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一百四十五章 深水埗  
   
第一百四十五章 深水埗

這麼多人在場,一部分都是來自一重天,對下面的事情,知道一些,經過眾人一番推敲,基本清楚了,林奇為何如此大怒.

"江流跟高展該死,他們之間的恩怨,為何要牽扯到無辜的人身上去!"

有人看不下去了,換成是他們,也會暴怒,殺死江流還有高展,替那些無辜百姓報仇雪恨.

剛才大家對林奇還有敵意,當事情了解清楚之後,反而敬佩林奇,敬佩他的氣魄,一怒殺人,而且還是高級班弟子以及導師.

這份胸襟值得人們敬重,在場能做到的又有幾人,畢竟林奇要承擔青云府的怒火,還有和親王跟武親王的震怒.

"做人自當橫刀向天歌,委曲求全終究難成大事!"

林奇的種種舉動,已經向世人證明,他是做大事之人,當然不會拘泥于一格,受世人眼光束縛.

撲面而來的殺意,讓江流還有高展面如死灰,特別是林奇殺死了胡成,徹底的告訴他們兩個,林奇不懼怕任何一人,誰敢阻攔,統統都要死.

"林奇,你要是敢殺我,我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你!"

江流說話了,他是武親王的兒子,掌握幾百萬大軍,手底下精兵強將數不勝數,隨便調來一人,就是林奇的死期.

"謝謝你的提醒,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林奇目光沒有任何的變化,哪怕他是武親王的兒子,也阻擋不了林奇殺他的腳步,想到那些無辜的人,慘死在路上,甚至連個安葬之地都沒有,大部分都是暴尸街頭,林奇心中的怒火就在燃燒.

"林奇,你一定要冷靜,有什麼事情,青云府會替你出頭!"

叮當出現了,出聲阻止林奇,希望他三思而行,殺人固然簡單,後續會出現一連串的事情.

林奇看了一眼叮當,沒有理會,手中的屠龍劍舉起,在眾人的目光之中,緩緩斬下,江流無法動彈,眼睜睜的看著黑色劍光落下.

"咔嚓!"

江流不敢相信,他的脖子在一點點分離,腦袋飛起來,跟胡成一樣,被林奇一劍切斷了脖子.

站在不遠處的高展嚇得一個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江流跟他一起長大,就這樣就被林奇一劍殺死,如何不驚.

殺死江流之後,林奇沒有停留,目光鎖定高展.

"林奇,求求你了,不要殺我,我錯了,真的錯了,不該讓人去挑起幾國大戰,才造成數百萬人死亡."

高展突然做出一個讓人無法相信的事情來,跪在地面上,給林奇磕頭求饒,哪里還有一絲貴族氣質,反而像是一條哈巴狗.

"夠了!"

林奇一聲大吼,打斷了高展,強橫的聲音,彙聚成一道氣浪,將四周一些建築,差點震塌了.

"你以為憑靠你的三言兩語,就能換回數百萬人的性命嗎?簡直是可笑至極,如果我殺了你,在給你道個歉,是不是也就可以了."

林奇義正言辭,讓高展無言以對,傻不愣登的坐在地面上,一臉死灰之色,到現在為止,府主還沒到,無人敢阻止林奇.

很多人都看出不尋常來,青云府高層為何都沒有出現,只要出現一尊高級武王,就可以阻止林奇,偏偏誰也沒出現.

那些武靈導師,根本不敢上前,單憑林奇的氣勢,就讓他們畏懼三分,何況是直面交鋒.

"林奇,我父親是和親王,只要你肯放過我,我保證你一輩子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你需要什麼,我都答應你,世俗界的皇主,還是美女江山,都可以答應你."

既然求饒不行,高展換了一種姿態,利用自己的身份,來引誘林奇,希望求得活命的機會.

"該結束了!"

林奇目光無悲無喜,世俗界的權利,還是榮華富貴,對于林奇來說,都是過眼云煙,他要走的路,誰也不懂.

"咔嚓!"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下,高展的腦袋飛起來,跟江流一樣,死在林奇的劍下,兩人從加入青云府至今,不過小半年時間,竟然以這樣方式死亡.

殺死二人,林奇身上的殺意開始減弱,他們兩個死了,不過幕後黑手還有人,林奇並不敢松懈.

將兩顆頭顱撿起來,用黑布抱住,林奇要用他們的腦袋,祭奠死去的那些人,也算是告慰他們在天之靈.

"林奇,你好大的膽子,公然在青云府殺人!"

就在林奇殺死他們幾人的時候,府主出現了,帶著一干高層,怒勢凶凶而來,很快降落在此.

"人是我殺的,如果有什麼懲罰,盡管沖我來吧!"

林奇目光平靜,直視府主,如果青云府要置于他死地,林奇自會有辦法離開這里.

如果青云府是明事理,知道自己是為了無辜百姓報仇,不計較這件事情,林奇自然會對青云府產生歸屬感.

"林奇,青云府規矩不能廢,既然你殺人了,請跟我們走!"

府主眼神露出複雜之色,對林奇是又愛又恨,喜歡他絕頂天賦,為青云府爭光,又恨他不爭氣,屢屢鬧事,讓他這個府主十分為難.

林奇嘴角露出一道弧線,似乎明白了府主的意思,沒有當眾將他擒拿,只是讓自己跟他走一趟,很顯然府主並沒有打算殺死林奇.

在場很多人都不是傻子,智商很高,都看出來了,府主有意偏袒林奇,為何要等到林奇殺人之後才出現,其中有很多貓膩在里面.

"是,府主!"

林奇十分聽話,乖乖的跟著府主離開了,不少人撇了撇嘴,一場鬧劇竟然以這樣方式結束了,並沒有看到林奇被斬殺當場的情況生.

大殿之中,只有府主跟幾名導師,都是武王境,已經能感知到林奇身上的武王氣息.

"林奇,你什麼時候突破到的武王境界?"

府主並沒有問及林奇剛才殺人的事情,而是詢問林奇的境界,加入青云府小半年時間,從一名小小的武師,成長到武王級別,確實震驚了不少人.

"剛突破不久!"

林奇沒有隱瞞,吞服了一枚人丹,幫助他突破境界,不然林奇還需要打磨一段時間.

"林奇,你想過沒有,在青云府公開殺人,這是挑釁我的權威,讓我如何跟其他導師還有學員交代."

府主突然露出為難之色,目光瞟了一眼林奇,想要看看他怎麼回答.

"府主何必明知故問,如果想要懲罰我,盡管說出來,如果有其他要求,也一並說清楚!"

林奇嘴角露出淡淡的邪笑,從府主遲遲不出現,到突然出現,其中生了什麼,林奇雖然不清楚,也能猜出一二.

青云府隸屬于青云皇朝,其實早已獨立,脫離了青云皇朝的掌控,特別是這些年青云皇朝不斷干涉施壓,讓青云府十分厭惡.

特別是那些皇室學員,仗著自己的身份,在青云府目中無人,引起很多人不滿,幾乎每天都有人去上層告狀.

"林奇,你很聰明,但是你想過沒有,縱然我不治你的罪,你以為兩位親王能放過你嗎?"

府主歎息一聲,露出無奈之色,他喜歡林奇,一味的縱容,也會害了林奇.

"那是我的事情,就不勞府主擔心!"

林奇做事不喜歡瞻前顧後,想做就做,這就是問心無愧,如果做什麼事情,都要考慮後路,談何報仇.

"你殺了四人,如果我就這樣放你出去,肯定難以服眾,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

在場還有不少導師,一直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府主跟林奇對話.

林奇沉默,沒有說話,死罪可免,證明府主沒打算殺他,林奇一顆心落了下來.

"林奇,你擅自殺死導師及學員,嚴重違規了青云府的條例,我現在宣布,罰你到深水埗做苦力一個月時間,是生是死,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府主目光突然變得無比犀利,直刺林奇雙眼,懲罰林奇到深水埗做苦力,雖然逃過一劫,能否從深水埗活著出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深水埗是一個非常神秘之地,跟魔族交界,那里盛產靈石,地勢險惡,青云府在那邊有自己的靈礦,雇傭很多苦力前去挖礦,在將靈石輸送回來.

加上那里常年都有毒瘴出現,一些惡蟲橫行,還有魔族騷擾,每年都有無數苦力死在深水埗,林奇去了,也是九死一生.

在青云府,縱然給多麼優厚的條件,都沒有人前去,每年都是以抽簽的形式,抽出一些學員,前去管理,大部分苦力,都是普通的武徒跟武師級別.

林奇也聽過,沒有親身前往,從府主眼神之中,林奇看到了對方想要保護自己的意思.

深水埗地勢上有很大的優勢,兩大親王不可能派領大軍去殺林奇,不適合行軍,如果派出高手前去,要避諱那些毒瘴,還沒殺死林奇,就死在路上.

"多謝府主不殺之恩!"

林奇明白府主的用心良苦,既要平複那些學員悠悠之口,又要懲罰林奇,還要保護林奇,深水埗無疑是最好的地方.

"好自為之吧,希望這件事情能給你一個警醒,以後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而行,千萬不可莽撞行事!"

府主意味深長的說道,擺了擺手,有人將林奇帶了下去.

第一百四十六章

府主目光有些複雜,這麼做雖然能堵住一部分人的口,肯定還有很多人認為他偏袒林奇,並沒有出手擊殺.

"多謝府主!"

林奇還是懂的進退,跟隨幾人離開,很快林奇被配到深水埗的消息傳遍每一個角落,有人搖頭,有人歎息.

"好好的一個天才,如日中天,如今被配到深水埗,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了."

一些跟林奇沒有仇怨的人,露出可惜之色,替林奇惋惜.

阿尤等人早已等候多時,站在林奇院外,今天是林奇被押送到深水埗的日子,會有三名導師押送.

"林大哥!"

看到林奇出現,宇文燕第一時間沖上去,撲進林奇的懷里,大聲的哭泣.

"沒事,就一個月時間,我很快就會回來!"

林奇摸了摸宇文燕的秀,帶著安慰的語氣,阿尤還有秦嵐等人都站在不遠處,目光十分複雜.

"林奇,你要小心,深水埗十分危險,這是一份地圖,算是我一點心意!"

上官飛云走了過來,拿出一張獸皮,得知林奇被罰到深水埗,花費很多心思,才搞到這份地圖,雖然不是很相信,也聊勝于無.

"多謝了!"

林奇對上官飛云之間的感情非常複雜,不像上官燕那麼單純,接過獸皮,揣進懷里,關鍵時刻也許能用得上.

跟阿尤等人打過招呼,林奇上路了,在三名導師押送之下,直奔深水埗.

青云皇朝!

巨大的城門彰顯它的尊貴,街道上車水馬龍,不知道要比一重天王朝皇城繁華多少倍.

在南面一處非常宏偉的建築里面,傳來一聲震天怒吼,像是龍吟虎嘯,聲音傳出半個皇城遠左右.

大殿之中,擺放一具無頭尸體,上面蓋著一層白布,腦袋不見了.

哪怕沒有腦袋,也能看出來,此人是自己獨身子,大殿之中站著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穿金色龍袍,一看是皇家國親.

江純,也是當今青云皇主的二弟,稱為親王,手底下掌握數百萬大軍,門下家丁數不勝數.

剛才怒吼聲,正是從他嘴里出,因為他的獨身子被人殺死了,連腦袋都消失不見.

"是誰殺了我兒!"

江純無法平息自己的怒火,手掌一翻,趴在他面前的幾人被掀飛出去,大殿之中桌椅全部飛起來,化為無數的碎削,他可是高級武王.

"親王息怒,我們已經查到誰是凶手!"

被掀飛的家將抹去嘴角的血跡,小心翼翼的跪在遠處.

"誰!"

江純目光掃過幾名家將,幾人如同身墜冰窟,渾身打了一個機靈,親王的眼神太可怖了,簡簡單單一個眼神,足以能滅殺低級武靈境.

"林奇,也是青云府學員!"

趴在地面上的家將將尸體運進來的時候,就已經調查清楚了,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人盡皆知.

"給我殺了他!"

武親王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只要林奇死,甚至沒問其他任何問題.

幾名家將相互看了一眼,露出為難之色,他們都是低級武王,可是在武親王面前,就跟弱小的螞蟻一樣.

"你們還愣著干什麼,立刻帶著他的人頭來見我!"

武親王怒了,出一聲怒喝,聲音震的橫梁都在晃動,氣焰滔天.

"回稟親王,這個林奇已經被罰到深水埗做苦力了,還請親王定奪!"

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如果林奇還在青云府,不用親王吩咐,他們已經帶兵過去,將林奇活捉.

"豈有此理,這個阮修年越來越不像話,我兒子死在青云府,不但沒有嚴懲凶手,還流放到深水埗,這是公然跟我作對."

江純目光突然變得無比陰沉,立即明白阮修年的意圖,故意將林奇配到深水埗,其實就是將林奇保護起來,又起到了懲罰的作用.

上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殺人     下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發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