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 第七百五十四章 藥神之力VS神佑  
   
第七百五十四章 藥神之力VS神佑

言南山出生那天,天降神光,他降臨的那一刻,藥神的虛影籠罩整個藥族大地,所有藥族之人頂禮膜拜.

有傳聞言南山乃是藥神轉世降臨,而言南山從小也擁有極為獨特的能力,從他開始學習煉藥開始,很多根本無法成功的煉制在他的手中最終都輕而易舉的成功了,所以他在藥族有藥神祝福之人的說法.

但是只有了解言南山的人才知道,言南山其實可不是只有藥神祝福那麼簡單,言南山擁有無與倫比的煉藥氣運,甚至他還可以奪他人的煉藥氣運.

言東來曾親自試驗,他一個最頂級的宗師煉制回生丹,按理說就算是閉著眼睛也應該是百分百的成功率才對.

但是當他被兒子剝奪氣運之後,竟然只有三四成的成功率,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而同樣言東來也明白兒子的奪運之術是何等的恐怖了.

可以這麼說,如果兒子不惜一切代價去奪一個人的運道,哪怕這個人是宗師,他煉制的丹藥也很難成功.

此時之所以徐帥他們感覺變化不大是因為言南山不光要奪他們所有人的氣運,還要將這些氣運分享給自己這邊的隊友,所以效果遠不如單單奪一個人的氣運那麼強大.

而白里的話讓言南山多少有些憤怒,這世上竟然有人敢質疑自己奪運之術?言南山想要讓白里狠狠的長一個教訓.

"堂堂天啟王朝年青一代煉藥師的第一人,如果連聚靈丹都無法煉制成功,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

言南山想著眉心之間綠光飛射,飛射的綠光化為一團墨綠色的光芒直接籠罩到了白里的上空,他要強行奪走白里所有的氣運!

而當綠光籠罩的同時,金不換等幾位大師也頓時看到了這一切,五人臉上明顯露出了憤怒之色,但是此時此刻比試的是白里和言南山,他們就算想要出手也絕對不行.

可就在他們眼睜睜看著綠光即將籠罩白里奪走白里氣運之時,讓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那可以奪走一切氣運的綠光在降臨到白里頭頂的瞬間,就見那仿佛惡魔一樣的綠光仿佛忽然遇到了什麼阻礙一樣,竟然無法觸碰到白里!

"這……這是怎麼回事!"不光金不換五人,這一刻連藥族的眾多煉藥宗師也被驚呆了!

這綠光乃是言南山的藥神之力,任何煉藥師在煉藥之時都無法躲避這藥神之力的奪運,縱然是宗師也不行,這一點他們所有人都知道,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曾被言南山測試過這藥神之力.

但是這一刻藥神之力在遇到白里的時候竟然被硬生生的阻攔住了!

所有能夠看到綠光的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因為他們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天啟皇宮,天啟大帝因為身份的原因是不便出現在天啟書院的,可是他卻沒有放過這次比試的任何動向,此時此刻身在禦書房中的天啟大帝也是被驚呆了.

當言南山使出藥神之力要奪他們天啟王朝煉藥師運道的時候他也非常憤怒,不過這藥神之力就算是他也無法阻擋,所以只能干著急.

特別是當看到言南山要奪白里氣運的時候,天啟大帝氣的一巴掌將眼前的紫檀桌案都拍成了粉碎.

了解天啟大帝的劍侍很清楚此時此刻陛下恐怕已經有了要殺人的心思,如果不是對方的身份原因,估計陛下早已經取了對方的命.

但是就在天啟大帝覺得白里這一次也在劫難逃的時候,卻忽然發現那即將抓住白里運道的綠光仿佛被什麼無形的力量給阻擋了!

"這……這怎麼可能……"天啟大帝呆呆的坐在龍椅之上,這一刻他幾乎無法掩飾自己心中的震驚,別說是他,就連劍侍都快要被這發生的一切給驚呆了.

"白……白里的氣運已經強大到就算是藥神之力都無法奪走也不敢奪走的程度了?"

劍侍此時開口,而伴隨著他的話,天啟大帝的臉上也充滿了不可思議.

相傳這世上除了神賜之人之外還有一種氣運無比強大之人,這種人的氣運強大到就算是神都不敢剝奪,過去天啟大帝一直以為這樣的人就是一種傳說,怎麼可能真的出現?

但是此時此刻天啟書院所發生的一切只能用這一個解釋!

天啟書院,白里此時依舊在安靜的煉制著自己的聚靈丹,甚至從頭到尾白里都沒有看一眼言南山要奪自己氣運的那些綠色光芒,因為只有白里自己清楚,當那些綠光籠罩自己的一瞬間,自己的眉心之中,神佑的力量竟然直接沖出,而後直接將所有的奪運之力全部都阻擋在了外面.

神賜之人!無論再怎麼神賜,你也只是一個人,換言之神賜給你東西,你不過是神的仆人而已.

可是白里卻擁有神佑之力,神如同白里的仆人,無時無刻都站在白里的身邊護佑著他,什麼奪運之術,除非言南山的奪運之術能夠連神的力量都奪走,否則絕對不可能破的開白里的神佑之力.

而且這也是因為白里低調,不願意讓人知道自己的神佑之力究竟有多麼的恐怖,否則只要白里願意,一個意念就能夠直接讓神佑之力劈開眼前的藥神之力,而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言南山因為藥神之力毀滅而當場吐血身亡.

小小藥神之力也想挑戰自己的超神級技能神佑?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還想用這奪運之術奪走自己的氣運?白里真的很想問問眼前的言南山,老子就算讓你奪,你有這個膽子麼?你就算真的有這個膽子,你吃得下老子的運道麼?

而相比起白里的淡然,此時言南山就仿佛是看到了一個魔鬼一樣,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藥神之力在企圖奪運白里的時候被一股特殊的力量阻擋了,而當他強行想要控制藥神之力去奪白里運道的時候,自己的藥神之力竟然有了一絲恐懼!

沒有錯!那是一種恐懼,就好像自己的藥神降臨當自己看到藥神虛影時候的感覺,那種渺小的感覺就好像一粒塵埃跟一座山岳的區別.

"這……這到底是什麼力量……"言南山此時臉上已經有了一些驚恐,這一刻他甚至不敢控制自己的藥神之力去靠近白里,只能強行收回藥神之力去奪其他九人的氣運,至于白里,此時他連碰一下的念頭都沒有,因為他能夠感覺,前一刻自己距離死亡好像只有一步之遙……

藥神之力vs神佑!

這一戰藥神之力完敗!

上篇:第七百五十三章 奪運!神賜之人     下篇:第七百五十五章 七和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