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二百四十二章 神秘老者  
   
第二百四十二章 神秘老者

而且暗中還有武宗高手,只是大家不認識,估計都是沖著林奇身上的資源來的. ?

"限你們三個呼吸時間,離去,今天這個小子誰也不能動,他是我的人,過了今天,你們是殺是剮,跟我都沒有關系!"

灰衣老者幾乎帶著不容拒絕的口氣,冷漠的聲音傳遍每一個角落,三尊武宗高手,居然邁不動腳步,那股強橫的氣息,越他們千倍,萬倍,也就是說,灰衣老者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們三個.

水琛第一個沖出去,當那股神秘力量消失之後,率先沖出客棧,他一分鍾不想等下去,那種被死亡籠罩的感覺,非常的不好受.

隨後是秦泰以及黎乾,一起逃離客棧,緊隨其後,其他人稀里嘩啦的走的一干二淨.

"好了,現在耳根終于清淨了!"

灰衣老者吧唧了一下嘴,又大喝了幾口,這才意猶未盡的放下酒壺,林奇心里泛起了巨浪,剛才那股氣息他太熟悉了,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以前.

那可是武皇氣息,甚至越武宗的存在,竟然在這里出現了,哪怕只是泄露一絲絲,也不是武宗強者所能抗衡.

街道上拐角處,突然落下三道人影,一個個灰頭土臉,一臉狼狽之色,正是逃走的秦泰跟水琛還有黎乾三人,竟然不顧身份的坐在了地面上.

"你們感知到了,那是什麼境界?"

秦泰一臉恐怖之色,一點沒有武宗的模樣,像是一個嚇壞的小孩子,朝另外兩人問道.

"我就感覺一尊汪洋海獸盯著我,只要我一動,就能一口把我吃掉!"

水琛雄霸一世,曾是上代曆武皇朝的國主,但是今日,像是一介貧民一樣,嚇得渾身抖,身邊兩人卻沒有一絲嘲諷之色,反而點頭,同意他的觀點.

"我也是一樣,此人最低也是高級武宗,乃至武皇高手!"

黎乾抹去額頭身上的冷汗,雙腿到現在還在打顫,不敢相信,他們剛才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倒是那些武王高手,他們感知沒有他們三人來的真切,只是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逼著他們離開.

境界越高,感知的則會越深,才會更加可怖.

"這個林奇身邊怎麼會冒出這樣一尊高手,一定來自中三天!"

下三天不可能出現武皇強者,剛才只是一縷氣息,一旦泄露武皇法則,四周空間根本承受不住,極有可能直接崩塌.

"聽他的口氣,似乎跟林奇也並不認識,只是碰巧在這里遇到而已!"

秦泰剛才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兩人連彼此叫什麼都不清楚,只是碰巧遇到而已.

"極有可能,剛才那位前輩說的很清楚,過了今天,怎麼對付林奇,他都不會干涉,也就是說,他只是保護林奇一個晚上的時間!"

黎乾跟著說道,剛才灰衣老者最後一句話他們記憶猶新,今天晚上,誰也不准動林奇,就這麼簡單.

"他似乎有意敲山震虎,讓我們這些老家伙別插手,剛才他氣息明顯針對我們三人而來,至于那些武王境,只是驅除出去,很顯然怪我們多事了,以大欺小!"

水琛不愧是當過國主的人,分析的頭頭是道,灰衣老者如果真的想要殺他們,太簡單不過,只是嚇退他們,給他們一個口頭上的警告.

"既然如此,我們還是退走吧,盡量不要招惹這個小子,明天長興島的人肯定不會放他離開,只要武宗不干預,估計灰衣老者也無法強行干涉,畢竟武皇來到下三天,本就不正常,不應該打破下面的規則."

秦泰接著說道,水琛跟黎乾頻頻點頭,他們都是老奸巨猾的人物,一番推理,很快明白老者的意圖,就是怪他們三個多事.

客棧四周突然變得寂靜一片,林奇只能苦笑一聲,不知道老者是不是沖著自己來的,畢竟十億下品靈石,雖然在武皇眼里,就是九牛一毛,林奇還是小心應對.

"前輩為何突然要幫助小子,讓小子受寵若驚!"

林奇小心的問道,必須要搞清楚,從海城開始,灰衣老者一直跟著自己,今天既然遇到,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

"別前輩的這麼稱呼,聽著別扭,我姓邢,你可以稱呼我刑老哥,以後我們就以兄弟相稱如何!"

灰衣老者自我介紹一番,並沒有說太多關于自己的東西,現在只想喝酒,其他的一概不談.

也許時機還沒成熟,該說的時候自然會說,林奇很識趣,不該問的時候,保持沉默,很快跟刑老打成一片,只談喝酒,不談其他,外面那些人看的是羨慕不已.

兩人一直喝到深夜,地面上擺放數百個酒壇,喝的暈乎乎的,還是妮彩兒下來,扶著林奇回到了房間.

這麼久,兩人談天談地,談修為,談境界,談感悟,唯獨不談兩人彼此之間的關系,林奇沒問,邢老也沒說,就這樣分開.

這一夜林奇睡得很好,他知道,有邢老下午那道氣息,今晚不會有人再來打攪了,除非想死.

典鈞居住的豪華院落之中,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只是不明白,林奇身邊為何有這樣的高手存在,越了武宗級別.

"少主,聽探子帶回來的消息,這名神秘老者似乎跟林奇並不是認識,只是碰巧在這里,我們的人一直關注,直到分開,兩人還不清楚彼此身份,只是一個酒友而已!"

葉詔也收到消息,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幾乎一字不漏.

典鈞點了點頭,葉詔所說的這些消息,他早有耳聞,只是沒有親身去罷了.

"而且那名神秘老者下午說過,過了今天,林奇以後是殺是剮都不會干涉,也就是說,過了今天晚上,明天我們照樣可以擊殺林奇."

龔莨走了出來,這個消息已經在哈仙島傳開了,所以今晚沒有人敢對林奇動手,武宗都不行.

"回到海城的人回來了沒有!"

典鈞擺了擺手,林奇的事情告一段落,反正他必殺林奇,既然如此,那就不妨多等一天.

"馬上就要到了,我們也在等!"

海城一來一回,需要接近兩天時間,馬上就應該能趕回來了,大家都在等.

房間陷入短暫的沉默,今天的事情生的太多了,也乎了人們的理解,林奇一人贏得十億籌碼,得到百劫丹,還遇到讓他們認為恐怖的高手,確實讓人費解.

"報!"

等了一會,外面傳來急報聲,有重要消息傳回來.

"進!"

典鈞吩咐一句,外面的人推門而入,正是回到海城的幾人,一路上風塵仆仆,幾乎馬不停蹄的趕回來.

"參見典少!"

進來的兩人直接跪倒在地,朝典鈞鞠躬,甚至來不及擦掉額頭上的汗水.

"說!"

典鈞示意他們起來,說說這次的事情,是不是海城出現了重大事情.

"回典少,我們回到海城之後,直奔城主府,現城主府人去樓空,一個人都沒有,最後多方打聽,好像得罪一個年輕小子,帶著一名少女,在港口殺死徐彬之後,隨之出海,徐牟得知,帶領眾人開啟戰艦追了上去,再也沒有回來!"

右側男子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典鈞兩人露出沉思,一男一女,年齡不大,那應該就是林奇無疑.

"那你們一路上可現其他戰艦,徐牟是九品武王,帶領眾多高手,不可能被林奇殺死!"

典鈞不相信,徐牟會死在林奇手里,有可能是暗中有人出手,幫助林奇,那名灰衣老者的樣子,再次浮現出來.

"我們一路上追查過,正好有個商船恰巧路過,據他們證實,當日的確遇到一尊戰艦跟一艘船只大戰,他們離得比較遠,沒看清人影,後來船只沉了,戰艦被人開走!"

左側的男子回答,這一路上調查了很多消息,都沒有關于徐牟的任何線索,看來已經葬身大海了.

"你們怎麼看?"

典鈞朝下面那些人問道,想要聽聽他們的意見.

"依我之見,徐牟肯定死在了海上,縱然不是林奇殺死,也有暗中幫助,典少,我們是不是要從長計議!"

葉詔這個時候說話,徐牟這麼久都不見,肯定是死了,至于死在誰手里,還值得推敲,他們可不相信,林奇有殺死徐牟的能力.

"這件事情的確不尋常,立即通知下去,派三十艘快艇潛伏在海上,等我的命令行事!"

典鈞立即吩咐,他們這邊人員有限,除了他之外,只有十幾名隨從,這些人對付普通武宗都夠了,但是對付那名灰衣老者,還是不夠,最起碼也要牽制對手,將林奇斬殺.

立即有人走下去,長興島有五十幾艘快艇,說白了就是海盜的勾當,平時干著打劫的事情,現在全部調遣過來,准備在海上圍攻林奇.

這一夜很平靜,林奇睡得很好,早上伸了一個懶腰,渾身清爽,揉了揉腦袋,還有些頭疼,昨天喝的太多了.

"公子,你醒了!"

妮彩兒走了進來,小臉紅撲撲的,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恢複了原狀,林奇身份現在已經徹底曝光,索性以真面目示人,估計現在客棧外面到處都是眼線.

上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一線     下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威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