀鋒更是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

可是藥族人使卻並沒有在意這些人的指指點點,從藥族出發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知道自己此來的唯一目的就是帶走白里的人頭,如果無法摘下白里的人頭,那麼之前兩位使者就是他的下場.

白里!這個名字早已經被他深深記住,這是一個惡魔一樣的人物,他兩次出手兩次剝奪了藥族的尊嚴,藥族曆史上從未有過如此奇恥大辱,如果無法斬下白里的頭顱,藥族將永遠成為別人的笑柄.

想到這里藥族人使握了握手中的碧玉錦盒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這碧玉錦盒之中所裝的是什麼他很清楚,自然也明白此物必定能夠給藥族帶來勝利.

想到少主臨行前的交代,人使相信白里必定會接受少主的挑戰,而這一次就算白里真的有通天之能也絕對不可能贏,不要說是白里,縱然是金不換出手也絕無可能,因為這是一場根本無法勝利的戰斗.

戰車穿過正陽門,駛入青龍道,筆直的青龍道直通天啟書院和天啟皇宮,如今雖然兩邊擠滿了前來觀看藥族人使的百姓以及從九州各地趕來的人,但是依舊沒有任何人阻攔使者的戰車.

這是禮儀,無論最終藥族人使的下場如何,他是使者,天啟王朝都會給予他足夠的尊重,任何無故阻攔使者的人都會被金吾衛斬殺當場.

青龍道很長,看著這條幾乎貫穿了整個神都的青龍道,人使知道,之前自己的兩位兄弟就是從這條道路上一點點的爬出神都的,這是一條恥辱之路!

可是人使卻並沒有因為這條恥辱之路而有任何的不滿,因為他相信,當他一手提著白里的人頭從這里離開的時候,一切的恥辱都會被白里頭顱之中所滴下的鮮血洗刷的一干二淨.

天啟書院,史春來此時站在丹閣之外捶胸頓足,如今他眼前的丹閣早已經被擠成了罐頭,別說是人了,就算是連一根針都插不進去了.

不少沒有來得及擠進去的天啟書院弟子此時都堵在丹閣之外破口大罵,罵的是那些臭不要臉的提前跑進去的家伙.

"你妹的!你們要不要臉?提前兩天就去搶位置,你們怎麼不上天呢!"法如心身為法家的嫡傳弟子如今也顧不得自己的身份了,尼瑪藥族三位使者,三次自己竟然連一次都沒有擠進去,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而就在法如心的謾罵之中,他發現霧隱流風在人群之中前後擺動,如同游魚一樣朝著里面不斷深入,對于霧隱流風的這一手,法如心更是差點吐血.

"最無恥的就是你們霧隱家……這些偷雞摸狗的本事你們真是天下第一!"

法如心扯著嗓子大罵霧隱流風.

"放屁!論偷雞摸狗的本事,我們霧隱家只服白里!"霧隱流風當然不是被罵以後不還嘴的人,此時面對法如心的謾罵他直接開口回應.

可是霧隱流風的話卻讓白里一陣無語,你們兩家對罵就對罵管我鳥事?

但是這個時候顯然並不是跟兩家對罵的時候,白里走到一臉氣惱的史春來身旁,一拉史春來,而後給了史長老一個眼神,史長老大悟連忙跟在白里身後,果然當白里向前走的時候,所有人都馬上讓開一條通路,畢竟白里才是這一場戰斗的主角,如果他都進不去,那還玩個卵?

而隨著白里不斷向前,緊跟著白里的史春來也終于成功的混入了藥王殿中……(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九十九章 霍比特人和暴發戶     下篇:第七百零一章 人使的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