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喧賓奪主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喧賓奪主

坐在相爺對面的是名中年男子,身上有種戾氣,估計常年呆的地方,充滿怨氣的緣故,才會導致身上積累這麼多的凶惡之氣..

"侍郎大人說笑了,你能來相府,我高興都來不及,豈會怪罪,一會我命人備些酒水,我們邊喝邊聊!"

張忠打著哈哈,臉上堆著笑意,不過雙眸之中,閃爍出一絲異樣之色.

雖然同朝為臣,可是雙方交集極少,平常除了公務上有些來往之外,再無其他.

今日侍郎突然造訪相府,讓張忠不明所以,還是先禮後兵,看看他想要做什麼,再做決定.

"備酒就不必了,今天來是跟相爺見個人,希望相爺不要為難下官!"

侍郎劉春一副低姿態,畢竟論官位,他要比張忠第一個等級,在朝廷之中,官大一級壓死人.

"哦,不知侍郎想見誰?"

張忠裝作糊塗,不明白侍郎為何跑到相府來見人,帶著詢問的語氣.

"此人現在就在相府之中!"

兩人都是場面上的人,說話非常婉轉,卻爭鋒相對,看來在朝中,兩人並不屬于一派.

"何人?"

張忠坐了下來,喝了一口茶,朝侍郎問道.

"林奇!"

侍郎雙眼眯成一道細縫,透著余光看著張忠臉上的表情,想要看看張忠的反應.

"林奇的確在我府中,不知道侍郎為何突然想要見他?"

張忠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放下手中的杯子,跟樓老相視一眼,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也沒什麼事情,就是詢問一些東西,還請相爺成全!"

侍郎豈敢在相府鬧事,縱然找人,也要經過相爺的同意,沒有張忠的允許,他不可能見到林奇.

"就這點小事,我現在就差人讓林奇過來!"

張忠朝樓老點了點頭,後者很快去安排,也才有林奇在院子里面的一幕,被一名侍衛帶過來.

接下來兩人閑談莫論,談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話,無非都是官場上的東西,混跡久了,自然有敷衍的本領.

"老爺,林公子到了!"

侍衛走進來,朝張忠施了一禮,隨後鞠躬站在原地.

"讓他進來吧!"

張忠吩咐一句,這名侍衛很快走出去,隨後林奇邁著大步走進來,目光沒有看向侍郎,而是看向張忠跟樓老.

"晚輩見過相爺!"

林奇朝張忠施禮,直接繞過了侍郎,故意視而不見裝作不認識的樣子,畢竟昨晚也只是側面看了一眼侍郎,後者沒有看到林奇模樣..

"來來來,我給你引薦一下,這位是我們青云國刑部侍郎劉春--劉大人!"

張忠拉著林奇,給雙方做了一個介紹,臉上散出爽快的笑容,林奇臉上一頭霧水,似乎有些蒙,至于到底心里怎麼想的,只有林奇自己最清楚.

"晚輩林奇拜見侍郎大人!"

林奇鞠身行禮,非常的客氣,站起身子,隨後退到了一旁.

"果然是一表人才,難怪能得到相爺賞識!"

劉春違心的說了一句,贊賞了林奇一句,接著坐了下來.

"侍郎大人過獎了,晚輩受寵若驚!"

林奇有些惶恐,畢竟人家是刑部侍郎,官威極大,一般人見到,會產生一定的壓力,林奇就算是裝,也要裝給別人看.

"林奇,你不必有壓力,侍郎大人只是想要問你幾個問題,問完之後,就沒你的事情了!"

張忠突然說話了,捋了捋胡須,在林奇身上打量了一番,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看來林奇的表現,出乎他的意料.

如果林奇一進來,就展露出一股強勢,豈不是告訴所有人,此地無銀三百兩,跟侍郎大人有很大的仇怨不成.

從一開始林奇就保持惶恐的模樣,十分害怕,這才是理所應當的表現,反而覺得林奇自內心,而不是故意裝出來的.

要是強行裝作鎮定,反而露了馬腳,林奇這表演的天賦,沒有想到也這麼精湛.

"不知侍郎大人要問我什麼?"

林奇抬頭朝劉春看了過去,現後者也注視自己,不過目光之中,透著一股陰寒,林奇目光跟他對視到了一起,隨後眼神一縮,林奇瞳孔驟然收緊.

從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絲殺意,林奇就算在掩飾,也無法將內心所有東西,全部掩飾掉,劉春遇人無數,當然一眼就能看出來,林奇剛才眼神之中閃過的那一抹殺氣.

"你可否告訴我,昨晚你在做什麼."

劉春瞳孔恢複正常,突然朝林奇問道,想要知道,林奇昨晚都在做什麼.

"侍郎大人問這個做什麼,難道你對我的私生活也感興趣?可是我對男人沒有這方面的愛好!"

林奇一頭霧水,突然一番話,讓所有人差點崩潰,竟然還說對男人沒有那方面的興趣,張忠喝道嘴里的茶水差點被噴出來.

站在兩側的侍衛,忍著笑,臉上的表情都扭曲了,卻不敢笑出來.

"噗!"

終究還是有人忍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張忠狠狠的瞪了一眼這名侍衛,不過眼神之中,卻沒有怪罪之意.

劉春臉色突然陰沉下來,這個林奇故意跟他作對,竟然在抹黑他的身份,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林奇,請你尊重我的問話!"

劉春強行壓制心中的怒火,昨晚夜黑風高,當時看到林奇的人沒幾個,只是匆匆一瞥,最後畫出畫像,有幾分像林奇,今早才找到了相府.

"咳咳……不好意思,如果侍郎大人不愛聽,我也沒辦法,這是我的私事,我有權利不告你吧!"

林奇的回答沒問題,這是個人**問題,憑什麼告訴你,你又算個什麼東西,話雖然沒說出來,不過意思已經表達明白了.

劉春身後幾名護衛站不住了,身上突然散出一股殺氣,直奔林奇而來,這麼些年,誰敢這樣對侍郎大人說話,林奇算是第一個.

"林奇,既然是侍郎大人問話,那如實回答便是,如果牽扯個人**的話,可以避重就輕!"

張忠嘴角笑意越來越濃,而且也越來越喜歡林奇了,非常的對他口味,單憑一張嘴,就讓侍郎大人吃癟,整個皇城能做到的人,屈指可數.

"是,相爺!"

林奇可以不給侍郎大人面子,但是要給相爺的面子,既然是相爺要求,林奇自然照做.

"昨晚我吃了一碗靈湯面,喝了一點小酒,跟侍女聊了會天,至于內容就不方面透露了,因為很多牽扯**問題,接著去了一趟茅坑,回到了房間一覺睡到天亮,這樣回答侍郎大人滿意嗎?"

林奇的一番回答,徹底讓相府那些侍衛崩潰了,有人突然放聲大笑,林奇這哪里是回話,很顯然是故意在氣劉春.

"林奇……你!"

劉春氣急,直接站起來,林奇連上茅坑都說了出去,而且還形容了一遍,讓劉春徹底坐不住了.

"林奇,請你好好的回答我的問題!昨晚你到底去了哪里!"

劉春臉色越來越不好看,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意思.

"侍郎大人好大的威風,我不過一介平民,侍郎大人可別嚇我,我膽子很小,特別是晚上,都不敢走夜路,除了院子之外,再無去過其他地方."

林奇的話含沙射影,既說了侍郎大人沒有把相爺放在眼里,你這是在相府,就敢如此大放厥詞,如果在外面,更是不會將相爺放在眼里.

後面一段話,又很巧妙的把自己說在相府之中,話里有話,連默默站在一旁的樓老,都暗中點了點頭.

劉春把自己當成主人,在這里盤問相府的人,如果不是相爺壓制,估計樓老都會下逐客令了,這叫喧賓奪主.置相爺于何處,林奇一番話,深的相府的人喜歡.

劉春氣得咬牙切齒,這才現自己有些失態了,相爺還在場,他就起了官威,確實讓相爺難堪.

"相爺,剛才我有些沖動了,還請相爺不要介意!"

劉春趕緊給相爺道歉,喧賓奪主這是大忌,特別是官員之間的爭斗,更是忌諱,劉春已經越格了.

"侍郎大人心急我很理解,不過林奇的回答也沒有毛病,昨晚我可以作證,林奇陪我下棋到半夜,我親自看著他回到院子!"

張忠捋了捋胡須,突然說了一句,竟然說林奇昨晚跟他下棋到半夜,這讓劉春愕然.

昨晚是前半夜林奇闖入侍郎府,如果真的如相爺所說,林奇豈不是昨晚一直呆在相府之中,而且時間也對不上.

"既然如此,那我就打攪了,今日之事,還請相爺擔待!"

劉春知道,在問下去,也問不出什麼東西,而且沒有實質性的證據,想要從相府抓人,幾乎不可能,只好站起身子.

"這點小事老夫還不放在心上,侍郎大人多心了,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挽留了!"

既然劉春提出要走,張忠也不好在挽留,而且今天的談話,充滿火藥味,如果在談論下去,估計會激化矛盾.

劉春臨走之前,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奇,不管昨晚是不是林奇所為,單憑今天早上的事情,侍郎劉春都不會放過林奇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他丟臉,還是當著一群侍衛的面,這口氣他肯定咽不下去.

"侍郎大人,如果你真的對我私事感興趣,我可以推薦你去個地方,保證讓你滿意."

林奇突然走出來,跟劉春說了一句,後者氣得差點一個釀蹌.

"我覺得龍陽樓比較適合!"

林奇不忘補充了一句,身後那些侍衛徹底笑翻了天.

上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冒死逃出     下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