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二百三十章 刺激  
   
第二百三十章 刺激

現場的氣氛變得很沉悶,原本在三樓猜猜看的一些人,紛紛停止,一起看了過來.?? ≠

里一圈外一圈,幾乎是圍得水泄不通,大家都看向黑色籠子,暗中猜測,這到底是什麼海獸.

"我們就賭五千萬的靈石,你可敢賭!"

看來典鈞是鐵了心想要讓林奇出丑,一次性賭五千萬,估計在場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拿不出來,剩下的那些人拿出來,也會傾家蕩產.

"我好怕怕啊!"

林奇嚇得小心髒撲通撲通跳,右手拍著胸脯,裝作害怕的樣子,惹來不少人哈哈大笑.

"臭小子,你要是不敢賭,現在就跪下來給我們家公子磕頭!"

林奇雖然贏了一千萬,能不能拿出五千萬來,確實是個未知數,看來典鈞借機讓林奇出丑,拿不出資源,豈不是連賭的資格都沒有,可以諷刺一番.

"典少,你養的狗很讓人討厭啊!"

林奇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目光突然射出一道寒芒,直刺剛才三番五次跳出來的男子,後者嚇得一個哆嗦,林奇的目光像是一只野狼,散出猩紅之色.

"敢說我的人是狗,你還是第一個,你可知道得罪我典鈞下場是什麼!"

典鈞臉上掛不住了,林奇兩次辱罵他的人是狗,當眾打了典鈞兩個耳光,已經下不來台,語氣充滿陰厲.

"得罪你什麼下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做狗就有要做狗的覺悟.既然是你要賭,就要按照規矩來,是你的人不懂規矩,我們賭斗,他蹦出來算個什麼東西,你自己的狗伸手讓我打,還怨得了旁人."

林奇語氣之中,含有儒道正氣,說的是義正言辭,大家都點了點頭,主人賭斗,作為下人,突然冒出來,的確有**份.

"閑話少說,你賭還是不賭!"

典鈞瞪了一眼身後的人,讓他不要在冒出來,給林奇難的機會,一會贏了林奇,自然會好好的羞辱一番.

"賭,當然賭,有人給我免費送資源,我豈有拒之門外的道理!"

林奇突然換了一副臉孔,跟剛才的樣子判若兩人,仿佛吃定了典鈞一樣,看來剛才的確是故意刺激典鈞,辱罵他的下人,林奇絕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不少人是這麼認為.

"不過我也有一個要求,免得你輸了賴賬,我建議將五千萬靈石各自拿出來,放在這里,誰贏了自然便是誰的!"

五千萬不是一個小數額,林奇也要小心,免得典鈞一會輸了不肯認賬.

林奇的話,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五千萬的數額,放在一起那就是一個億,一些小家族恐怕幾年也賺不到這麼多靈石.

"很好,這是五千萬的靈石,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這一次典鈞沒有繼續廢話下去,拿出五千萬的靈石放在桌子上,目光看向林奇.

"這樣才有意思,先申明一點,一會某人輸了可不要哭鼻子!"

林奇說完突然大笑起來,將一枚儲物袋也扔到了桌子上,眾人神識一掃,里面擺放堆積如山的靈石,果然是五千萬枚,林奇到底是何方來曆.

特別是剛才所說的哭鼻子,讓無數人哭笑不得,在場估計沒有人比典鈞更富有了,如果連他輸了都哭鼻子,那百獸仙會舉行還有什麼意思.

大家心知肚明,林奇就是故意在惡心典鈞,讓他難堪,不惜一切代價的跟他作對,讓典鈞臉上表情徹底扭曲了.

眼神掃過林奇的儲物袋,典鈞目光一縮,這枚儲物袋里面靈石一枚都不是他剛才輸掉的一千萬,也就是說,剛才一千萬林奇壓根都沒拿出來,難怪林奇底氣如此之足.

"開始吧!"

一名老者走了出來,是萬壽齋的管事,出現這麼大的事情,萬壽齋也坐不住了,牽扯上億的賭注,非同小可.

"這不是萬壽齋的董老嗎,竟然都現身了!"

有人認出這名老者身份,出陣陣驚呼聲,林奇跟典鈞之間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每一個角落,萬壽齋作為這里的主人,自然也不例外.

"兩位小友如果不嫌棄,老朽就做一個評判人,一會兩位的答案,由我揭曉,你們看如何?"

董老語氣不急不緩,卻帶有一絲不可抗拒的力量,看來這董老的身份絕不一般,連典鈞對他都敬若三分.

"那就有勞前輩了!"

林奇十分客氣,朝董老施了一禮,董老看向林奇的目光明顯柔和了不少,點了點頭,從他臉上表情上來看,肯定喜歡林奇要多一些,因為自始至終,董老對典鈞都是一副冷冷的表情.

這些年長興島囂張跋扈,不斷的搶奪商船,萬壽齋是做生意的,免不了跑船,雖然長興島給萬壽齋三分面子,一些大的商船放行,一年總有那麼幾次是個例外,強行掠奪萬壽齋的貨物.

在場不少人對長興島自然是恨之入骨,偏偏他們實力強大,又坐擁三窟十八洞的長興島,成為了土皇帝,外人根本奈何不了.

"限你們一炷香時間,將自己觀察到的所有細節,都寫到面前的紙上,最後誰的答案最接近,自然就是勝者!"

規矩大家都懂,必須以手寫的形式,如果是口述,先說的一方則會吃虧,如果後說的人按照第一人一模一樣說出來,豈不是平局.

在公布答案之前,兩人是不知道彼此之間的答案,由董老讀出兩人的答案,在打開謎底,由大家判斷誰的正確,非常的公平.

不能靠近籠子三米遠的地方,這是規矩,因為要阻隔妖獸出的氣息,甚至怒吼聲,這樣都能聽到.

只有微乎其微的氣息滲透出來,對于典鈞來說,這微乎其微的氣息足夠了,單憑這點氣息,就能判斷出來是什麼海獸.

其他人也不甘寂寞,紛紛圍在四周,也參與到里面去,心里都有了答案,就等一會揭曉的時候,看看能不能猜中.

估計在場幾萬人,會猜出數千種答案,因為海獸的種類太多了.

以前大家喜歡看籠子大小,進行篩選的形式,最起碼小籠子不會關大海獸,大籠子不會關小海獸.

這幾年不同,有時候一座龐大的籠子里面,只放著一枚拳頭大小的海獸,能猜對的人,屈指可數,因為擾亂了大家的視線.

林奇轉了一圈,回到了原地,要比典鈞快上許多,開始默寫自己的答案,外人誰也看不到.

典鈞也回到了原地,書寫自己的答案,一會自會分曉,大家也十分期待,目光露出火熱之色.

"時間到,將你們的答案拿上來!"

一炷香時間很快結束,董老讓兩人放下筆,走到前面,由他讀出兩人的答案.

"你們誰先來?"

董老看了一眼兩人,答案已經寫好了,誰先來都無所謂,反正也更改不了,還是問了一遍,征求兩人的同意.

"典少這麼著急,那就先讀他的吧!"

林奇無所謂,攤了攤手,臉上毫無表情,仿佛事不關己的樣子.

"好!"

董老接過典鈞手里的答案,攤開一看,眼神露出一絲贊許之色,雖然討厭長興島的所作所為,不代表他沒有欣賞的目光.

見到董老的目光,典鈞露出一絲得意之色,看來他猜的**不離十,這一場他贏定了,只要海獸猜對了,林奇必輸無疑.

"四階三品海袍一只!"

典鈞短短一句話,概括了所有東西,竟然連海袍的境界都說出來,實在是不簡單.

四周立即鼓起陣陣掌聲,猜中海獸相對來說容易一些,連境界都猜出來,就非常不易了,典鈞還是贏得了大家的掌聲.

"小子,該你了!"

典鈞目光露出一絲嘲諷之色,想要看看林奇怎麼出丑,答案他已經公布出來,就算林奇猜出是海袍,那也只是一個平手,大不了再來一局,他有極大的信心,能贏下林奇.

"你還真的是著急,好像你真的能贏下這一場似地!"

林奇鄙夷的說了一句,氣得典鈞差點又要暴走,咬緊牙齒,將這口氣先咽下去,一會在找林奇算賬.

"看你一會還能不能笑出來!"

典鈞坐了下來,有人為他搬來一張椅子,十分舒服的坐在上面,還有人為他端來了香茗,享受高級待遇.

"請拿出你的答案!"

董老沒有理會他們兩人之間的爭斗,而且他也不感興趣,只是做一個評判而已,看看誰的天賦更高一些.

"請前輩過目!"

林奇拿出手上的答案,交到董老手里,四周那些人伸長了脖子,想要看看林奇寫了什麼,這關乎誰能贏下這五千萬的賭注,不少人心都揪起來.

董老接過林奇手里的答案,直接攤開,目光掃過上面的文字,隨後臉色一變,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並沒有直接讀出來.

連坐在椅子上的典鈞都站起來,能讓董老露出這樣表情,實屬不多見,典鈞自然想要搞清楚.

"前輩,有什麼問題嗎?"

林奇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看到典鈞那吃驚的樣子,估計他心里已經沒底了,雖然他富有,一次性拿出去五千多萬靈石,心里還是難以接受.

靈石雖多,那也是他辛苦賺來的,要是都輸了,回去如何跟父親還有家族交代.

"咳咳……"

董老尷尬的咳漱幾聲,來掩飾自己剛才的失態,拿起林奇的答案,開始公布.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穩操勝券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贏你沒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