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四百五十三章 琴之意境  
   
第四百五十三章 琴之意境

林奇沒有理會身邊一道道鄙夷的目光,眼神緊緊的鎖住出現的飛云仙子.

"是她,竟然是她!"

林奇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以為再也見不到她了,卻在鄞州城見面了.

"飛云仙子,上官飛云,原來如此!"

林奇心里的謎底解開了,眼神露出複雜之色.

還是那麼光彩奪目,要比一年前更漂亮了,多了一股韻味,仿佛渾身上下,被一層無形的法則包裹,這是琴韻.

"好漂亮啊!"

四方傳來陣陣驚呼,能一睹仙子容貌,讓很多人癡了,甚至流出口水.

上官飛云,天生媚骨,時隔一年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從一個懵懵懂懂的少女,變成了萬千少年心中的女神.

"飛云仙子請坐!"

花如意將飛云仙子領到最上首一個位置,上面已經擺好了古琴.

"花公子不用這麼客氣!"

飛云仙子雙眸透著一股滄桑,似乎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聲音充滿空靈,像是一枚枚音符,在她身邊跳躍.

"能聆聽仙子之音,那是花某的榮幸,今日倉促邀請,希望仙子不要介意!"

花如意溫儒爾雅,語氣不卑不吭,這時候從入口,又走進來十多人,每一個走進來,目光都落在飛云仙子身上.

"見過飛云仙子,見過花公子,兩位站在一起,真的是天造地設地的一對!"

一名二十來歲,留著板寸頭的男子走上前來,一副獻媚的語氣.

飛云仙子秀眉微蹙,花公子則是露出一絲笑意,贊賞的看了一眼這名青年.

"宋玉溪,此話非也!"

又是一名青年走上前來,打斷了剛才說話的宋玉溪.

"哦,黃兄,那你的意思……"

宋玉溪雖然沒有挑明,意思很明顯,今天他們都是給花公子捧場的,難道他是來砸場子的不成.

"我的意思,何止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儼然就是一對金童玉女,是上天賞賜給我們的禮物.我斗膽提議,今天以琴會友,不如讓仙子跟花公子共同彈奏一曲,比翼雙飛賽芙蓉,大家覺得如何!"

黃緒話音一落,立即引起很多人共鳴,連剛才吹捧的宋玉溪,都拍掌叫好.

"好,這個建議不錯!"

另外十多人,各自落座,紛紛叫好.

街道上寂靜一片,大家算是聽出來了,今天這場以琴會友,確是花公子跟仙子攤牌的機會.

"比翼雙飛賽芙蓉,這可是形容,夫妻之間恩愛,如膠似漆,方能彈奏,這算什麼事情."

有人看不慣花公子的行為,若不是礙于他身份,估計下面已經有人站出來指責了.

"黃公子,請你自重!"

飛云仙子臉上露出一絲溫怒,似乎很不開心,如果不是姑姑逼她來,根本不會參加什麼以琴會友.

"黃緒,不得胡說,在惹仙子生氣,別怪我不客氣了!"

花如意目光瞪了一眼黃緒,不過眼角還是露出一絲贊賞之色.

"是是是,今天如此美景,理應彈琴吟詩,是我破壞了風景,我自罰一杯!"

黃緒十分配合,端起桌子上的酒水,一飲而盡.飛云仙子也不好再說什麼,黃緒自己承認錯誤了,在窮追猛打,到顯得自己太小肚雞腸了.

眾人紛紛落座,飛云仙子秀眉一直沒有舒展開.

"仙子,聽聞你參悟了天琴譜,今日有幸,能否讓我們大開眼界,借助這次機會,可以跟仙子多討教幾招."

說話的是黃緒,喝完酒之後,站起身子,一臉恭敬之色.

天琴譜,是天琴山莊傳承之物,由天琴第一代莊主所創,如果按照武技劃分,最起碼也是地級上品.

傳說此琴譜,可懾人心魂,可禦人無數,可破萬軍,只不過很多年了,無人能將天琴譜完全參透.

直到飛云仙子出現,天琴譜才重見天日,終于遇到了知音人.

"恐怕要讓眾位掃興了,天琴譜是天琴山莊不傳之秘,縱然我想彈,也無能為力!"

飛云仙子語氣加重了很多,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

花如意這一次狠狠瞪了一眼黃緒,讓他胡說八道,花家這些年想盡一切辦法,想要搞到天琴譜,都無功而返,豈能因為黃緒一番話,就讓天琴譜現世.

"飛云,不要跟他一般見識,你就彈奏一首普通的曲子吧,算是給我一個面子,給大家盡盡興,你看下面那些人,也都等不及了!"

花如意坐在飛云仙子右側,兩人挨排坐著,面對十多人.

飛云仙子看了一眼外面,街道上站著數百人,都滿懷期待之色,想要一睹仙子琴音.

"好吧,彈奏完了此曲,我就要回去了,你們隨意!"

飛云仙子執拗不過,只好答應,姑姑的話,她言聽計從,還不敢反駁.

要不是姑姑,她早已命喪虎口,是姑姑給了她重生的機會.

大家都收斂表情,目光注視,黃緒等人,都端起酒杯,一副二世祖的樣子,甚至有人還翹起了二郎腿.

這二十人,都是方圓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弟子,哪一個都不敢得罪.

"當……"

渺渺琴音,穿透禁制,落入凡塵,無數人心房一動,這琴音充滿一股滄桑.

仿佛一個帶閨出閣的少女,在傾訴自己的心聲,心愛的郎君,遠離家鄉,踏上戰場……

這就是意境,看不到,也摸不到,卻能從琴音之中,感知的到.

"好心酸,沒想到飛云仙子,還有如此心酸的曆程!"

琴由心發,只有心中所想,才能彈奏出意境.

琴聲一變,猶如一縷秋風,吹拂大地,少女心碎,離開家中,去尋找新的天地,遭遇無數荊棘,雙手上面都是鮮血……

琴音越來越高亢,林奇的臉色逐漸出現了變化,每一個音調,每一個音符,林奇心房都在顫動.

"唉……"

林奇突然重重的歎息一聲,彈者有心,聽者有情,知情者自然能聽得出琴中之意.

琴聲越到後面越委婉,仿佛一個少女,在傾訴自己的心事,卻找不到傾訴的人,那種心境,讓每一個人都身臨其境.

琴音之中,還透著陣陣無奈,有種力量想要掙脫,擺脫這種束縛,不想受到琴音的控制,掙開牢籠.

每一個音符,都充滿力量,揮灑而出,形成憂傷的小精靈,在虛空上飄蕩.當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四周寂靜一片,都沉醉在意境當中.

"好可憐的姑娘!"

四方傳來陣陣歎息聲,從意境當中聽出來了,在敘說一個姑娘,有了心上人,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姑娘義憤之下,毅然離開.

後面斷斷續續,講述姑娘經曆了千辛萬苦,也找不到前方的路,整個故事曲折悲歡.

讓聽者流淚,聞者傷心.

"我希望這個故事是飛云仙子編出來的,如果是真實的故事,太感人了!"

有人悄悄的抹掉眼淚,不相信這是真的,也許是飛云仙子,心中編制的一個故事吧.

花如意臉色微微變化了一下,很顯然從琴音當中,也撲捉到了什麼.

"飛云仙子彈得太好了,讓我置身其中,深深不能自拔,一看仙子就是多情之人,不妨仙子將心中煩惱,說給我們大家聽聽,以解仙子心中之惑."

花如意站起來,拍了一個馬屁,剛才的琴音,他的確迷住了.

"多謝花公子的好意,時間不早了,我先告辭!"

飛云仙子站起身子,准備離開蓬萊仙閣,姑姑安排的事情,她已經完成了,沒有必要繼續留下來.

"不急,我已經跟姑姑求情了,今晚都陪我們一起飲酒作樂,暢懷人生!"

花如意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很顯然早就計算好了,布一個局,等著飛云仙子落進來.

"不可能,姑姑怎麼可能讓我陪你們一晚上!"

飛云仙子臉上露出一絲怒氣,姑姑對她很好,不可能讓她繼續陪花如意這樣的花花公子.

"這是姑姑親手書寫的信,你可以看看!"

花如意拿出一封信出來,攤開之後,飛云仙子看了一眼,果然是姑姑親筆書信.

"不可能……"

飛云仙子一屁股坐回了位置上,臉上一片慘白之色,站在大街上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仙子臉色如此難看.

這一刻,飛云仙子腦子一片空白,她最敬愛的姑姑,為何要讓自己陪花如意一晚上.

淚水!

在這一刻劃過她的臉龐,也許是心痛,也許是憤怒,也許是哀傷……

"飛云,你這是何必的,姑姑也是為了我們好,只要我們兩家聯姻,不論是天琴山莊,還是我們花家,都上升一大截."

花如意語重心長的說道,坐在飛云仙子身邊.

"誰要跟你聯姻,我複姓上官,我是上官家族的人,天琴山莊,不過是我姑姑的婆家罷了,憑什麼讓我作為你們聯姻的籌碼!"

上官飛云雙目之中,露出一絲堅毅之色,第一次家族將他許配給張秋,她無能為力.

經曆那件事情之後,她想明白了,人要為自己活著,而不是成為他人手里的籌碼,成為一個兌換的工具.

"這又如何,只要你嫁入我們花家,我保證你們上官家族,也跟著受益!"

花如意在乎的不是這個,而是上官飛云的容貌,恨不能現在就要得到.

家族已經下了死命令,務必娶到上官飛云,這樣就可以得到天琴譜了.

說完,花如意的右手,居然朝飛云仙子的肩膀摟去.

上篇:第四百五十二章 以琴會友     下篇: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斷打臉