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二百四十章 冷嘲熱諷  
   
第二百四十章 冷嘲熱諷

典鈞失去了往日翩翩公子的模樣,像是一個賭徒,忘乎所以,甚至忘記了身在何處,這是賭徒本質..

血徒也是一樣,站起身子,圍在池子邊上,不斷的催促紅鯨魚,趕緊擊殺一個,不管是水蚌妖還是劍魚,只要損失一個,紅鯨魚就有機會擊殺另外一個.

最安靜的還是林奇,靜靜的看著兩個賭徒圍著池子轉,嘴角時刻帶著冷冷的笑意.

"這個林奇太冷靜了,冷靜的讓人可怕,此人如果安全的離開哈仙島,絕對是一代梟雄!"

有人出贊歎聲,林奇不論是資質,還是本性,都在眾人之上,絕對是上上之選,人中龍鳳.

連一向自詡的水子瑤,此刻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在作弊的情況下,還輸的如此難看,第一個被踢出局.

"快……快沖,快上去殺了他!"

典鈞雙目猩紅,帶著命令的口吻,讓劍魚繞開紅鯨魚,看來典鈞甯可讓血徒獲得冠軍,也不願意讓林奇拿到百劫丹.

血徒當然明白典鈞的意圖,也在操控紅鯨魚開始夾擊水蚌妖,兩人都懂得一些簡單的獸語,跟兩尊海獸.交流.

劍魚左晃右擺,不知道該聽誰的,在它腦海之中,有個妖皇在吩咐它,立即擊殺紅鯨魚,劍魚不敢違背.

紅鯨魚也是一樣,腦海之中有個信息在告訴它,擊敗劍魚,越快越好.

池子里面陷入膠著的狀態,紅鯨魚陷入危機,典鈞越讓血徒獲得冠軍,林奇偏偏不干,先滅掉紅鯨魚,在回來收拾劍魚.

紅鯨魚傷痕累累,血徒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知道大勢已去,無法改變劍魚的行動,一柄鋒利的長劍,刺入紅鯨魚的胸腔之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水蚌妖突然出手了,對自己的盟友下了絕殺,張開血盆大口,咬掉劍魚的長劍.

"咔嚓!"

劍魚最依賴的長劍被咬斷了,停留在紅鯨魚的肚子里面,劍魚嘴角上顎到處都是鮮血,這樣的結局,讓無數人陷入了沉默.

紅鯨魚死了,被劍魚殺死,魚肚子朝上,已經沒有了呼吸.

劍魚雖然還沒死,不過臨死也不遠了,失去了長劍,喪失了攻擊力,只能被水蚌妖追殺,身上血肉一塊塊減少,很快只剩下一副骨頭架.

典鈞無力的坐在血徒身邊,兩人都是一臉慘白之色,他們輸了,輸的很徹底,一億的籌碼,就這樣拱手交給了林奇,而且還是他們提出來的,一人賭注一個億.

"我贏了嗎?"

林奇一臉茫然的樣子,似乎對這樣的結局,還有些意外,就這樣贏得了百獸仙會比比看的冠軍,獲得一枚百劫丹.

明天的猜猜看還有兩枚丹藥獎勵,一枚百劫丹跟碧露丹,都是上等丹藥,林奇非常急需.

"恭喜公子,獲得冠軍!"

妮彩兒站起身子,恭喜林奇拿到了第一天的冠軍,不但贏得這麼多資源,還能得到獎勵,算是名利雙收,不過弊端也是成為眾矢之的.

"承讓,承讓,多謝典公子的成全,還有血徒兄,我就不客氣了!"

林奇大手一掃,四億的籌碼囊入懷里,縱然上繳一成給莊家,林奇還剩下三億六千萬,加上原本的五億多,林奇總籌碼,已經出了八億.

這個數字,讓在場所有人瘋狂了,林奇一人獨攬八億多,堆在一起,恐怕能堆滿一座大城,這太恐怖了.

典鈞眼角抽了抽,仇恨的眼神落在林奇身上,恨不能生吃了林奇.

血徒一樣是有苦說不出,林奇是他叫過來的,原本想要榨干林奇身上的籌碼,現在倒好,偷雞不成蝕把米,連自己的籌碼,輸的不到一個億了.

現場一片沸騰,林奇以八億的成績,遠遠的甩開他們,當之無愧的至尊王者,特別是最後一局,那是驚心動魄,事情一波三折.

誰會想到水子瑤第一個出局,劍魚在占盡優勢的情況下,出手幫助水蚌妖擊殺紅鯨魚,隨後被水蚌妖偷襲致死,那一連串電光時間之間生的事情,到現在眾人還在回味.

"林奇,我要跟你在比一場!"

典鈞站起來,臉上殺意明顯,雙目赤紅色,瞪著林奇,趁著頒獎之前,要再跟林奇賭一把,他身上還有一億左右的籌碼,這一局跟百獸仙會沒有任何的關系.

"我也要跟你比一場,押上所有籌碼!"

血徒站起來,臉色陰狠,他來到至尊賭桌,從頭至尾都成了陪襯,心里很不舒服,反而成全了林奇.

"你真的確定還要在賭一場?"

林奇笑眯眯的問道,冠軍已經非他莫屬,這一局算是私人賭局,三人打算一決高下.

"你可敢!"

典鈞豁出去了,坐回到了椅子上,逼著林奇跟他賭,如果不答應,那就是懦夫,可恥的行為.

林奇看向血徒,現他目光之中,也是一臉決然之色,如果林奇不答應,今天休想活著離開會場.

"我不管你是齊林還是林奇,最後一局,如果你贏了,我無話可說!"

血徒語氣突然變得陰寒無比,跟剛才的模樣,完全變了,直接帶著威脅的口吻,林奇不答應,他現在就會難.

"看來我不答應都不行了!"

林奇還沒起身,一副玩味的樣子看著兩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兩人公然挑釁,看來也是放下了身段,徹徹底底淪為一個賭徒.

"沒錯!"

典鈞跟血徒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出來,林奇必須要在賭一場.

"我可以答應你們在賭一場,不過我也有個條件!"

林奇不是好欺負的,雙眸突然射出懾人寒芒,典鈞還有血徒兩人眼角一縮,林奇剛才的目光讓他們有些不寒而栗,林奇絕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是一個狠角色.

"說吧,什麼條件!"

典鈞先問道,只要林奇在賭一場就可以,其他條件都可以答應.

"如果我贏了,你們以後給我有多遠滾多遠,我不想在看到你們兩個!"

林奇的話充滿一股霸道,凌厲而熾熱,讓無數人渾身燙,典鈞囂張,林奇比他還囂張,血徒陰狠,林奇比他還狠,這番說出來,典鈞還有血徒兩人同時散出驚天殺意.

"怎麼不敢賭了嗎!"

林奇帶著嘲諷之色,剛才口口聲聲要賭,現在林奇說出條件,卻不敢說話了,豈不是自己打臉.

兩人臉上不斷變化,從他們威脅林奇,到現在林奇反過來威逼他們,這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林奇壓根不懼怕兩人,反過來狠狠的抽他們一耳光.

"如果不敢賭,那就恕我不奉陪了!"

林奇說完就要起身離開,現在誰還敢攔他,不答應林奇的條件,他可以拒賭,直接去領獎勵了.

"好,我們答應你!"

典鈞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答應林奇,只要他贏了,可以見到林奇繞著走,絕不碰面,至于他怎麼做,又有誰知道,有可能只是先虛以為蛇,等贏了林奇再說.

"那說吧,你們打算賭多少!"

林奇坐了下來,一副懶散的樣子,在所有人看來,林奇一直都是起到主導的作用,典鈞跟血徒看似在威脅林奇,其實一直都是被林奇牽著鼻子走.

"我們各賭一個億的籌碼,三尊海獸,贏者全部拿走!"

典鈞打算一次解決掉,如果贏了林奇,順帶贏了血徒,這樣還有兩億的收成,雖然拿不到冠軍,心里也能平衡一些.

"你呢?"

林奇看向血徒,想要聽聽他的意見,畢竟這是三人賭局,必須要征求三人同意.

"我同意典少的意見,三人完成最後一局!"

血徒沒有意見,既然不能得到冠軍,如果能贏得兩億籌碼,加上身上還有一億,估計也能買到一枚百劫丹了,所以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既然如此,我就陪你們玩一局,一會輸了別哭鼻子就行!"

林奇一副氣死人不要命的樣子,氣得典鈞跟血徒兩人咬牙切齒,恨不能生吞活剝了林奇,只能先忍下來.

"林奇,希望你能一直這樣強勢下去!"

典鈞臉上表情完全扭曲了,整個人顯得無比猙獰可怖,讓人渾身冷.

"我一直活得好好的,典少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就允許你強勢,就不允許我諷刺你們一次,就應該對你們俯稱臣,或者說對你們低聲下氣,這才是應該符合你們的身份."

林奇語氣里面充滿輕蔑還有冷嘲熱諷,典鈞氣得啞口無言,林奇說的沒錯,他不是長興島的人,憑什麼要給你面子,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四周不少人豎起了大拇指,有些喜歡林奇這種性格,不畏強權,不會因為你的身份,而改變做人的初衷,男人就應該活的轟轟烈烈,不應該像是一條狗一樣,搖尾乞憐.

典鈞沒有繼續說話,他非常清楚,再說下面,還是免不了被林奇嘲諷,唯有贏了林奇,才能狠狠的反擊回去.

這一次血徒學乖了,也不張口說話了,等著池子打開,放入三尊海獸,准備一決高下.

圍欄打開,從外面沖進來三尊海獸,分別放在三個區域,一人選擇一個,將決出誰是勝者.

上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撲朔迷離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