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冤情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冤情

林奇突然冒出來的一番話,讓相府那些侍衛突然笑得前仰後合,甚至一些人捧腹大笑.?

龍陽樓是什麼地方,只要是男人都清楚.

只有龍陽癖好的人才會去,通俗的話來講,就是同性在一起,林奇這番話太惡毒了,將劉春說成這樣的人,以後估計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楚了.

今天這番話,估計很快就會傳出去,到時候劉春惹來一身騷,越解釋,反而顯得自己心虛,不解釋,豈不是告訴大家,他真的有龍陽之好.

因為年近四十多歲,到現在還孤身一人,沒有娶妻生子,大家都很懷疑了,是不是這個劉春生理上有問題.

一旦這個勁爆的消息散出去,會造成什麼的後果大家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以後沒有哪個男人願意站在劉春身邊.

剛才林奇說完,劉春身邊幾名侍衛都怪異的看了一眼劉春,隨後都邁出一步,跟劉春保持一定的距離.

這樣的結果,估計是劉春來之前無法預料到的,不但沒有詢問到消息,還惹來這樣的事情,心里恨死林奇了,如果不是在相府,早已派人斬殺林奇.

"林奇,我記住你了!"

劉春當著相爺的面,終于拉下臉,現在隱藏沒有必要了,不論如何,也要林奇死.

"多謝侍郎大人,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送了!"

林奇一副玩味的表情,目送劉春離開,等到劉春背影消失,臉上笑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則是一抹凝重.

兩個親王林奇就很頭疼了,現在又多了一個刑部侍郎,不過林奇不後悔,想到阿尤的傷勢,林奇雙拳就緊捏.

而且今天不管他怎麼回話,劉春都會不高興,除非自己說出昨晚的事情,一旦說出來,相爺都保不住自己.

所以不管林奇怎麼做,今天都會得罪劉春,如實回答是得罪,欺騙也是得罪,索性挑明立場,跟對方宣戰.

"林公子,老爺叫你!"

林奇正要離開,一名侍衛喊住了林奇,相爺有事找他,讓他立即過去一趟.

書房之中,只有寥寥幾人進來過,此刻除了張忠還有樓老之外,多了一個人,那就是林奇,被叫到書房談話.

"林奇,現在沒有外人了,可以告訴我了嗎,昨晚到底生了什麼事情,侍郎府的大火,是不是你放的!"

張忠語氣到沒有責怪的意思,只是想要搞清楚,昨晚他背著一個血糊糊的東西進入相府,相府很多人都知道,沒有相爺的命令,誰也不准泄露.

以相府的能力,這件事情應該很容易調查清楚,之所以問林奇,就是希望從林奇嘴里自己說出來.

"相爺也懷疑我昨晚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不成?"

林奇笑眯眯的回答,對張忠雖然感官不壞,多少也要防備一些,林奇做事十分謹慎.

"林奇,我可以保得了你一時,卻不能時刻保住你,希望你明白其中的厲害關系!"

如果張忠搞不清里面原因,容易出現判斷偏差,在皇城一旦出現失誤,也許連自己都要搭進去.

"昨晚侍郎府的確是我闖入的,不過這是我個人的事情,相爺就不要管了!"

林奇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相爺也是為了他好,林奇知道孰輕孰重,單憑剛才相爺替自己說話,林奇就應該感激.

"這個我知道,我們只想知道,你跟侍郎府有何仇怨,為何要闖進去!"

張忠果然知道了,昨天闖入侍郎府的人就是林奇,至于原因卻不清楚.

林奇看了一眼樓老,看來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樓老的監視之中,昨天闖入侍郎府,樓老肯定就在附近,只是沒有現身罷了.

"此事說來話長!"

林奇歎息一聲,這次踏入皇城,牽扯到刑部侍郎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根本沒有想到,會牽扯這麼多的人.

"坐下來慢慢說!"

張忠示意林奇可以坐下來說話,昨晚能從九品武王一擊能活下來,就值得張忠尊敬,連樓老對林奇都開始改變態度.

"相爺還知不知道尚書大人阿畢烈?"

林奇朝相爺問道,同朝為臣,應該認識,阿畢烈死了也不過一年多時間.

"此事跟他也有關系?"

相爺捋了捋胡須,阿畢烈他當然熟悉,而且非常的熟悉,兩人算是至交好友,阿畢烈性格如他的名字一樣,性格剛烈,在朝廷之中,得罪了很多人.

不過張忠卻十分欣賞他愛憎分明的性格,不管對方官位多大,阿畢烈也不會仰仗他們鼻息,這也導致阿畢烈這些年得罪不少人,在皇城過著兩袖清風的日子,門庭冷清,極少有人跟他來往.

"相爺可清楚,阿畢烈是死于何人之手?"

林奇繼續問道,當年的事情,外人知道的極少,阿尤回到家族之後,看到侍郎府的人出沒,是不是他們殺死,不得而知,既然侍郎府的人在,肯定跟他們脫不了干系.

一夜之間,尚書大人家眷死傷殆盡,只有阿尤一人活了下來,外界傳言,說尚書大人得罪了江洋大盜,才惹來殺身之禍.

"具體死亡不清楚,不過外面有兩個版本,一是死于江洋大盜之手,被人滅門,第二則是得罪朝中的人,遭到報複,雇凶殺人."

相爺眉頭一皺,林奇既然問出來,里面肯定有很多鮮為人知的事情,難道林奇知道內幕不成.

這也是所有朝中大臣,都雇傭很多看家護院的原因之一,可以保護自己的安全.

"外界傳言沒錯,的確死于江洋大盜之手,不過幕後之人,卻是我們朝中大臣!"

林奇如實說道,侍郎劉春借助他人之手,殺死尚書大人一家數百口,其心可誅,利用瞞天過海的手段,讓所有人都認為,尚書大人被江洋大盜殺死.

"劉春!"

張忠眉頭緊皺,林奇既然將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很明顯了,跟劉春有很大的關系.

"沒錯,就是他陷害尚書大人,暗中參了他一本,說他勾結匪類,招來殺身之禍,嫁禍給了他人."

所有消息都是通過問天樓查詢,因為尚書大人死了,成了一樁無頭公案,其他人壓根不在乎,也不會去查.

縱然有心人也花費大量資源去問天樓查詢,卻得不到任何的結果,這點連林奇都覺得十分奇怪,難道問天樓還因人給消息不成.

聽到這樣的消息,是張忠無法想到的,阿畢烈跟他同朝為官,正直清廉,當時遭遇不測,張忠曾請求國主,要嚴查凶手.

後來只是處罰了幾個嘍啰,不了了事,這件事情就被壓下去了.

沒有想到這里面還有這麼多的冤情,尚書大人是遭奸人陷害,才滿門被人滅絕,簡直是慘絕人寰,殺人者可謂是心胸邪惡之輩.

"你有什麼證據,尚書大人就是劉春所殺!"

張忠不可能聽信林奇一面之詞,他查了這麼久都沒有消息,林奇才來到皇城一天時間,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果然是個惹事精.

當日阮修年將他托付給自己的時候,就囑咐過一句,林奇是個惹事精,今日所見,果然如阮修年所說.

"阿尤就是證據!"

昨晚他們只是知道林奇救了一個人回來,卻不知道是誰,沒看到真實面目,原來是跟林奇一起前來的阿尤.

"他是阿畢烈之子?"

張忠突然站起來,故人有後他倍感欣慰,從一開始,他就覺得阿尤有些面熟,不過他記得,以前確實見過阿畢烈之子,不過性格開朗,臉上總是帶著笑容.

此刻見到的阿尤,完全判若兩人,所以沒有聯系到一起去.

"沒錯,他就是尚書大人之子,恰巧不在家,才躲過一劫,正好目睹了侍郎親衛從他府中撤出,當時阿尤就躲在暗處,將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林奇索性全部說出來,也許可以借助相爺的力量,讓侍郎劉春繩之以法.

"如果你真的有確鑿的證據,我可以稟明國主,還尚書大人一個清白,將凶手嚴懲,還我青云國朗朗乾坤!"

張忠是個好官,不然也不會讓樓老心甘情願的輔佐他,樓老可是一代邪魔,都被張忠感化,不是出自張忠的力量,而是他的胸懷.

"證據暫時不是很足,單憑阿尤一言,恐怕難以扳倒劉春!"

林奇搖了搖頭,問天樓的證據不足以代表一切,而且也不會被外界認可,想要獲得更多的證據,除非找到當年主謀的人,將殺人者找到,才有可能供出元凶是誰.

"這件事情不急,反正已經過去好一年多了,我叫你來是讓你這幾天安心呆在相府,哪里也別去了,我收到消息,禦獸宗還有符門的人都來到了皇城,可能要暗中對你不利."

相府在皇城也布置了很多眼線,什麼人進來,第一時間收到消息,這些人很大一部分目的,都是針對林奇而來.

聽到禦獸宗還有符門的人,林奇眉頭微蹙,禦獸宗不必多說,殺死他們那麼多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符門自然也是一樣,涼大少死在自己手里,符門定不會繞過自己,所以這趟皇城之行,充滿凶險,一步錯,將是萬劫不複.

上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喧賓奪主     下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撲朔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